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李根独家调查

全球有影响 全洲有地位 全国有权威

 
 
 

日志

 
 

湖南慈利:警车肇事迫使农妇六折贱卖判决书  

2007-04-21 11:45:2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核心提示:湘G9043警车违规行驶肇事逃逸,致人死亡,肇事者至今逍遥法外,法院判决无果,受害家属告状无门!2005年8月14日,湖南省慈利县交警大队协管员褚四鑫私驾警车肇事逃逸,因延误抢救时机,导致伤者甄辉耀2个多小时后不治死亡。在这场车祸中,寇春玲失去了丈夫,而因为这场车祸,她要在没有丈夫的日子里面对2场诉讼。 

                           湖南慈利:警车肇事迫使农妇六折贱卖判决书 - 我不是总统,是李根 - 李根独家调查

                                   (寇春玲多次往返慈利县公安局交警大队讨说法 李根 摄)

                           湖南慈利:警车肇事迫使农妇六折贱卖判决书 - 我不是总统,是李根 - 李根独家调查  

                                    (拿着一份没有执行的判决书寇春玲一脸无奈 李根 摄)  

                           湖南慈利:警车肇事迫使农妇六折贱卖判决书 - 我不是总统,是李根 - 李根独家调查

                            (寇春玲在县城贴出数十份“判决书大贱卖”的公告 李根 摄)

                    湖南慈利:警车肇事迫使农妇六折贱卖判决书 - 我不是总统,是李根 - 李根独家调查

                              (“判决书大贱卖”在慈利县一时掀起轩然大波 李根 摄)

                                 

    (李根  文/图)2005年8月14日,湖南省慈利县交警大队协管员褚四鑫私驾警车肇事逃逸,因延误抢救时机,导致伤者甄辉耀2个多小时后不治死亡。在这场车祸中,寇春玲失去了丈夫,而后还要在没有丈夫的日子里独自面对两场诉讼。

    甄辉耀车祸去世后,其父甄汝兵与其妻寇春玲一起将肇事者起诉到慈利县人民法院。后经法院判决肇事者褚四鑫赔偿131939.50元,并获有期徒刑三年,缓刑五年。然而,获赔款还没有到位,公公甄汝兵和儿媳寇春玲却为甄辉耀的遗产反目并闹上了“公堂”,这又是怎么回事呢?

    经过一年多的煎熬,寇春玲不仅没有得到应有的赔偿,还亏空了8万多元。在多次找慈利县人民法院未果的情况下,寇春玲于3月30日在慈利县县城张贴了数十份“判决书大贱卖”的公告,欲将判决书以6折的价格进行出售,以解看病的燃眉之急。

                                       突发车祸

   “我丈夫被县交警大队的警车撞死后,不仅没有得到赔偿,还倒贴8万多元打官司。”在慈利县零阳宾馆内,寇春玲接受记者采访时显得一脸无奈。“如果法院清正廉洁、秉公办案的话,打官司绝对不会花这么多钱,也不会拖这么久。”

    今年35岁的寇春玲是慈利县象市镇人,十多年前就到县城开了家打字复印店,婚后的日子过得有滋有味,成为当地从农民蜕变为老板的典型。

    如今一提起丈夫,寇春玲便泪如雨下,她断断续续地讲述着事发经过。

   “赶紧过去,你丈夫出车祸受伤了!”2005年8月14日傍晚,正在店里忙碌的寇春玲突然接到电话。

   “他不是在外面做广告吗,怎么会出车祸?”寇十分纳闷,她还记得那天下着雨,丈夫甄辉耀清晨离家时并没骑车。事不宜迟,寇春玲以最快的速度赶往事发地。

    到达车祸现场时,她被眼前的一幕惊呆了:丈夫仰面朝天地躺在水泥路边上,手脚不时地抽搐着,表情十分痛苦。他的下巴被划开一道口子,足有5厘米长,血流不止,露出白森森的骨头,一颗牙齿被摔在一边,地上的一大滩血迹已经凝固。围观的几十个人不时发出议论,“逃逸的司机真该天打雷劈”。

    寇春玲踉踉跄跄地扑向丈夫,用近乎崩溃的声音呼喊着丈夫的名字,但甄辉耀没有丝毫反应。寇春玲心疼地握着他的手,他只是微微摇头,示意自己不行了。几分钟后,120急救车赶到现场,寇春玲和医生们一起将甄辉耀抬上救护车,来到慈利县人民医院

    到医院后,医生一边忙着检查甄的伤情,一边催促寇春玲去交钱。“当时我的身上只有200多元,医生说赶快去找钱,以免耽误病情。”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寇对医生当时的态度表示十分不满。她怕因没钱而贻误了丈夫的最佳抢救时机,就一边打电话联系朋友送钱,一边往医院外的银行去。

    可是当寇春玲走出医院仅10多米时,一个年轻医生就跑过来叫住了,说甄“已经没救了”。寇立即返回,发现丈夫一动不动地躺在B超床上已气绝身亡,寇号啕大哭并昏厥了过去。

                                    肇事警车逃逸被查

    事故发生的当天晚上,慈利县交警一面寻找目击者,一面对事故现场进行勘察。在事故现场,一名叫钟益军的交警发现地面上有几片脱落的油漆,其颜色有白有蓝。经过几名交警的仔细察看,发现蓝色油漆是警车专用油漆。于是,警方将肇事车的范围划定为了警车,交警们一边向上级汇报情况,一边连夜排查可疑车辆。

    次日下午,经过层层排查、分析,交警们把目光锁定在牌号是“湘G9043警”的面包车上。这辆警用面包车的种种痕迹让交警们肯定它就是肇事车:前保险杆右边明显是新修补的油漆,油漆并未完全干透,用手触摸还会感到粘手;右边的大灯、转向灯和雨刷器以及右后视镜等都是新换的。

    与此同时,交警大队协管员褚四鑫在宿舍里听到同事们都在议论一辆警车肇事逃逸的事情,目前正在排查全县范围内的所有警车。听闻这些情况后,褚将同宿舍的朱昆叫到一边,将自己肇事的经过悄悄告诉了他。

    褚四鑫开车肇事的消息在交警大队悄悄传开,同时也传到了交警队长袁勇的耳朵里。当天下午6点左右,褚四鑫被同事钟益军等人传讯到交警大队事故办公室进行了问话,褚对肇事逃逸的经过供认不讳。

                                        返回现场打听情况

    据褚四鑫交代:2005年8月14日下午6点左右,他从交警队驾驶“湘G9043警”的警用面包车去其姑姑家吃饭。晚上8点左右开车回交警队,在回来的路上撞倒一个人并驾车逃逸。

   “出事那天下着小雨,加上傍晚时分视线不是很好”,褚四鑫说,车子行至县服装厂门前路段,迎面开来一辆大货车,“对面的灯光很亮,能见度很低。突然发现车前两三米远的地方有一光着膀子的人叉着腰站在路边”,当时车速为40公里/小时,“来不及采取措施,当时感觉撞上他了,但没有减速,直接开车回到队里”。

     回到交警队时,褚四鑫发现警车的前保险杆右边的油漆被撞脱落,右大灯、转向灯以及右后视镜等都有损坏的痕迹。为了不让队里领导知晓,他立即将车开到汽修厂进行修补、更换,并交代汽修师傅连夜修好,天亮要提车。看到是警车来修理,汽修厂的扳筋工、喷漆工等一下围拢过来加班加点为其服务。

     之后,褚四鑫搭着出租车来到事发地点打听情况。“刚才这里是不是出了车祸?”褚问站在那里闲聊的人,“是什么车你们看清楚没有”。有人回答,“出了车祸,好象是白色面包车,带后备箱的,肇事车早已逃跑。”

     听到这些后,褚怀着侥幸心理并未将事情真相汇报给队里,安心回汽修厂陪同师傅修车。

     凌晨4点多,褚四鑫看到车全部修好,随即将警车悄悄开回大队。第二天,褚又将肇事的警车开到慈利县城的街道上兜了一大圈,并没有人发现警车被修理过,随后将警车开回队里,并回宿舍休息。

    “昨天出车祸的人没有抢救过来,大队在查,说是一辆警车肇事逃逸,我们的43号警车好象换了大灯。”当褚四鑫睡到下午5点多时,朦胧中听到有人在宿舍里议论。这时他的睡意全无,一骨碌爬了起来询问情况。之后,褚四鑫把同事朱昆悄悄叫到厕所里,告诉他昨晚所发生的一切。

     2005年8月18日,慈利县交警大队作出如下结论:褚四鑫驾驶机动车辆,安全意识淡薄,将站在公路右边的行人撞倒后驾车逃逸,其行为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七十条第一款之规定。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实施条例》第九十二条第一款规定,褚四鑫负此次事故的全部责任。

                                     离奇判决发回重审

     2005年9月26日,寇家将褚四鑫和慈利县交警大队告上了法庭,请求人民法院判令二被告赔偿各项费用263460.77元。

     “我丈夫去世后,有人建议把尸体抬到交警大队讨公道。”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寇春玲一再表明,她没有采取极端行动,那时她相信法律会有一个公正的判决。

     2005年12月9日,慈利县人民法院下达了“(2005)慈刑初字第151号”判决书。判决褚四鑫赔偿寇家各项费用131939.50元,并判处肇事者褚四鑫有期徒刑三年,缓刑五年。

     对于法院的这份判决,寇家表示难以接受。“身为交警协管知法犯法,肇事后不积极抢救伤者,反而驾警车逃逸企图逃避法律制裁,因逃逸后致使受害人未得到及时治疗而死亡。”经过一场官司的寇春玲似乎懂得不少法律知识,肇事逃逸致使他人死亡,其后果特别严重,犯罪情节特别恶劣,依照《刑法》133条之规定,应该在七年以上的刑量。

     有相关人士透露,褚家就赔偿一案,给慈利法院的有关人员送去了四五万才导致这样的判决。对于这一说法记者无从证实,但种种迹象表明法院与褚家的关系非同一般。

     寇春玲还认为,判决书漏洞百出,明显袒护肇事者:判决书称,褚四鑫犯罪后能够投案“自首”,其亲友又积极筹备资金赔偿被害人的损失,可依法减轻处罚;对此,寇十分恼火。“交警已经查出肇事的警车,他才悄悄把事情告诉同事朱昆。另外,褚将肇事一直瞒着,他的亲友都不知道怎么会积极筹备资金呢!”

    湖南中思律师事务所主任律师周德芳认为褚四鑫无自首情节,不应在法定刑以下减轻处罚。朱昆的身份是协管员,不具有侦察人员身份;所谓“自首”的地点是在厕所里,而且特意撇开他人;从褚口供的内容看是为了请朱昆帮忙说情,达到逃避惩罚的目的。正是因为朱昆的检举揭发,才得以破案。法院不顾以上事实,牵强附会,认定所谓“自首,”纯属枉法裁判!

    2005年12月18日,寇春玲向张家界市人民检察院申请抗诉。2006年3月22日,张家界市中级人民法院下达“(2006)张刑监字第18号”再审决定书。张家界市中院指出:原审被告人肇事后逃逸,造成一人死亡的严重后,应在七年以上量刑,原判根据其有自首情节,减轻处罚,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缓刑五年,量刑不当。并令慈利县法院另行组成合议庭对本案进行再审。

    事实上,肇事者已被慈利县人民法院释放,潜逃在外,造成再审、重审程序均无法启动,使官司一度瘫痪!但湖南中思律师事务所主任律师周德芳认为,即使肇事者潜逃在外,慈利县公安局交通警察大队负连带赔偿责任,应该主动站出来为其赔偿。

                                     一波未平,一波再起

    “在与褚四鑫的官司没有了结的情况下,我的公公又开始起诉我了,他认为褚的赔偿已经到位,还给法院递交了财产保全的申请。”提起她的遭遇,寇春玲已是泣不成声 ,我左腿患有多发性神经纤维肌瘤,前年在亲朋好友那里借了不少钱,准备去上海彻底治愈,没有想到被法院冻结了。

    慈利县法院判决褚四鑫赔偿寇家131939.50元后,其公公甄汝兵认为这是儿子甄辉耀的遗产要求一起分割。“我当时又不是不肯分钱给公公,只是想等褚四鑫的赔偿金到位后再进行分割。”寇春玲说,可他老人家总以为褚四鑫的赔偿金已经到位,怎么说也说不清楚。

    2006年7月4日,甄汝兵以继承纠纷的名义将寇起诉到法院。对于公公的行为寇春玲十分不满,“前面赔偿的事情都还没有扯清楚,就来扯分割遗产事情,还没有被官司打怕。”既然法院已经受理,寇春玲只好硬着头皮面对事实。

    寇多次找法院求情,要求法院尽快将褚四鑫的赔偿执行到位,以便了结公公的心愿。法院不仅不予理睬,反而把寇春玲借来治病的钱冻结了27.6万元。经多方关系,慈利法院于2006年8月17日解除冻结15万元。

    后经慈利法院调解,寇春玲给甄汝兵支付现金43000元。记者在“(2006)慈民一初字第577号”看到:本案受理费7373元,其他诉讼费2627元,合计10000元,原被告各负担5000元。“简单的民事调解,法院竟收这么多钱,我们双方难以接受,但没有办法 。”寇春玲直言,双方请律师也花了不少,真是屋漏偏遭连夜雨。

                                   判决书大贱卖的尴尬

    经过一年多的折腾之后,寇春玲被磨得精皮力尽,不仅没有得到应有的赔偿,还倒亏空8万多元。因官司缠身,腿患多发性神经纤维肌瘤也没有去治疗,借来治病的钱朋友也催还。

    寇多次找慈利法院要求按张家界中院的决定重新开庭,但被告知“肇事者褚四鑫人都不见了,怎么开庭呢!”后来有人说褚家关系硬,有关部门早就将肇事者放走外逃。

    胳膊不过大腿,寇放弃了重新开庭的念头,船被砸烂捞板子,按一审赔偿131939.50元算了。“人都不见了,我们怎么执行!”

    无奈之下,寇春玲给法院院长王章祥写了一封公开信:“王院长,公正在哪里?百姓肇事,法网恢恢疏而不漏,全国通缉网上追逃;穿警服的人开警车撞死人,为什么还能逃脱法律的制裁.....!王院长,我是一个弱女子,是你的手下办案不讲效率才导致我第二场官司......!” 

    书信发出后如石沉大海,毫无消息,寇再度陷入悲痛之中。“因急需巨资去上海治病!”2007年3月30日,寇春玲在慈利县城各车站、路口贴出数十份“判决书大贱卖”的公告,将判决书以80000元的价格进行贱卖,以解燃眉之急。贱卖判决书公告贴出几天后,看热闹的很人多,但没有一人去买,个个议论纷纷。这个说贱卖判决书是损害司法权威的行为;那个说卖判决书只是一种形式,是债权转让;

    判决书大贱卖这一消息很快传到慈利法院。

    4月5日,慈利法院工作人员将寇贴的公告全部撕毁,并告诉她案子要按法律的程序跑,必须要一段时间,法院也尽了力,但是你不要做践踏法律的事,要不然后果一切自负。

    4月7日,寇春玲又在县城贴出贱卖判决书公告,并在原卖价80000元的基础上又降低2000元出卖。没多久,法院又派人将寇贴的东西全部撕毁。“我准备在网上建几个博客,把贱卖判决书的内容发上去,看法院的人怎么去撕毁!”寇春玲在电话里告诉记者。

    4月13日,记者就寇春玲贱卖判决书的事情想电话采访慈利法院院长王章祥,但王院长因手机信号不好为由两次挂机。几分钟后发来短信:希望你支持法院独立审判,不要偏听偏信,要客观公正评论。
 
 

  评论这张
 
阅读(1919)| 评论(8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