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李根独家调查

全球有影响 全洲有地位 全国有权威

 
 
 

日志

 
 

湖南告急:被中院大打折扣的执行款  

2007-08-10 13:13:3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法院是维护人民权益、严惩不法之徒的权威机构。如果法院连自身都不能遵守法律,以权压法,以言代法,那么人民群众又怎么能信任法院呢!   

                                

                              (法院扣留胜诉人部分执行款一时在业内掀起轩然大波)

               

            (建设银行给张家界中院下达扣划存款通知单)

              
                            (面对记者的采访胜诉人刘美浓显得特别无奈)

   “欠债还钱,天经地义,而高院的判决却遭中院戏弄;高院判决被告方偿还我642万,但中院却以种种借口扣留已经执行到位的490万元,法院都耍奈我该怎么办?”7月8日,面对记者,湖南慈利女士刘美浓语气中略显哽咽并夹杂愤怒。

   2006年3月7日,“中国东方资产管理公司长沙办事处(以下简称‘东方公司’)”将“湖南澧水流域水利水电开发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澧水公司’)”的300万债权及利息转让给刘美浓。在经过几经周折之后,湖南省高级人民法院“(2006)湘高法民一终字第132号” 判决:澧水公司偿还刘美浓受让的债权本金及利息642万元。但张家界中院却以‘需要协商’为由将执行来的490万全部扣留,到目前为止,刘美浓仍未为自己的合法权益讨到一个实际的说法。

                                                 被层层转让的债权 


    今年35岁的刘美浓是慈利县江垭镇金鸡村人。这个从田地里走出来的农妇,曾经卖过成衣、做过水果生意,再到贩运原煤的民营老板。凭着两口十多年的拼搏,她的生意越做越大,一家的日子过得有滋有味。但这一切,都在一场经济官司中戛然而止。 
 
   “如果张家界市中院依法办事的话,我不仅可以摔掉全身的债务还可以存上一笔钱。”得知记者来采访,刘美浓直言耿告,并介绍事情的来龙去脉。2006年3月的一天,她在《湖南日报》上看到‘东方公司’发出300万债权及利息转让的公告。当时,她发现债务方是‘澧水公司’,那个时候,在社会闯荡很多年的刘美浓十分清楚国家金融改革政策并了解‘澧水公司’的家底,几百万对‘澧水公司’来说是九牛一毛。之后,刘美浓将‘东方公司’的债权转让公告给丈夫看,生意精明的小两口开始按公告的内容盘算:如果投资数百万买下‘东方公司’的债权,可以在很短的时间内赚不少钱!从那天开始,刘美浓两口开始四处筹钱,他们从数十位亲朋好友那里借来数百万元钱买下‘东方公司’的债权。

   “天底下能有这样的好事?投入数百万能够在短时间内另赚百万?”在筹钱阶段一些性格直爽的人好言相劝,万一‘澧水公司’拖皮不兑现你这辈子就完了。“这些债权都具有法律效率,难道偌大公司不讲诚信?”刘美浓反驳一句。

    在此之前,刘美浓比较清楚‘澧水公司’债务的来历。早在1998年9月9日,‘澧水公司’在建行张家界市分行贷款300万元,限期一年还款。由于‘澧水公司’没有履行借款合同,导致建行的贷款一直无法收回。

    到了2004年10月22日,建行湖南省分行在《湖南日报》刊登债权转让公告,公告表明建行的债权被中国信达资产管理公司长沙办事处购买。中国信达资产管理公司长沙办事处购买债权后一直上门收钱未果,于2005年1月27日,又将其债权转让给‘东方公司’。经过一年多的“拉锯战”,偿尽讨债之苦的‘东方公司’将债权转让公告再次在《湖南日报》刊登。2006年3月7日,刘美浓两口将‘东方公司’的债权拿了下来,成为‘澧水公司’的合法债权人。

                                              上告法庭两次胜诉
 
    刘美浓买下‘澧水公司’债权后立即派人上门催收。“刘美浓低价购买‘东方公司’的不良债权是无效的,她有意利用政策空子某取暴利,是一种钻政策空子的投机行为。”看到这些莫名而来的讨债人‘澧水公司’劈头盖脑训斥,你们想要钱请通过法律途径吧。

    经过多次上门讨债,刘美浓所派的人连吃“闭门羹”总是徒劳而返。2006年3月14日,被折磨得疲惫不堪的刘美浓拖着承重的脚步来到湖南金旅律师事务所。经过律师们的仔细分析、研究,刘美浓购买‘东方公司’的不良债权有效而且合法,律师们一致认为‘澧水公司’拒绝还债是纯耍无赖。

    2006年4月21日,刘美浓将‘澧水公司’以借款合同纠纷起诉到张家界市中级人民法院。2006年7月13日,张家界中院判决如下:被告‘澧水公司’偿还刘美浓受让取得的债权300万元及利息,利息按合同约定的利率计算。即从1998年9月9日起按月利率的6.5175 ‰计算至2000年3月8日,从2000年3月9日起按日利率万分之四计算至履行完毕为止,限判决生效后十日内给付。

    按照张家界中院判决的计算,‘澧水公司’无疑要给刘美浓支付642万。对于张家界中院的判决‘澧水公司’表示不服,并向湖南省高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2006年10月26日,湖南省高级人民法院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张家界中院的判决。

                                           无法兑现的“法律白条”

    高院判决不久‘澧水公司’给刘美浓支付了100多万,余下的540万‘澧水公司’以种种借口推辞,在多次上门追债无果的情况下刘美浓依法申请强制执行。2007年3月8日,张家界中院将‘澧水公司’存在建行4300 1785 0610 5000 3***号帐户上的540万划至该院执行工作局。
 
    得知张家界中院执行局将属于自己540万全部执行回来,刘美浓夫妻俩兴奋得一个晚上没合眼,等着天亮准备去法院领钱。第二天,夫妻俩早早来到张家界中院执行局,谁知道刚进法院领款时一切不像想象中那么美好。执行局告诉他们钱暂时不能领,领导说要协商好才能领走现金。听到这个消息后夫妻俩如遭五雷轰顶,瞠目结舌半天说不出话来,真是前面赶走狼后面又来虎。

    后来,有人告诉刘美浓如果协商解决还给他们200万算了,并说这是某某领导的意思,否则将已经执行到位的款项全部退回给‘澧水公司’。“本来就花了数百万买债权,如按中院的说法做不是亏得很惨,我请律师就花了180万。”在接受采访时刘美浓哭诉,之前,曾经也有老板按报纸上的公告买过人家的债权赚了不少,我怎么就这么背时?领自己的钱还要与别人协商。

    据行内人士分析,张家界中院执行局之所以扣留刘美浓540万执行款是谋吃“息”的主意。挤占挪用执行款不仅可以缓阶段性资金紧张,而且把钱存在银行里又能获得利息,实现现金增值。想必有如流水般的执行款进账,产生的利息那是相当可观。尽管这笔利息属于当事人所有,但由于没有本息一并返还的规定,实际上利息这块就被法院占有了。
 
    2007年6月28日,刘美浓与法院又一次谈判,有人说如果按本金的70%支付就一次结清楚,余款不能支付。刘美浓认为他们根本没有诚意妥协,简直是在拖延时间,540万每天的利息就有好几百元,在一阵阵的吵闹中协商无果,双方再次不欢而撒。
 
    次日,负债累累的刘美浓再次来到法院索要执行款,许多知情人不时议论纷纷,这个说,及时返还执行款是法院的职责,也是法院的义务。那个说,法院克扣执行款是严重违法,应当给予有关人员降级至开除处分。经过几天的反复索要,张家界中院才勉强给刘美浓50万打发她回去了。

 就在记者准备发稿时,刘美浓打来电话:“张家界中院朱富民告诉我,你找记者,找高院都没有用,还是要找我们协商好才给钱。他们还说给我300万算了,并写好有关协议不再追究余下的款项。至于中院为什么要扣下我的190万,对方却拿不出合法解释。”看来刘美浓想要领回余下的490万元执行款,还需要走相当长的一段路。
                            
    记者手记:

  在以前的案件当中,法院总说“判案容易执行难”,作为胜诉的一方,经常由于被执行人的各种原因而得不到或只得到部分法院判给的赔偿。对此,社会各界均表示可以理解。而现在,原因似乎有所变化,“法院不法”,当事人在费尽千辛万苦打赢了官司之后,法院将执行来的巨款扣留存入银行吃利息,使申请执行人无法及时拿到足额的执行款,使申请执行人手里拿的胜诉判决书成了一张“法律白条”。可以想像,长达4个多月的时间里,当事人肯定是费尽了心思,想尽了主意,跑断了腿,求爷爷哭奶奶地央求法院返还执行款。

    由此可见,张家界中院擅自挤占、挪用执行款的现象极其严重,但院方是做何种解释呢?为此,记者曾拨通张家界中院院长刘庆福的电话,得知是采访刘美浓执行款的事情刘庆福立即挂机,再次拨过去他表示这是高院判决的案子,执行一事不清楚,当记者再次追问时就挂机了。对于院长的挂机从另一面反映张家界中院未能向社会敞开大门、在接受公众监督方面做得还很不够。

    最高人民法院院长肖扬前不久还着意强调“迟来的正义等于无正义”,司法公信的建立当在“良法之治”与“良心之治”的基石之上。有关权威人士认为法院挤占、扣留、挪用执行款,是现实司法生态的一种尴尬,记者希望这种尴尬不应该再继续下去了。

   相关涟接:

  《中华人民共和国法官法》第三十二条中明确规定,法官不得有滥用职权的行为,并且《人民法院执行工作纪律处分办法(试行)》第二十五条也规定,无正当理由,故意拖延发还案件执行款或其他财产,造成债权人损失的,给予警告至记大过处分;造成严重后果的,给予降级至开除处分;使用、截留、挪用、侵吞、私分案件执行款及其利息或者其他财产的,给予警告至记大过处分;情节严重的,给予降级至开除处分。  
  

  评论这张
 
阅读(1561)| 评论(1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