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李根独家调查

全球有影响 全洲有地位 全国有权威

 
 
 

日志

 
 

被开发商指挥的邵阳公安  

2007-12-18 22:41:4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刘以德再次出现在邵阳市委大院门口,他自己也不记得来这里多少次了。他每次都是抱着希望而来,憧憬而去,如此反复已是多次。
    每次都穿着一套藏青色的中山装,皱巴巴的皮鞋满是灰尘,与大街上其他衣着光鲜的红男绿女相比较,刘这一打扮显得格外寒酸,而大院门口警卫也已熟悉了老汉的装扮。

    刘家距离市委约为8公里左右,如果坐车需要倒两次车,每往还一趟得花费4块钱。考虑自己现在一家人吃饭都得靠朋友救济,刘每次到市委去都不坐车,8公里路自己一步步地走过去。“能省一块钱就省一块钱。”

    从富翁到负翁,刘跌宕于两个极端之间的时间非常短。他告诉记者:“邵阳市佘湖山新城开发建设有限公司因佘湖山新城开发建设需要,须拆除我的房屋奶牛场及其他构建物,现在房屋被他们搞得即将倒塌,奶牛也被他们卖掉,一直得不到补偿。                                   

                        

                                           (刘以德向记者出示邵阳公安参与拆迁的照片一脸无奈)

             

         公安干警将刘以德从"部落"里拖了出来(录象裁剪图片)     

                        

                        公安干警来抓拆迁户时,有人就偷拍了整个过程(录象裁剪图片)           

                    

                                         (刘以德700多平米的房子瞬间被夷为平地)

                                                           濒临破产的奶牛专业户

    刘以德住在石桥乡株木村,在乡亲们的评估中,他以前的身家绝对超过百万。98年就建起的一栋住房和奶制品厂,共有七百多平方米,他还拥有一个奶牛场,为五百多户邵阳市民供应鲜奶。

   老刘养殖奶牛有23年了,十几年前,他为了开辟牧场,承包了村里的俩座荒山及开荒30多亩栽种下2700橘子树、3500国外松和5000桎树,荒山也由此成为了果园和人工牧场。为改造这两座荒山,当时刘投资了20多万元。

    株木村所在的位置在佘湖新城开发建设范围内,刘家居住房和奶牛场也不例外。前年,为了拆迁的事,刘的爱人姚中秀曾专程去找过石桥乡的书记,表明自己对征购土地和林木的不合理存在看法。据陪同姚前去的宋女士证实,当时书记还劝说姚,让姚和丈夫起模范作用,带头在房屋拆迁合同上签字,他和指挥部一定商量好会优先考虑对她家的补偿,不会让她家吃亏。

    领导给出了承诺,05年12月,刘和开发公司签订了一份《集体土地房屋拆迁协议书》。协议签订后,刘交出了房屋产权证书。从刘保存的这份协议书上看,《大地》新闻周刊记者发现这份协议书上只有刘的签名,而作为甲方代表既开发公司的那一栏却是一片空白,没有任何的签名和盖章,因为没有按政策法律给予合理赔偿而没有达成协议。

   开发在即,奶牛场面临拆迁,牛舍和草场必须选址重建,需要大量资金。刘就此曾经多次向建设指挥部申请解决安置费用,但指挥部一直没有答复。在双清区发改局的一份文件中,《大地》新闻周刊记者发现,该局同意刘将奶牛场搬迁至另一地方,重建奶牛场,刘需自筹资金40万元。后来又另选址,共需要1900多万元,除与人合作外,他拿出了自己多年的积蓄80多万元,又向亲朋好友借了几十万元,欠缺部分他则寄望于那笔补偿款和银行代款。

    刘在积极筹备着新奶牛场建设。他憧憬着一种平稳过渡,可事态的发展却与他的意愿背道而驰。

    06年3月,刘还没有拿到补偿费,开发步伐已经迈到刘的草场上。28日,那天刘没有接到通知,也没有得到赔偿的情况下,开发公司调用邵阳市公安局双清区分局民警开来机器设备压倒了刘两座山上种植的几千棵林木果树。前往阻拦的夫妻俩被现场的民警乱摔乱抛而导致脚踝骨骨折,并骗之乡政府。出来后的老人望着满山一片疮痍老泪纵横,后来夫妻俩大病一场。

    刘开始质疑对方的诚信,在没能获得合理补偿的情况下,他拒绝搬家。此时刘家的四周皆已成为工地,在工地施工的这段时间内,老刘发现,奶牛的产奶量普遍下降。五头已经怀孕的奶牛有三头分别出现了流产和早产情况,事后,经市畜牧育种站鉴定,其原因是由于奶牛在受到外界刺激、产生强度惊恐相互拥挤碰撞而造成的。

   转移出了家里部分的物品,指挥部就强行将其赶走,将房屋查封.因住房没有按实际面积和钢混结构赔偿;奶牛没有安置补偿;奶牛场和奶牛厂房没有按企业赔偿,所以在双方没有达成协议的情况下刘没有牵走奶牛,因为自己不知道将它们安放在哪里。刘无法解决的问题开发公司出面了,今年元月8日,开发公司调来双清区分局民警和乡干部强行牵走了奶牛,其中有11头奶牛已配种怀孕,最后因为关在污水沟边及饲养方法不对导致11头怀孕奶牛全部流产。8个月后,开发公司给刘送来了一份紧急通知,让刘接手奶牛的喂养,否则将代他进行处置,刘认为奶牛是开发公司抢走的,且被抢奶牛已经病的病死的死,流产的流产,已经没有原来高产奶牛的价值,因此没有理会。一段时间后,刘从他人口中获悉,自己的15头奶牛被作价3万元钱处理了。而刘在买进这些奶牛时,每头牛的单价至少为1万多元。“他们是将奶牛作为牛骨头价格来卖的。”刘苦笑着说。

   刘查阅了大量资料,核算出自己能获得补偿费用达四百多万元以上。今年8月,他接到了开发公司的一份《通知》,让他于当月15日前去领取拆迁补偿款,通知说刘的房屋及附属物补偿总费用为四十七万多元,扣除奶牛喂养及人工工资十七万多元和借支的十万元,他现可领取的金额不已不足二十万元。

   坚持自我维权的刘以德对自己女儿却怀着一份深深的愧疚。刘的女儿在石桥乡人大担任秘书工作,原本作为区委考察干部的她一直有望升迁。自家的奶牛被牵到了乡政府,这位人大秘书的主要工作就是看管它们。面对父亲的不断上访,女儿曾经哭求父亲不要再上访了。面对女儿的泪脸,刘当时也想过放弃,可心中却始终不甘,最近,刘借钱买了一张去北京的车票,女儿知晓后,车票被她抢过一把烧掉了。刘没有怪她,他知道因为自己的事情已经影响到女儿了。

                                                       选择一种自己的维权方式

    自签订协议之日算起,一年多时间过去了,双方还是没能达成协议。
 
    刘和开发公司在去年十二月还有过一次协商,但双方最终不欢而散。几天后,开发公司因刘以德拒不履行协议,向双清区法院提起诉讼,刘也向法庭提交了答辩状,法院定于2007年1月30日开庭。在1月16日刘却接到了邵阳市仲裁委员会的通知书,要求刘在规定期限内提交相应证据接受仲裁(程序违法) (刘交了没有生效的协议书,并拒绝邵阳市仲裁委员会的仲裁)。随后,经法院准许,开发公司1月18日撤回了起诉书。今年三月,市仲裁委员会裁定:刘与开发公司签订的《集体土地房屋拆迁协议书》合法有效。

    对于这份裁定书,从事法律工作多年现已退休的李老认为有失偏颇。他认为:“一份开发公司没有签名盖章,只有刘以德单方面签名的合同怎么会具有法律效力?协议书中规定双方协商不成提交邵阳市仲裁委员会仲裁,而市仲裁委员会的主任就在开发公司上班,其裁决的公正性是否应该受到质疑?”

    裁决书下达后,开发公司向邵阳市中院提交了执行申请书。不久,市中院向刘下达了执行通知书,要求刘自行拆除房屋,否则法院将强行执行,在刘以德的强烈要求下,邵阳市中级法院履行了听证程序后,要求双方调解协商处理给予刘合理赔偿,开发公司领导朱总和夏总当场拒绝。2007年7月13日市中院作出了终审裁定:邵阳市仲裁委(2007)1号裁决终结执行。

   今年8月,刘手持湖南省高级人民法院的介绍函和行政诉讼状来到邵阳市中院,请求法院重新开庭审理此案,法院没有接受刘的请求。

    官司打不下去了,刘选择了一种自己的维权方式,往后他一直在守着自家的房子,可房子却自己在慢慢地倒塌。

    近日,《大地》新闻周刊在现场看到,“孤岛”上的这座两层楼房已经向后严重倾斜,房屋的后墙已经全部堪塌,地面裂开尺余宽的缝隙,横梁也已断裂,大拇拇粗的钢筋从断裂面中突兀地伸出,一块从中断裂的预制板悬挂在半空中随风飘摆。

    屋后的牛舍,因为没有了奶牛,现在就作为老刘夫妇的卧室,吃饭、睡觉都在这间尚不能遮风避雨的房内,房中间、屋面下的一块彩条布是为了避免下雨时雨水淋湿床铺。冬寒夏热,夫妇俩也坚持住在里面,出门办事,夫妇俩每天总得留一人在家,守住自家最后的那点资产与证据。刘以德的老伴对记者说:“我一是无处安身,二是看住这些房子,如果被别偷偷地拆了,就没法证明它是钢混结构了。”协议书上,刘家的房屋被鉴定为砖混结构。

   对面马路上过往的行人很远就可以看到刘家屋顶上飘扬着一面五星红旗。一座“孤岛”、一面旗帜,很容易使人们联想到今年3月份,被媒体喻为“史上最牛”的重庆那家拆迁户。

   红旗是老刘放礼炮升上去的,升旗之事使得指挥部的一些领导颇有微词。现在是否取下这面红旗也成为了双方协商的前提条件,指挥部要求刘先取下旗帜再谈赔偿,刘则要求谈好赔偿他才取下旗帜,至今双方仍在僵持着。

   升旗的日子刘记得很清楚,是今年八月十六日。那天当他得知开发公司将要来人强制拆他的房子时,刘在礼花声中升起了这面红旗。虽是借鉴的创意,刘还是觉得这个复制的翻版比较管用,那天来人没动他的房子

  11月8日,开发公司调动邵阳市公安局双清分区局大量民警,共50多人,开来7台警车和挖土机,趁刘刚出家门,突袭将其房屋挖倒。当刘及家人闻讯赶来,要求开发公司出具合法拆迁令,否则将阻止拆迁时,在刘夫妻喊天叫地中,10多名民警将刘父子按倒在地,将刘打伤后倒拖几十米,抓进警车送双清分局拘留约9小时后放回。造成刘软组织挫伤。

  11月13日,更大的灾难降临在刘身上。刘在绝望中,在废墟上搭了一个草蓬守护自己最后的合法财产。当日上午9时,开发公司领导及邵阳市公安局双清区分局约30人在开发公司领导及公安局双清区分局副局长的指挥下,将刘夫妻及其2位姐姐强行扭抓至警车内(其中一位姐姐因年龄70多岁,害怕出事,被放出警车),并将3人强扭到公安局双清区分局后,恐吓哄骗刘签字盖章就将刘3人放回。晚上6点后,民警却将3人送至拘留所,拘留7天。在拘留所中,公安局双清区分局来3民警骗刘要双手按手印才可以出拘留所,刘不从,被其抓住一只手强行按了一个手印,刘挣脱后,没有让他们抓住按另一个手的手印。可怜3个60多岁的老人平生第一次在拘留所中度过!刘从拘留所出来已有1个多月,多次找开发公司协商赔偿,可公司主要负责人一直不和他见面,刘说不知道何年何月才能够得到自己的合理赔偿,今后的日子怎么过?!

                                                           涉嫌严重违规的征地开发

    刘家前面约300米处就是邵阳大道,大道呈东西走向,从佘湖山新城穿中而过,与其他道路结构构成新城的道路网。04年,市国土资源局为建设新城道路网和安置小区,向湖南省人民政府申请了61.4937公顷的用地面积并获得审批。

    刘指着大道旁边一座新的建筑物说这就是佘湖山变电站,获准用地面积为4.2192公顷。
    刘两个建设项目都征用了株木村的部分土地,不过据刘解释,自己所建奶牛场、牛奶加工厂房及住房、果园均在张家排安置小区风,不属批单范围内。

    经多方了解后刘得知,在整个新城开发建设用地上,只有这俩个项目是合法用地。“单就变电站批单而言,开发公司已重用株木村1-4组蔬菜基地165亩,填平等待炒卖,此属非法开发,严格讲是开发商和地方官员勾结的违法行为。”刘的言辞颇为激愤。
 
    整个新城建设用地的需求数量非常大,据04年8月的一份当地日报介绍,新城项目建设总控规面积4.92平方公里,共需征用农地土地约3500亩。

   当地村民周先生告诉《大地》新闻周刊记者,现在石桥乡株木、佘湖、马安三人村的土地已被全部征用,其中株木、马安两村被征用的基本农田面积就达827.26亩。周所言非虚,他出示的一份石桥乡90年农业税计算清单上清楚记录着:马安村农用计税面积为423.63亩,株木村为443.63亩。“占用如此多的农田,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的规定,必须报请国务院批准,但我从没听说有人看到过审批单。不过我知道新城在开发用地时,少批多占,以租代征的情况很严重。”周先生如此说到。

    根据规划,新城的区域内将建设成为以邵阳大道为主干线的集商贸、娱乐、高级住宅这一体的新型生态城市空间、多功能综合服务新城,规划常住人口为12万人。邵阳市政发2003年53#文件规定,新城规划区域内的土地依法实行有偿出让,土地使用权出让对象不限,出让价格随行就市。

    新城从05年到07年将完成一期建设。“依法投资估算,新城一期建设的投入产出将盈利13655万元。”开发公司某工作人员介绍道。

    记者了解到:佘湖山新城开发建设有限公司是03年11月组建的,与佘湖山新城建设指挥部实行“两块牌子、一套人马。”指挥部的成员为政府机关各职能部门负责人,原指挥长由市建设局局长田鸣友担任,后田因经济问题落马。现任指挥长为邵阳市市委组织部部长。

    开发还在继续,老刘仍在奔走。“我个人利益小,国家利益大,社会和谐为重呀!真希望有人来管管这事。”说话时老刘眼睛里充满着希望。

 

  评论这张
 
阅读(831)| 评论(1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