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李根独家调查

全球有影响 全洲有地位 全国有权威

 
 
 

日志

 
 

湖南村民遭刑讯逼供十年冤狱 获释后又被软禁   

2007-08-09 11:32:5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专案组警察将他们夫妻俩分别关在一间小屋里连夜审讯,“饿了没有东西吃,冷了不让多加衣服。罚站、罚跪是轻的,不挨打就不错了。最难受是他们把我的皮带抽出来,将手铐锁到最小的位置铐在墙上。”十多天之后,熬不住严刑拷打的杨明银终于“交代”了自己的罪行,妻子

程德香被拘留3个多月后无罪释放

原慈利县苗市镇保险站工作人员张明利用职务之便侵吞客户保险金,经人举报被刑拘,在拘留所里蹲了数月的张明终于耐不住了,将1995年4月7日晚上发生在沙刀村的特大杀人抢劫案和盘托出。“现在德山监狱劳改的宜冲桥乡沙刀村村民杨明银是被冤枉的。”张明告诉办案人员

程德香认为是对杨明银实施“软禁”,防止杨将冤案的情况告诉媒体。“杨明银已经被宣布无罪,现在还被关在宜冲桥乡政府里,整天发呆,就是上街买东西也有人跟着。”

《新民周刊》特约撰稿 李 根 记者杨 江        

                     

                              受害主角杨明银(新民周刊撰稿 李根摄)

                     

                           杨明银的求救信(新民周刊撰稿 李根摄)

救命的常是巧合……

“法院的刑事判决书漏洞百出,当年既然是抢劫杀人就应该判处死刑,后来单独判了个抢劫罪,但在判决书里面又有我杀人移尸的经过。”

这是一场迟来10年的冤案纠错判决。

2006年9月15日,湖南省慈利县人民法院在张家界市中级人民法院审判庭依照审判监督程序对杨明银10年前的杀人抢劫案做出再审判决。

庭审进行得很顺利,杨明银被宣告无罪,当庭释放,此时,他已度过了3600多天的牢狱生活。

走出法庭的杨明银并不自在,他被安排入住乡政府大院,出行有人陪同。

山村夫妻被害

慈利县位于湖南省西北部,距国家森林公园张家界65公里,11年前,这个有着70多万人口的小县发生了一起特大入室抢劫杀人案。

1995年4月8日,慈利县宜冲桥乡沙刀村村民杨明皇像往常一样从儿子杨万名的小店门前经过。小店就在省道1801线上,距慈利县城30多公里。小店经营的项目比较多,店内卖百货,店外洗车、加水,一天下来收入近百元,小两口的日子过得还算殷实。

那一天,杨明皇总感到有些异常,上午10点多,儿子的店还没有开门,他在公路对面喊了几声也没人答应,他以为小两口吵架赖着不起床,于是放下肩上的担子,穿过柏油马路走上前去,边敲门边喊,仍是没有声音。

突然间,他闻到一股浓烈的血腥味,低头一看,从店内流出的一摊血已经凝固许久,足有2毫米厚,几只苍蝇在上面盘旋,再往门缝里一望,杨明皇惊呆了。

昏暗的光线中,他看到小店内一片狼藉,柜上的烟、酒、面条、鞭炮东倒西歪,地面上另有一摊凝固的血迹。

出事了!

“来人啊!”就在此时,外面突然传来一声尖叫,距小店七八米外,一个横过马路的涵洞里塞着两具尸体。经过杨明皇的辨认,尸体正是他的儿子和儿媳。杨明皇一下子晕了过去。

11年前,偏僻的山村通讯不便,村民们报不了案。亲友们只好瘫在地上痛哭,另一些村民则在不远处烧纸钱告慰亡灵。

“一直到中午12点,慈利县交警大队一辆警车路过。”9月17日,记者在当年案发现场采访时,杨万名的婶婶张春秀回忆道,村民拦住这辆警车报了案。

冤情因何而来

慈利警方立即向张家界市公安局汇报,并由原慈利县公安局刑侦大队长吴铁洪带队成立专案组,对“4.7”特大入室抢劫杀人案立案侦查。专案组对慈利县宜冲桥乡、岩泊渡镇等几个乡镇几十个村民小组逐家挨户查问,陆续排除可疑人员,数月的排查摸底后没有一点进展,案情陷入僵局。

一年后,有人突然想到曾有前科的慈利县宜冲桥乡沙刀村人杨明银,吴铁洪立即派警察对其调查。警方从村民口中得知杨明银早就“外逃”广东方向。

1996年11月6日,专案组派警察南下广东,在当地警方的协助下,将在广东省清远市打工的杨明银夫妇抓获,并连夜押回慈利突击审讯。

“如果不是后来有人透露真相,我还要在监狱里呆5年多呢。”9月20日晚上,杨明银在宜冲桥乡政府一宿舍里喃喃道,得知记者来访,杨明银的脸上露出久违的笑容,详细介绍了当年受审的内幕。

杨明银被警方从广东带回慈利后,专案组警察将他们夫妻俩分别关在一间小屋里连夜审讯,“饿了没有东西吃,冷了不让多加衣服。”杨明银说,“不让你休息是常有的事,就连合眼的机会都没,记得有一次我晕过去后,是被人用烧红的火钳把我烫醒的。”杨明银气愤地说,“我说是被冤枉的,当时办案人员一边说这我们清楚,一边对我就是一耳光。”

“罚站、罚跪是轻的,不挨打就不错了。”杨明银边说边把双手伸出来比方当年被铐的情景:“最难受是他们把我的皮带抽出来,将手铐锁到最小的位置铐在墙上。”

杨明银印象最深的是被抓10多天后的一次审讯,当地一名公安人员当着他的面把子弹一颗一颗塞进手枪大声道:“再不招就毙了你。”杨明银告诉记者,他当时清楚,枪毙人没那么容易,因此并不害怕,吴铁洪似乎看出了他的心思。“你迟早会被枪毙的,早点招免受皮肉之苦吧!”说完抡起手枪把砸在杨明银的头上,至今杨的右额还留有当年被打的疤痕。

十多天之后,熬不住严刑拷打的杨明银终于“交代”了自己的罪行,妻子程德香被拘留3个多月后无罪释放。

2000年1月20日,慈利县人民法院以抢窃罪将其判处有期徒刑16年。

“法院的刑事判决书漏洞百出,当年既然是抢劫杀人就应该判处死刑,后来单独判了个抢劫罪,但在判决书里面又有我杀人移尸的经过。”杨明银说。

贪污案牵出真相

杨明银开始了牢狱生涯,转机直到9年后的2005年才出现。这一年,原慈利县苗市镇保险站工作人员张明利用职务之便侵吞客户保险金,且数额较大并携款潜逃,后经人举报被慈利警方从广东深圳押解回来并刑事拘留。

今年4月,办案人员告诉张明,依据刑法,他所犯的贪污罪足够判5年,如果举报重大案件可以减刑或免刑,在拘留所里蹲了数月的张明终于耐不住了,将1995年4月7日晚上发生在沙刀村的特大杀人抢劫案和盘托出。

“现在德山监狱劳改的宜冲桥乡沙刀村村民杨明银是被冤枉的。”张明告诉办案人员,当年杀害杨万名、黄冬秀夫妻的是岩泊渡镇失马村村民田中华、李勇、朱法权三人。

朱法权与张明是亲戚关系,两人在一次聚会喝酒时,朱法权借着酒兴吹牛:现在这个年头,只要自己保护好,杀两个人没有一点关系。言者无心,听者有意,张明把他们三人杀人的经过问得清清楚楚,并警告朱法权今后再不要乱说,否则有麻烦。

朱法权前几年已经因病死亡,张明看到田中华、李勇两人是外乡人且没有什么来往,于是举报了他们来为自己减罪。

杨明银的杀人抢劫案终于不攻自破,办案人员立即将这一消息向上级汇报。随后,慈利警方将在广东打工的田中华、李勇抓获归案,并连夜隔离审讯。两犯罪嫌疑人对杀害杨万名、黄冬秀两夫妻的犯罪事实供认不讳。

1995年4月7日,田中华、李勇、朱法权三人手头拮据,一拍即合,决定当晚去邻村马路边的小店捞一把。当晚9点多,三人蒙面将店门撬开溜了进去。“哐啷”一声,一人不小心将柜台上的东西撞了下来,惊动了刚刚入睡的杨万名。

杨万名从床上爬起打开电灯,看到三人在店里偷东西,就冲过去搏斗,一把将一个歹徒的蒙面撕开,杨万名发现竟是本村的李勇,于是叫了李的名字。另外两个歹徒发现原形毕露,于是拿起店里的棍棒将夫妻俩活活打死,随后将尸体抬到店外,塞进马路下的涵洞里,又返回店里拿走几捆面条、几罐八宝粥,消失在黑暗中。

今年4月6日,慈利警方将在湖南省德山监狱服刑的杨明银押回张家界监狱待审。紧接着,当年办案的原慈利县公安局刑侦大队队长吴铁洪、原公安局刑侦大队副队长董焕、原公安局侦查员覃和平等三人相继被刑事拘留,另一名叫张泽的侦查员被监视居住。

此前的1999年8月3日,吴铁洪因构成徇私枉法罪被慈利县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缓刑三年。吴铁洪后在长沙老家开出租车。据悉,前不久吴铁洪被押回张家界受审。

而张明因举报有功在今年6月被从宽处理,判处有期徒刑二年。

无罪释放又遭软禁

2006年9月13日,慈利县公安局派几名警察将在广东打工的杨明银妻子程德香接往湖南。“杨明银10多年前犯的抢劫罪是被冤枉的,现在开始平反了。”在回家的路上,警察告诉程德香,后天慈利法院将依照审判监督程序对杨明银作出再审判决。

9月15日,慈利县人民法院在张家界市中级人民法院审判庭依照审判监督程序对杨明银10年前的抢劫案做出再审判决,湖南省高院、省检察院、张家界政法委以及慈利公安机关等部门参加。

庭审并未公开,上午10时,杨明银被宣告无罪当庭释放,他泪如雨下。而在庭外等候判决结果的妻子程德香也喜极而泣。

分离十多年的夫妻终于相聚,杨明银原以为可以过上自由的生活,没想到刚走出中院的大门又被慈利县公安警察接上一辆小车,直接送到慈利县宜冲桥乡政府。“你的家在3年前被高速公路占用,目前没有房子,暂时住在我们乡政府。”一个乡干部模样的人告诉杨,住在这里比较安全、清净。

“我要去常德岳母家看望儿子,就不在这里呆了。”杨明银不高兴地说他还可以暂住亲戚家。

“我们清楚,过段时间会让你们回去的,大概在9月27日左右吧!”另一乡干部回答。

“县公安局曾经把你拘留3个多月,当时也是弄错了。”9月16日,慈利县公安局的警察送程德香回常德娘家时把一叠钱塞到她的手里,“这10630元是作为国家赔偿给你的。”

在接受记者采访时,程德香认为这是在对杨明银实施“软禁”,防止杨将冤案的情况告诉媒体。“杨明银已经被宣布无罪,现在还被关在宜冲桥乡政府里,整天发呆,就是上街买东西也有人跟着。”

为了证实程的说法,记者在9月20日晚上悄悄来到宜冲桥乡政府大院。

在大院右侧一间房子里,记者看到杨明银正在看电视,门外有两个乡干部在看守。“你是哪里的?来干什么?”还没有等记者走近,就有人问话了。此前,有村民说要想见杨是很难的,除非是亲戚才可以见面。

“我是杨明银的姨夫,他的儿子很想跟爸通个电话。”记者边说边把手机递给杨。在监狱呆了十多年的杨明银很配合,接过电话就喊儿子的名字,问这问那。看到杨明银是在跟远在常德的儿子通电话,乡干部戴正红与另一人方才放松警惕走开闲聊去了。

“明天我要去慈利县政法委谈事情,到时找个机会我们再好好谈谈,你再把资料还给我……”杨的话还没有说完,乡干部就过来了。

9月21日上午,记者与杨明银在慈利县政法委对面一条偏僻的小巷里见了面。“你看我的全身都是伤,都是当年受审时留下的。”杨明银脱下旧得发黄的白衬衣,“背上的伤疤是火钳烫的,手腕上的伤是被手铐紧锁造成的,眼角的伤是被手枪把打的……”

 

  评论这张
 
阅读(706)|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