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李根独家调查

全球有影响 全洲有地位 全国有权威

 
 
 

日志

 
 

法院掀掉一层楼就能除去晦气?  

2007-10-17 09:57:2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湖南农村建房,有所谓“左青龙,右白虎,不怕青龙高万丈,只怕白虎抬头望”的迷信思想,即右边的房不能比左边高,否则左边的人家就会晦气连连。但据湖南省慈利县法院的部分干警称,该院建房时也十分注重这一陋习,左边新建的审判厅规划只建6层,右边的办公楼又有7层,为了图个吉利该院下令把右边的办公楼拆掉1层,此举引来部分干警不满。干警们认为法院宁愿拖欠大家数十万的工资也要信迷信拆楼搞豪华装修,这跟‘以崇尚科学为荣,以封建迷信为耻’的要求背道而驰。

    此事并非空穴来风:2007年9月18日,一群民工抡起大钢锤在慈利县法院办公大楼的屋面一顿乱砸。几天后,七楼的屋面被砸得一片狼籍,剩下的象一张由钢筋编织的巨网抛撒在办公大楼的屋面...... 

                法院掀掉一层楼就能除去晦气? - 我不是总统,是李根 - 李根独家调查      

                                  (卓尚初向记者展示他的“悬赏告示”)  

                法院掀掉一层楼就能除去晦气? - 我不是总统,是李根 - 李根独家调查    

                                                    (被掀掉一层楼的办公大楼)    

                法院掀掉一层楼就能除去晦气? - 我不是总统,是李根 - 李根独家调查

                          (建成不到10年的办公楼(右边)砸掉搞装修引来干警的不满)

                                                                  与院长叫板的法警

    2007年7月2日,原慈利县法院司法警察大队政委卓尚初又一次向上级各主管部门递交一份长达7页的举报材料,岂料两个多月过去了寄出的材料还如石沉大海、杳无音讯,对此卓尚初将有关情况向本刊记者进行反映。

    9月26日,记者在慈利县法院见到满脸憔悴和沧桑的卓尚初,提起他举报院长诡计的经过,眼前这条铮铮铁骨的汉子表情显得十分无奈。尽管如此,他还是把自己的故事一幕幕翻了出来。

    “我在法院工作已经有三十多年,现任正科级审判员,一级警督,曾任法院司法警察大队政委和法院助理会计师,最高人民院还为我颁发‘法院工作三十年荣誉证书’。”卓尚初说道,几年来我一直代表部分干警要求院里发放拖欠近十年的工资,但多次遭到院长王章祥的拒绝,正因如此王章祥对我一直心存芥蒂。 

    卓尚初说,院长王章祥宁愿大肆挥霍国家钱财也不给法警补发工资。去年,王章祥购买一块假军牌(广K.22197)挂在法院新购置的帕萨特小车上,后被有关部门发现将车扣往长沙,一个多月后,由法院财务拨款几万事情才算摆平。为此,卓尚初曾当着大家面与院长争得面红耳赤。

    据卓尚初介绍,他因多次向上级主管部门反映法院内部有关情况而遭报复。2007年6月11日,一个署名为“正义之声”的人在法院各办公室、窗台和办公楼大厅内散发上百份传单。其内容如下:

    卓尚初同志:

    你已步入知命之年,但你现在到法院所作所为,我们认为是可笑而无聊。我们想试问你,你到底要干什么?你要把我们这个法院自己的家搞成什么样子,你才舒服和满意?你在法院既不懂业务,又不懂管理,你何德何能成为正科?你头顶着一堆屎不知香臭,你在法院司法行政室这么多年的物资采购、车辆维修、文书大印、实物保管方面搞了多少名堂,你以为别人不知道吗?我们要求党组对卓尚初在上述方面的问题进行彻查,以揭开这个所谓的“斗士”的庐山真面目。你如果不是为了满足自己的一已之私欲,为什么对党组一个正常的工作调整而这样耿耿于怀?你极尽游说之能事,采取无耻之行为,恶毒的攻击党组,败坏我们法院的形象。可是,法院干警又有几个和你同流合污?充其量不过就是一两个跳梁小丑助你阵而已。

对于你为了自己的一已之私欲而置法院全局利益不顾的行为,我们有正义感的干警早就深恶痛绝,我们决不答应!我们呼吁全院干警:谁要破坏我们现在这个安定团结的局面,我们就要全院共讨之、全院共歼之,要老鼠过街,人人喊打!        

                                                                                                       正义之声

    卓尚初说,尽管这份传单署名是“正义之声”,但从言辞和语气方面推测散发传单的人是受王章祥的指使。“诽谤我的传单发出后,不仅没有压倒我对院长的举报,反而激发我心中的怒火。”                         

   自从这传单发出后,卓尚初一直在暗中调查是谁受王的指使打印和散发传单,经过三个多月的调查没有一点进展。法院有干警向他提议,现在的人都讲究实际效益,不花点本钱没有人会帮他的。这时他按照另一干警的指点在法院大厅贴出一张悬赏告示,对提供可靠线索的人给予一万元的报酬。但悬赏告示张贴不久就被院长王章祥撕了下来,对此,卓尚初又一次与王章祥大闹起来。这时法院的干警慢慢围拢过来看热闹,他们个个暗中佩服卓的胆量和能力,有的干警还把他们当时吵闹的声音偷偷录了下来日后提供给中央电视台今日说法栏目。

                                                                  讲究吉利的院长? 

    在慈利县采访期间,曾有干警向记者透露,院长王章祥非常讲究吉利,喜爱“8”字。办公室的电话号码尾数是“208”;家里电话号码尾数是“198”,即“要就发”;小灵通和两个手机的尾数都是“8168”即“发一路发”。“这不算什么,管他什么号码,反正不影响大家利益。

    卓尚初告诉记者,法院新建的审判大楼刚建起就被寇春玲等五个上访大户静坐,三天两天找王院长讨公道;今年四月底又被《民主与法制时报》报道“湖南慈利:农妇为何六折贱卖判决书”一稿;前段时间法院的刑庭由于种种原因罢工一天等等;这些不该发生的事情却在频繁发生令王章祥如坐针毡。

    据法院内部人士称: 一系列事件的出现让王章祥联想到新建审判大楼的风水问题。按照当地农村的陋习,建房有所谓“左青龙,右白虎,不怕青龙高万丈,只怕白虎抬头望”的迷信思想,即右边的房不能比左边高,否则左边的人家就会晦气连连。而法院右边的老办公楼正好比左边的新建的审判大楼高出一层,为了图个吉利,法院雇佣一群民工将右边的老办公楼砸掉一层顺便装修好与左边新建审判大楼的高度保持一致。对于这一说法记者无法证实王章祥的动机,但从法院宁愿拖欠干警的工资也要拆楼搞装修这一迹象表明王章祥的动机并非那么简单,法院有人说拆楼装修的施工队伍还有人是王章祥的远房亲戚。

  “你看,这栋办公楼建成不到十年,又要花巨资砸掉重新装修。”在慈利县法院大院内,卓尚初用手指着被砸得支离破碎的办公楼说道,法院有钱搞这些玩意却没钱支付我们被拖欠的工资,这说得过去吗?他还说按照有关规定房屋装饰装修不得损坏防水层和混凝土楼面板的结构性能,院长却信什么风水将整个楼面全部掀掉,难道这不要花钱吗?

    在拆楼装修前,王章祥在会议上就宣布拆楼装修的意向。但干警个个心存不满,一些胆小的干警只得选择沉默,胆子稍大的则使眼色给卓尚初要求其发言。在会上,王章祥要求大家团结一致、勤俭节约建好自己的家园。这时,在会场的卓尚初终于忍耐不住了,说道勤俭节约要领导起个好带头作用,这时整个会场哄闹了起来,个个鼓掌表示卓尚初说得好。

    慈利县法院还有一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干警告诉记者,王章祥在拆楼搞装修方面特别奢侈,而在职工待遇方面他卡得特别紧。法院有几位退休老人家里经济十分拮据,比如老干警陈玉章同志,退休工资低,女儿长期患精神分裂病,无钱治疗,生活难以维持;退休老人黄常松、柴立定同志患过脑溢血病;朱良元同志患癌症,家境特别困难;如果法院发放拖欠他们的工资也能解燃眉之急。 

                                                         信风水拆楼房纯属无稽之谈? 

    对与干警们的种种说法,记者打电话给慈利县法院王章祥院长了解情况。“我们法院拆房子搞装修管你记者什么事!”得知记者准备报道法院信迷信拆楼的事情,一脸脾气的王章祥在电话里大声嚷道,随后立即挂机。

    半小时后,在王章祥的授意下,法院第一副院长朱敷峰给记者打来电话解释:法院新建的审判大厅和拆旧办公楼搞装修是经过省市县三级有关领导同意的,法院信风水拆楼房纯属无稽之谈。目前所拆掉的并不是一层楼房,只是以前楼房的一个凸出的造型。有干警认为,就算是一个造型也没有必要拖欠大家的工资去拆掉弄这些玩意。“如果不拖欠我们的工资,随你拆什么房子搞豪华装修都没有意见。”

    朱敷峰还特意强调,新建审判厅和旧楼搞装修是国家专项资金,不可能给干警们去发什么工资。目前所拖欠干警的工资是97年98年的事情,与现在的王院长没有什么关系,是遗留问题。那个时候还没有入帐,现正在全面清理过程中,之后再陆续在补发。

对于朱敷峰这一说法有些干警予以了否认,并提供97年98年的工资补发明细表,“工资明细表都存在难道还要清理?这明显是在拖欠我们的工资,有些干部的工资为什么全部发到位?”

而卓尚初给上级各主管部门递交的举报材料,朱敷峰表示上各主管部门已经来法院调查,没有结果是组织上的事情,他们也不清楚。

    10月14日,记者将本稿以电子邮件的方式发给朱敷峰看,并要求该院以传真方式发送有关证据来认定干警们的说法是无稽之谈,但法院始终没有书面的回音。10月16日,朱敷峰在电话告诉记者,这几天在忙开会,书面材料不是一下子搞不成,也没有时间去发什么传真。

   

  评论这张
 
阅读(1267)| 评论(5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