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李根独家调查

全球有影响 全洲有地位 全国有权威

 
 
 

日志

 
 

郴州市桥梁工程处恶意拖欠拖垮一家民营企业  

2007-12-18 22:48:4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欠债单位百般赖帐  法院调解如同空文 郴州市桥梁工程处恶意拖欠拖垮民营水泥厂

    年关一天一天临近,郴州市宜章县原富利水泥厂厂长邝大军的心情又开始紧张起来。从2002年至今整整五年了,每年年底,邝大军都被讨工资的民工追得四处躲藏,有家不敢归,造成这一切的主要原因是郴州市桥梁工程处恶意拖欠水泥厂一百多万元的货款所致。这一百多万元的恶意拖欠,不仅将富利水泥厂活活拖垮,而且使亏得血本无归的邝大军成了100多位讨工资民工人人喊打的“过街老鼠”。

                   

                         (几时能还清债务,郴州市桥梁工程处处长黎进理气不足。曾彩云 摄)                   

                    

                          (被郴州市桥梁工程处拖垮的民营水泥厂如今一片荒凉。 曾彩云 摄)

                    

                      (得知记者的采访郴州市公路局纪委副书李启华置之不理。 曾彩云 摄)     

                   

                     (郴州市桥梁工程处职工:我们每人集资2万购买设备,现在本金都难收回)

    一百多万欠款让水泥厂陷入困境

    邝大军原本是一位民营企业家,2000年10月,他将资兴矿务局属下的神扬特种水泥有限公司厂房全部租下,投资500多万元对神扬公司原生产设备进行技术改造后,使之成为一个年产15万吨的民营水泥厂。

    2001年5月,富利水泥厂正式投产。正式投产后不久,该厂与郴州市公路桥梁工程处下设的107国道加铺项目经理部签订了一份水泥购销合同,双方开始了供应水泥的业务往来。为了拉住公路桥梁工程处这个大客户,富利水泥厂的管理与营销部门一味委屈求全,将货款回收的风险抛到了脑后。 “那个时候京珠高速没有开通,107国道在郴州段就有两个收费站,每天收入丰厚,谁也不会想到公路桥梁工程处赖帐。”邝大军说道。

    从2001年5月至2002年1月,郴州公路桥梁工程处先后从富利水泥厂拉走价值1171279.3元的水泥,前后仅付380904.2元货款,累计欠下货款783799.9元。同时,在签订购销合同之前,双方口头协议将郴州市路桥工程处原欠宜章县玉溪水泥有限公司571594.5元的债务全部转给富利水泥厂。至2002年1月,富利水泥厂正式投产不到一年时间,郴州市公路桥梁工程处已欠下该厂1145361.4元的货款。货款收不回,建厂不久的富利水泥厂因缺乏资金周转,生产很快陷入困境。

    邝大军告诉记者,因为市公路桥梁工程处拖欠工程款这个债务造成自己水泥厂出现财务荒,从2002年底的时候水泥厂就开始出现财务吃紧,只有借钱给工人发工资,那时厂子还能勉强生产。到了2003年,因无钱购买生产原材料与煤炭,该厂全年生产不到6个月的时间;2004年,该厂全年仅生产90多天,亏损的包袱像滚雪球一样一天一天增大,最后,水泥厂被迫关闭停厂。“因关闭停厂,每年还要支付50万的违约金。”

     法庭相见双方自愿达成协议

    为了让企业渡过“失血过多”的难关,富利水泥厂多次与郴州市公路桥梁工程处交涉,希望郴州市公路桥梁工程处能够履行合同,将欠款一次或陆续还清,但公路桥梁工程处以107国道加铺工程未全部结算为由予以拒绝。2002年3月,107国道加铺工程全部结束,所有工程款均已结清,富利水泥厂多次前往催讨欠款,然而,没想到对方竟以种种理由为借口开始赖帐。

    眼见一百多万元的货款要成为“呆帐”,企业的经营一天比一天艰难,心急如焚的富利水泥厂管理层经研究决定向法院起诉,希望用法律武器保护自己的合法权益。2002年6月,富利水泥厂正式向郴州市中级人民法院起诉郴州公路桥梁工程处。

    2002年7月2日,郴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对这起买卖合同纠纷进行民事调解,原告富利水泥厂与被告郴州公路桥梁工程处达成协议:郴州市公路桥梁工程处自2002年7月30日起,每月自动履行(还欠款)15万元整,直至履行完毕,每月付款期为当月30日前;富利水泥厂在对方自觉履行协议的前提下,同意放弃72197.9元逾期付款违约金的诉讼主张,并撤回对郴州市公路桥梁建设有限公司的起诉。

    申请强制执行法院“无动于衷”

    捧着法院的调解书,富利水泥厂的财务人员像捧着“尚方宝剑”一样高兴,他们满心欢喜地认为,这样一来郴州市公路桥梁工程处不敢赖帐了。然而,他们高兴得太早了,郴州市中级人民法院的民事调解书对于郴州市公路桥梁工程处这样的单位来说,只不过是一纸空文。

    该工程处一位负责人直言不讳的对富利水泥厂催债的人说:“有本事你们去告,你赢了官司我们不给你钱又能怎么样?”正因如此,法院调解之后,郴州市公路桥梁工程处在将近一年的时间内仅付给富利水泥厂20多万元,余下的871559.3元任凭厂方怎么催讨、哀求,就是不给。 

    2003年6月4日,为了保障自己的合法权益、维护法律的公正、严肃性,富利水泥厂向郴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执行局申请强制执行。然而不知道为什么,郴州市中院执行局接到富利水泥厂的执行申请书后,迟迟不见行动。该厂负责人多次到法院找主管领导与承办法官,最后得到的答复是“他们拿不出钱,我们法院也没有办法”。就这样,富利水泥厂与郴州公路桥梁工程处自发生买卖合同纠纷起,由起诉到调解,最后因无法执行又回到了原地,富利水泥厂花掉15000元诉讼费与6000多元执行费,最终换来的只是白欢喜一场。 

   1000元现金打发100多名工人

    一个刚刚起步的民营企业,刚开始生产就遇上这样一个赖帐的客户,接下来的情况可想而知。货款没有收回。工人的工资、生产原材料、企业的日常开支只有靠找人借贷。借贷的时间长了,数量多了,企业信誉度一天一天下降,到后来人家有钱也不敢借了。

    到2003年,富利水泥厂已经是入不敷出,生产经营也靠拆了东墙补西墙免强度日。每天开饭时,领不到工资的工人敲着碗盘围在厂办公室前喊叫“要吃饭,要生存”。企业管理人员们只得紧闭办公室的门商量对策。 

    2003年农历12月中旬,面对全厂职工讨工资的强烈呼声,富利水泥厂只好派一位副总天天坐在郴州公路桥梁工程处财务室守着,希望对方能多少给点钱拿回去安排职工过春节。一直等到大年三十的前一天,郴州公路桥梁工程处的领导终于开恩了,他们给富利水泥厂特批了1000元。当这位副总拿着这“沉甸甸”的1000元现金回到厂里时,在那里等待已久的工人们怒不可遏,大家挥舞着拳头冲进了总经理办公室。“人平10块钱都分不到,这个年我们怎么过?”一些工人忍不住痛哭失声。

   赔尽全部家产难还工人血汗钱

    欠款收不回,银行贷不到款,以前煤炭供应商旧债未收不愿再放新债,生产无法进行,这样的恶性循环终于让不堪重负的富利水泥厂宣告破产。尽管五年租期未到,神扬特种水泥公司以富利水泥厂缴不起租金为由解除了合同,当初所交的50万元押金被当作违约金收走。生产场地没有了,资金没有了,投入500多万元技改的设备一样不能带走,破产后的邝大军不仅要面对银行与客户单位的追债,而且要面对全厂120多名工人追索工钱的声讨。

    从2003年开始,每年过年对邝大军来说就像一道“鬼门关”,讨债的、要工钱的四处打听他的下落,有的甚至通宵派人守在他家附近,只要一看到他出现,立即召人对他进行围攻。面对那些围攻他的工人,邝大军欲哭无泪,“同样是欠债,为什么别人欠我的钱他是天王老子,而我欠别人的钱就我是龟孙子?”在向记者讲述自己这一切的遭遇时,邝大军的眼中闪烁着泪光,这位曾经叱咤一时的民营企业家,落魄的眼神中透出深深的无奈。邝大军说:“我不想欠工人们的钱,那是他们的血汗,可是我实在无能为力,我赔尽了自己的全部家产,就连法院都无法为我主持公道。工人们要自己的血汗钱可以找我,我要自己的血汗钱该找谁要?” 

    郴州公路桥梁工程处有本难念的“经”

    2007年11月30日上午,记者就此事到郴州进行采访。在郴州市公路管理局,记者找到了该局现任纪委副书记、2002年富利水泥厂与郴州市公路桥梁工程处买卖合同纠纷案的被告代理人李启华。李副书记在听记者说明来意后,立即走出办公室准备回避。记者追到走廊的一角找其了解情况,李副书记时而说自己不知道此事,时而说时间长了不记得了,最后说他与这事无关。 

    在郴州市公路桥梁工程处,记者采访了刚到任两个月的黎进处长。黎进处长坦言,该工程处欠富利水泥厂80多万元货款的情况属实,但因自己刚接任不久,加上前任的财务账目正在郴州市公路局审计部门的审计当中,所以具体情况不是很清楚。黎处长表示,如果审计结果表明工程处欠了这笔债,他们肯定会认可。

  当记者问到什么时候可以偿还时,黎处长说:“我们现在负债达3000多万元,富利水泥厂的债务只是其中一部分,真要还清这些债务,还需要相当长的时间。”据郴州公路桥梁工程处内部职工反映,该工程处现在是单位欠账,私人发财,一些干部在这里捞足油水后马上想办法换到别的部门。早在几年前,该工程处员工每人集资2万元到国外购买新设备,设备添置后业务红火,可就是不见经济效益。如今,别说集资分红,就是想要回本金都是难如登天。

   郴州市公路桥梁工程处这本难念的“家经”究竟会念出什么结果,本报记者将继续关注。

   稿源:湘声报·法治周刊 

   作者:本报记者 唐频辉   见习记者 曾彩云

  评论这张
 
阅读(581)|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