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李根独家调查

全球有影响 全洲有地位 全国有权威

 
 
 

日志

 
 

一个经侦队长的困惑:农用土地如此被折腾?  

2007-02-12 14:41:03|  分类: 新闻资讯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个经侦队长的困惑:农用土地如此被折腾?
    核心提示:湖南耒阳市公安局经侦大队长陈华军感到很困惑。耒阳市某房地产开发商凭空将一块农田“卖”了出去,然后再从另一家也还没有取得最后审批手续的房地产开发商处将此农田“买”了回来。市公安局认定这是一起涉嫌非法转让、倒卖土地案件,犯罪事实确凿。耒阳市人民法院在刑事案件还未终结时,审理了相关的民事官司;耒阳市检察机关也认为犯罪嫌疑人不构成犯罪,不予逮捕。


    3年来,这块涉案土地依然空着

    “没想到结果真的会是这样!”,2007年1月11日下午。陈华军拿到了湖南耒阳市人民检察院的不批准逮捕决定书。

     此前他一直在期待批捕决定书能早日下达,2006年12月4日,耒阳市公安局对一起涉嫌非法转让、倒卖土地使用权案提请耒阳市检察院批准逮捕犯罪嫌疑人。

     他坚信事实确凿,犯罪嫌疑人应该受到法律制裁。但最终的结果让他感到意外。

                                    “买卖”风波

     一次“意外”介入,破具职业敏感的陈华军预料事情“不那么简单”。

     2004年8月底,中石化湖南耒阳市石油支公司(以下简称耒阳石油公司)在市财政局新址马路对面一工地施工,准备兴建加油站,遭到耒阳市庆隆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简称庆隆公司)多名保安阻挠,当双方叫人准备“动手”时,公安接到报案,开始介入,并及时控制了事态的发展。

     调查中,双方都坚持各自观点。耒阳石油公司称他们“花了100多万买下这块地,已经办妥了合法手续”。而庆隆公司却称,这块地属于庆隆公司的开发范围,并支付了该土地的补偿费用。“现在手续还正在审批中,这块地是不能乱动的”。

     僵持状态仍在继续。但庆隆公司看到耒阳石油公司出具的相关证件复印件后,“半晌没吭声”。陈华军此后了解到,这块土地的性质依然属于农用地,“土地转用、征用手续还在省政府办理中”。

     2006年12月29日,耒阳石油公司经理杨从生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回忆说,早在2003年,根据中石化湖南省分公司统一部署,石油公司在筹建加油站选址过程中,看中了位于耒阳市政府与耒阳市财政局新址旁边的一块地,“地理位置很有优势”。在实地考察时,耒阳市金泰房地产公司(法定代表人刘敏雄,以下简称金泰公司)的业务员推销说“老板要不要到这里来发展”,他们还承诺能为我们办好相关证件,“只要把钱交清就可以了”。

     2003年10月29日,耒阳市石油公司与金泰公司签订了《土地转让合同》。合同中载明:由金泰公司转让给耒阳石油公司地块位于耒阳市金桥小区金桥路,总占地面积约为2500平方米,转让合同金额为156.75万元。

     2003年12月12日,金泰公司如约履行了当初的承诺——耒阳市国土资源局为耒阳石油公司办理了国土使用权证。并在用途一栏中注明为“商业”,使用权类型为“出让”,用地面积为“2700平方米”。

     一块还在受保护的农用地,在没有合法置换“身份”前被有关部门“注明”为“商业”后,“合法”地出让了。

     “同一土地,不可能出现两个不同‘主人’”,随着公安机关进一步“深挖”,一起非法转让、倒卖土地使用权的案件逐渐浮出水面。

                                     立案前后     

    “金泰公司在与耒阳石油公司签订的合同中,收款收据盖的却是耒阳金桥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金桥公司)的公章”。以此为突破口,陈华军开始搜集相关证据,并试图挖掘金泰公司与金桥公司之间的联系。顺藤摸瓜,陈华军察觉到,2003年12月24日和25日,仅两天时间,同一土地进行了两次转让——24日,一个叫李朱林的人与庆隆公司签订了《土地使用权转让合同》,约定庆隆公司转让面积为12.57亩土地给李朱林(其中包括金泰公司于2003年10月29日“转让”给耒阳石油公司的土地),转让金为168万。25日,李朱林又将该12.57亩土地“转让”给金桥公司。 由此,金泰公司、金桥公司、李朱林、庆隆公司一并进入警方侦查视线。

     “据刘敏雄交代,金泰公司和金桥公司都是‘他说了算’,两个公司的法人代表都是他。”陈华军在调查中得知,李朱林系刘敏雄的妻弟。

     在此次“买卖”土地的过程中,有一个细节耐人寻味:在李朱林还没有向庆隆公司“买”土地的时候,金泰公司已经把这块地中的2700平方米(约4亩多)土地“卖”给了耒阳石油公司,并为其办好了国有土地使用证。

     据了解,2000年6月,庆隆公司与耒阳市政府签订了协议,取得了德泰隆新区开发项目开发权。2002年4月26日,德泰隆新区开发建设指挥部与耒阳市蔡子池街道办事处梅桥村四组签订了《征用土地协议书》,为德泰隆新区征用了部分土地(包括12.57亩土地)。几天后,庆隆公司向梅桥四组村民付清了该宗土地的征地补偿款。接着,德泰隆新区开发建设指挥部又为德泰隆新区征用了另一宗土地,用于建设耒阳市人民政府新办公楼,庆隆公司向梅桥村四组支付了部分征地补偿款,双方就余款达成了协议。2003年8月13日,衡阳市政府同意耒阳市政府就征用梅桥村的土地(包括12.57亩土地)向湖南省政府呈送报批,并于2004年8月27日得到了批准:同意征用。

     “在未取得合法手续前,农用地是不能转让的,只有国有土地才能转让。否则,就涉嫌违法犯罪。”陈华军说。实际上,直到2005年9月26日,庆隆公司才取得12.57亩的国有土地使用权证。

     2004年11月19日,耒阳市公安局对庆隆公司、李朱林、金泰公司、金桥公司涉嫌非法转让、倒卖土地使用权案进行立案侦查。

     耒阳市德泰隆新区开发指挥部曾对庆隆公司“转让”土地的情况作了说明:2003年底,正值年关,梅桥四组的村民集体上访市政府,要求庆隆公司支付其近150万补偿款。而庆隆公司当时资金紧张。指挥部了解到,有人指定要购买庆隆公司“地块” ,可以付150余万元。庆隆公司当时并不同意,称土地报批手续还未办好。市政府为了落实中央清欠精神,维护社会稳定,要求庆隆公司先收下欲购者150万元押金支付给村民,待完善报批手续取得土地使用权后再办理转让手续”。随后,庆隆公司便与李朱林签订了转让合同。

     立案后,陈华军当即对涉案土地予以了查封,扣押了李朱林向庆隆公司缴纳的购地押金130万元,对涉案人员李朱林进行了刑事拘留。

     抓获李朱林后,陈华军就接到“领导”指示:不宜对涉案人员采取强制措施,应该协调处理为妥。2天后,李朱林被释放。

                                  一折腾,净赚了几百万

    在陈华军准备将涉案赃款全部扣押时,一些领导说,金桥公司没有赃款,“金桥公司没赚到一分钱,只赚到了土地”。

    “严格来讲,犯罪不计成本”。陈华军始终认为,金桥公司最大的财富就是那块“土地”,花168万“买”进12.57亩地,其中的2700亩约4亩多土地就“卖”了约156万,金桥公司“净赚”了8亩多地,而当时的市价近40万/亩,“这么一折腾,金桥公司就赚了几百万。”

    “农用地转用、土地征用手续还未审批下来,耒阳市国土资源局就把涉案土地中的2700平方米国有土地使用权证都办好了?”陈华军无奈地笑了笑,“人还没结婚,小孩就出生了,这正常吗?”

    2006年12月29日下午,耒阳市国土资源局局长李兴国在接受《民主与法制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当时局里的办事人员把方位搞错了,才出现这样的情况。“公安机关在侦查时发现金泰公司涉嫌非法倒卖土地使用权后,我们就注销耒阳石油公司国有土地使用权证”。但对于具体注销时间,李兴国表示,他也不是很清楚,“得找局里分管领导”。

    而作为当时具体负责为耒阳市石油公司申办国土使用权证的金桥公司副总经理刘显义却是另一种说法,“当时,金桥公司提供了双方合同,耒阳市国土局并没有到现场测量,根据耒阳市规划局的红线图制作了一份红线图,以此为依据,给石油公司办理了国土证”。

    2007年1月17日,记者从耒阳市公安局经侦大队获悉,2004年9月27日,耒阳市国土局收回了耒阳石油公司的国有土地使用权证。

                                      认定之争

    刑事案件还未终结,犯罪嫌疑人却打起了民事官司。

    2005年10月11日,涉嫌违法的犯罪嫌疑人李朱林一纸诉讼将庆隆公司告上法庭,要求庆隆公司履行合同,在取得原合同中约定的12.57亩国有土地使用证后,应为李朱林办理土地使用权变更登记手续。

    2005年12月29日,耒阳市人民法院作出民事判决,李朱林与庆隆公司的合同有效且不涉嫌经济犯罪。要求自判决生效15日后,由庆隆公司为李朱林办理讼争土地的土地使用权变更登记手续。

    “刑事部分还未终结,法院就审理民事部分。”庆隆公司代理律师和市公安局对此提出了异议。耒阳市法院判决书指出:李朱林与金桥公司、金泰公司与耒阳石油公司之间土地转让是否涉嫌经济犯罪,不在审查范围。

    2006年3月14日,耒阳市人民法院通知耒阳市国土资源局协助执行李朱林诉庆隆公司一案的生效判决。

    当日,耒阳市公安局向耒阳市国土资源局发去了《关于继续查封涉案土地》的函电:在查封期间,任何单位和个人不得使用该宗土地和办理该宗土地的使用权及使用权转让的办证手续。

    2006年8月30日,耒阳市法院再次通知耒阳市国土资源局立即协助执行,为李朱林办理好土地使用权变更登记手续,否则追究其法律责任。

    2006年9月4日,耒阳市国土资源局注销了庆隆公司涉案土地的国有土地使用权证。

    2006年12月27日,耒阳石油公司再次取得了土地使用权证。当记者问及该宗土地使用权登记是否经过李朱林、金泰公司等环节时,耒阳石油公司经理杨从生笑而不答。

    尽管此前衡阳市国土资源局接受衡阳市公安局委托,对李朱林、庆隆公司、金桥公司、金泰公司涉嫌非法转让、倒卖土地使用权一案进行了认定,结论与经侦大队一致,但耒阳市人民法院却认定李朱林跟庆隆公司不属于经济犯罪。

    耒阳市法院“民事判决书”称:“本院认为,原告与被告庆隆公司签订该《土地使用转让合同》时,被告未取得讼争土地的国有土地使用权书,双方的法律行为在法律上应认定为无权处分行为,土地转让方与受让方订立的转让土地使用权的合同为效力待定的合同。……法院调查取证,证实在诉讼前,被告庆隆公司已经取得出让土地使用权证书,依据……规定,双方签订的合同应当认定有效。”

    对此,陈华军尴尬不已,他认为法院的判决没有对李朱林与金桥公司、金泰公司与石油之间的交易行为进行审查,“这几起土地交易,涉嫌犯罪,且事实确凿”。

    “案子办得窝囊”

    2006年9月,湖南省纪委“曾过问此事”。

    “只要你说出是谁在‘阻挠’你们办案,我们就查处谁!”陈华军说,省纪委办案人员斩钉截铁的态度试图打消他的顾虑,但他还是有些担心,“‘领导’打招呼也只是口头上说说而已,又没有书面材料”。

    “公安机关在办理该案的时候,很窝囊,2年多时间,还没处理好!”2006年12月28日,面对记者,耒阳市委政法委副书记谭京奇称自己“说话直来直去”——“只要公安机关认定程序是合法的,不管遇到什么阻力,大胆去执行,抓人立马移送检察机关”。

    “公安机关有没有把握?抓了人,为什么又放了呢?”谭京奇也很疑惑。

    2006年12月4日,耒阳市公安局提请耒阳市检察院对犯罪嫌疑人批准逮捕。12月19日,耒阳检察院作出不批准逮捕决定书:金桥公司法人代表及庆隆公司法人代表涉嫌非法转让、倒卖土地使用权行为,但不构成犯罪。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破坏土地资源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规定,以牟利为目的,违反土地管理法规,非法转让、倒卖土地使用权,非法转让、倒卖基本农田五亩以上的,非法获利五十万元以上的,性质都属于‘情节严重’,依照刑法第二百二十八条规定,可以非法转让、倒卖土地使用权罪处罚”。陈华军说,在本案中,犯罪嫌疑人犯罪事实清楚,但检查机关作出不批捕的决定书,让他“有些想不明白”。

  稿件来源:《湘声报.法治周刊》

  特约撰稿:李俊杰 尹万溏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