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李根独家调查

全球有影响 全洲有地位 全国有权威

 
 
 

日志

 
 

湖南衡阳继续包庇坑国坑农干部  

2007-09-27 16:42:0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衡阳县退耕还林腐败案第三次查处扫描

    本报特约记者 吴兴华 文/图

“两年查了三次,为什么我们举报全县3万亩退耕地造林作假,只核查了9000多亩退耕地造林?”

“两年查了三次,为什么违法瓜分属于我们退耕农民的退耕还林指标、侵吞国家给我们退耕农民的补助款,不还给我们?”

“两年查了三次,为什么我们退耕农民自行退耕地造林还享受不到国家补助?”

“为什么对利用职权坑国坑农的干部不依法依纪处理?”

                 

                                               (记者向衡阳县老百姓了解相关情况)

                 

                                     (提起退耕还林的资金去向村民气愤不已 资料图片)

                

                                           (几年来,记者在衡阳县搜集的有关证据)

“要请求上级依法查处衡阳县退耕还林坑国坑农腐败案保护伞!”

《法律与生活》杂志2006年第24期刊登了《衡阳县退耕还林:谎言何以继续》,反映了湖南省林业厅、衡阳市、县两级党委、政府以及林业局等方面在两次查处衡阳县退耕还林腐败案中,掩盖、庇护大面积弄虚作假和侵吞农民利益等严重问题。至此,衡阳县退耕还林腐败案已揭发一年半。对此,湖南省政府高度重视,副省长杨泰波责成省林业厅再次调查,彻底查清。省林业厅第三次派出调查组,于今年1月25日至2月11日到衡阳县调查了承包大户损害退耕农民利益情况;核查了9036.1亩退耕地造林,核定退耕地造林虚报冒领面积5973.7亩,2006年前国家已拨付到位的补助资金465.6595万元。省政府决定:由省监察厅督办此案。今年3月,杨泰波副省长专程赴衡阳市,责成衡阳市委、市政府4月底前依法依纪查处到位。据6月29日省林业厅向笔者的通报情况和有关调查、处理材料:核定虚报冒领国家补助资金193.33181万元;加上前两次查处中处理的违法违纪人员,共有15名虚报冒领、侵吞农民利益人员和有关责任人员分别受到党纪、政纪处分,其中3人受到刑事处分:原县长康强受到行政警告处分;原县委分管林业副书记彭应龙被诫勉谈话、责成写出检查;分管林业副县长赵国运受到行政记过处分;原县林业局长刘耀德被法院认定犯有渎职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缓刑一年,被开除党籍,行政撤销县农办副主任职务;原县林业局主管退耕还林副局长夏冬阳被法院认定犯有玩忽职守罪,免予刑事处分,被留党察看两年、行政撤销县农办主任科员职务,工资待遇降为副科级;界牌镇林业站副站长唐小军被法院认定在自查验收中犯有收受贿赂罪、玩忽职守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一年、缓刑一年、留党察看2年、行政记大过处分;其他人员分别给予党纪政纪处分。但干部承包大户低价承包农民的5万多亩退耕地退耕还林,侵吞国家规定直接补助退耕农民的补助款、至少1万多亩农民自行退耕还林未享受国家补助和干部群众举报的2万多亩弄虚作假的退耕地造林等问题未查处。全县干部群众纷纷提出本文开头义正词严的质问和要求。

农民退耕,干部承包大户领取全部国家补助款。绝大多数农民一亩退耕地,至今只能得到30元至40元左右土地租金,年减少收入至少200元左右

国务院《退耕还林条例》规定:“谁退耕,谁造林;谁经营,谁受益”;土地承包经营权人农民“委托他人还林或者与他人合作还林的,退耕土地上的林木(草)所有权由合同约定”; “国家按照核定的退耕还林实际面积,向土地承包经营权人提供补助粮食、种苗造林补助费和生活补助费”。国家补助标准是:一亩退耕地造林提供种苗造林补助费50元,年补助稻谷300斤(2003年后折款210元)、生活补助费20元,原定还生态林连续补助8年,还经济林连续补助5年。国家规定,退耕地造林还要配套荒山造林,荒山造林,国家提供种苗造林补助费50元,不提供粮食补助和生活补助费。

2002年,衡阳县开始实施退耕还林工程,除个别乡镇外,基本是农民自行退耕还林。2003年9月,县委、县政府公开违背《退耕还林条例》,宣布“今后退耕还林都要实行大户承包”,推行“一刀切”大户承包,号召并鼓励在职机关工作人员承包退耕还林工程。一些县乡机关、事业单位,主要是林业部门干部,把退耕还林视为自己发财致富的机遇,利用职权和职务影响,2002年至2004年,县乡行政事业单位114名干部、职工以自己或亲属、合伙人名义低价承包地承包经营权人——农民的退耕地造林47424.8亩,占同期全县退耕地造林总面积66633亩的71.17%。县林业局原8名党组成员,6人承包20706.2亩,县林业局原主管退耕还林副局长夏冬阳以妻子等22名亲属名义承包11696.2亩; 县林业局原局长刘耀德自己和10名亲属名义承包3378.8亩。

这次省林业厅调查组调查332名农民,316名农民“对国家退耕还林政策基本不清楚”,认为农民“要不到指标。得一点算一点”,反映“承包大户来没有同农户见面、村组基本是在不了解国家退耕还林政策条件下与大户签定了土地承包合同”。调查组收集15名干部承包大户的238份合同,其中退耕地租金30元/年·亩及以下的167份,占70.17%;40元—50元/年·亩的71份,占29.8%,有的只有十几元、几元,甚至不给;荒山租金0元/年·亩的合同158份,占总数的66.4%,10元/年·亩的80份,占总数的33.6%;干部承包大户还按合同约定享受林木所有权。

对上述问题,在前两次查处中,衡阳县委、县政府不但拒不纠正,2005年,又让干部承包大户瓜分省林业厅安排的专门解决农民退耕地造林位能享受补助问题的14000亩指标中的6943.2亩,低价承包农民的退耕地造林;还以完善大户承包的名义,出台规定:承包大户付给退耕农民不低于40元/年·亩退耕地租金;如果退耕农户负责管护,承包大户每年每亩付退耕农户16元管护费,使干部承包大户侵吞农民利益合法化。即使这样的规定,实际执行的也是凤毛麟角行。

今年3月,省林业厅在对衡阳县退耕还林有关处理问题的函件中就上述问题又提出:责成衡阳县按照《退耕还林条例》予以纠正。衡阳县委、县政府负责人至今拒不执行。省林业厅、衡阳市委、市政府听之任之。

农民气愤地说:“我们一亩退耕地,未退耕前,正常年景,可收入二、三百元。现在,只得到三、四十元租金,年减少收入至少200元!”

继续帮助干部承包大户侵吞农民退耕地指标,目前,全县至少1万多亩农民自行退耕地造林未享受国家补助

2002年,全县验收合格的农民自行退耕地造林35778.9亩,都未按要1:1比例退耕地造林配套荒山造林的要求全部发放了退耕地造林钱粮补助。2003年,虽然县委、县政府要求退耕地要配套荒山,没有认真宣传、组织,大部分2002年自行退耕还林农民没有完成配套荒山造林任务。一哄而起的干部承包大户无序承包,造成干部承包大户上报的真真假假退耕地造林大大超过指标。为了使干部承包大户真真假假的退耕地造林都得到国家补助款,县委、县政府就以退耕地造林要1:1配套荒山造林为由,对未配套荒山造林的农民退耕地造林对半折减,抵作荒山造林,取消国家钱粮补助款。2003年至2004年,连同2002年的剩余指标,全县合计有退耕地造林指标33221.1亩,承包大户2002年至2004年验收合格的退耕地造林47424.8亩,其中14203.7亩是瓜分折减农民退耕地造林指标而来。

退耕还林验收对小班起量面积(最小面积),省规定是0.5亩。2003年,衡阳县委、县政府违法作出10亩以下小班 不予验收规定,农民10亩以下小班退耕地造林未验收,未能享受国家补助。

2005年8月3日,县委、县政府向省林业厅第一次调查组汇报,全县农民领了一年补助的退耕地造林被抵作荒山造林的1.4万多亩;小班面积 10亩以下的11000多亩农民小班退耕地造林未验收。据衡阳市纪委等单位2007年5月10日调查报告,被抵作荒山造林的农民退耕地造林1.3万亩,小班面积10亩以下没有验收的农民退耕地造林1016个小班、4117.4亩,

2004年,省林业厅专项安排4500亩退耕地造林指标解决农民退耕地造林未享受补助问题,被干部承包大户瓜分4159.6亩,仅解决345.4亩。

2005年,省林业厅又专项安排退耕地造林指标1.4万亩解决农民退耕地造林未能享受国家补助问题。据这次省林业厅调查组调查报告,干部承包大户瓜分了其中的6943.2亩;据乡镇干部揭露,1.4万亩指标绝大部分被干部瓜分。如:2003年、2005年,石市乡农民的退耕地造林共被折减1324.7亩。调查组调查报告说,2005年,安排石市乡指标811.9亩,用于解决遗留问题277.2亩,其余的534.7亩均分给了承包大户。石市乡政府干部愤怒地揭发说,“解决遗留问题277.2亩”是捏造的假话!当年实际安排全乡退耕地造林指标1069.9亩,除名义分给水口村的51.7亩,实际违法给了国营九峰林场(笔者注:国营林场不属于享受中央补助之列)外,其余指标全部被1名乡政府领导、县林业局局长范长庚等3名局领导、乡林业站领导和县民政局1名副局长本人或亲属、合伙人等瓜分掉!”

据这次省林业厅调查组调查报告,2005年,台源、洪市、渣江、长安、石市、界牌等6个乡镇安排解决遗留问题专项指标3989.9亩,实际解决遗留问题只有501亩,占安排指标数的12.56%。按此比例,1.4万亩指标只解决遗留问题1758.4亩,加上2004年解决的345.4亩,合计解决遗留问题2100多亩。即使按照衡阳市纪委等2007年5月10日的调查报告所说未享受国家补助的农民退耕地造林有17117.4亩,目前,全县尚有1.5万多亩农民退耕地造林未享受国家补助。仅据调查组调查报告,界牌镇农民退耕地造林被抵作荒山造林1092.3亩,只解决了187.6亩,904.7亩没有解决;渣江镇农民退耕地造林被抵作荒山造林612.7亩,安排该镇896.6亩专项指标全部为新造林,一亩也没有解决。

弄虚作假只查了冰山一角,至今有干部群众举报的2万多亩弄虚作假的退耕地造林未复查、无人核查

《退耕还林条例》规定:“尚未承包到户和休耕的坡耕地退耕还林的,以及纳入退耕还林规划的宜林荒山荒地造林,只享受种苗补助费。”

一部分干部承包大户见利忘义,将荒山、有林地、水田、水塘、道路、宅基地、坟山等冒充坡耕地;将休耕地、未承包到户的坡耕地上报为纳入享受国家补助的退耕地造林;毁林造林,谎报退耕地造林面积,大肆套取国家补助钱粮;虚报荒山造林面积,骗取种苗造林补助费。干部群众举报,全县上报2002年至2005年8万多亩退耕地造林中弄虚作假3万亩以上,举报荒山造林弄虚作假不计其数。

这次省林业厅调查组出发前,向笔者索取了退耕地造林弄虚作假面积20815.1亩的群众举报材料。按理说,应该对衡阳县退耕还林实行全部核查。调查组不仅没有全查,从笔者处索取345个有作假手段、作假面积的退耕地造林小班详细材料和部分证据,只核查了209个小班(调查组核查217个小班,8个不在所索材料之列),面积5459亩、作假面积3855.5亩的136个小班没有核查。国营岣嵝峰林场场长廖俊魁以4名亲属名义承包的渣江镇唐福村313.3亩退耕地造林,几乎全是荒山荒地、有林地或火烧山林迹地等冒充退耕地。调查报告说未核查,但村民说:“调查组来查过。来前,上面打招呼,要我们与县委保持一致,说廖家人造的林都是退耕地造林。调查组还要村干部写了这些小班都是退耕地造林假证明。”

调查组核查群众举报的209个存在弄虚作假退耕地造林小班,经举报群众查对,明显包庇的有94个,包庇虚报面积1435.8亩。邓水生承包的樟树乡衡平村朱冲组4个面积共为159亩的退耕地造林小班,全是荒山造林小班改来,原全为原村林场未成林地,且山权属组,没有承包到户。调查组竟然核定全部为退耕地造林。

2006年9月以来,群众和林业技术人员又举报155个退耕地造林小班,面积5338.4亩,作假面积4799亩。原主管退耕还林副局长夏冬阳妹夫王小飞等承包的长安乡湾塘、花园、大胜、冲山、塘关、曹家等6村40个退耕地造林小班,面积1819.5亩,绝大部分是有林地、灌木林等冒充退耕地,作假面积1665.5亩。

目前,全县未核查、复查的弄虚作假退耕地造林有2万多亩。

 弄虚作假的干部承包大户和验收人员均逍遥法外

这次,省林业厅调查组核定的虚报冒领面积5973.7亩,县核定虚报冒领国家补助资金193.3318.1万元。据衡阳市纪委、市监察局和衡阳县监察局的2007年5月20日调查报告,衡阳县林业局以虚报面积“未发放补助为由”,核减虚报面积639.8亩;这次查处的虚报面积,有前两次查处中违法核定为“不实面积”、已异地造林的1797.5亩,虚报冒领补助资金82.23084万元,“省林业厅默许暂不收回”;实际省林业厅第三次调查组核定的虚报冒领面积只有3636.4亩,最后认定的虚报冒领资金只有111.10097万元,其中未领走的8.27432万元。

《退耕还林条例》规定:“弄虚作假、虚报冒领补助资金和粮食的”国家工作人员,“依照刑法关于贪污罪、受贿罪、挪用公款罪或者其他罪的规定,依法追究刑事责任;尚不够刑事处罚的,依法给予行政处分”;“国家工作人员以外的其他人员”,“依照刑法关于诈骗罪或者其他罪的规定,依法追究刑事责任;尚不够刑事处罚的,由县级以上人民政府林业行政主管部门责令退回所冒领的补助资金和粮食,处以冒领金额2倍以上5倍以下的罚款”。

虚报冒领国家补助资金的有54人中有国家工作人员14人,其中虚报冒领金额5000元以上的11人,2万元以上至80511.9的7人。根据最高人民检察院规定,个人贪污数额在5000元以上的应予立案,追究刑事责任。对4人给予象征性党纪、政纪处分,没有一个移送司法机关处理。54名虚报冒领国家补助资金的有非国家工作人员40名虚报冒领补助资金,全部是干部的亲属、合伙人,其中虚报冒领金额在2000元以上的36人,万元以上的29人。根据检察、公安部门规定,诈骗金额2000元以上就应予以立案,追究刑事责任。县委、县政府仅责成有关部门追回虚报冒领的国家补助资金,没有一个依照法律追究刑事责任,也没有一个处以冒领金额2倍以上5倍以下的罚款。杉桥镇林业站长李友良虚报冒领国家补助资金80511.9万元,未给任何处分。国营岣嵝峰林场场长廖俊魁用林场职工名义在两个镇为林场虚报退耕地造林面积633.5亩,诈骗国家补助资金28.08636万元,仅给了行政记大过处分;原林业局长刘耀德哥哥刘耀祖虚报冒领面积虚报冒领1382.7亩,经核定仅在樟木乡永升村的3个退耕地造林小班弄虚作假中,分得赃款8.40578万元;都只追回虚报冒领资金。

《退耕还林条例》规定:对国家工作人员不依照《退耕还林条例》履行职责的人员,“对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和其他直接责任人员,依照刑法关于滥用职权罪、玩忽职守罪或者其他罪的规定,依法追究刑事责任;尚不够刑事处罚的,依法给予行政处分”。

不少验收技术人员和负责验收的干部滥用职权、玩忽职守,将几十亩、几百亩弄虚作假小班验收成“合格”退耕还林工程的技术员及责任人,给国家造成严重损失,仅处理了1名验收员和1名责任人,引起公愤。县林业局干部说:“金兰镇林业站副站长段广福,2004年在渣江镇自查验收2003年的退耕还林,将1730.5亩弄虚作假退耕地造林验收成合格的退耕地造林,未受到任何处理,这是公开践踏法律!”

衡阳县干部群众激愤地说:“根据2006年年7月26《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渎职侵权犯罪案件立案标准的规定》,省林业厅、县委、县政府等单位有关负责人已涉嫌犯有滥用职权罪、玩忽职守罪、不移送案件罪。但这次查处只对县委、县政府3名负责人进行了象征性的党纪政纪处分,在三次查处中,滥用职权,包庇弄虚作假的承包大户和不移送应该追究形式责任案件的主要责任人未给任何处分。他们还在利用手中权力,继续庇护干部承包大户侵吞农民利益和弄虚作假,虚报冒领国家的补助资金。希望上级党委和政府依法彻底查清他们的问题,依法追究他们的责任,从而彻底查处衡阳县退耕还林腐败案!”(完)

 稿源:网络报

 作者:吴兴华

  评论这张
 
阅读(1182)|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