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李根独家调查

全球有影响 全洲有地位 全国有权威

 
 
 

日志

 
 

交通银行“一房二卖”调查  

2008-12-14 10:18:1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核心提示:交通银行吉林市分行(以下简称交行吉林分行)将市区福绥街一房产出售给陆忠东后,因房子漏水且面积缩水,陆首付一期房款后拒缴余额,引发纠纷后,售房协议并未终止。2006年,交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交行总行)却委托上海一拍卖公司将该房产再次卖出。

    现年50岁的陆忠东在吉林市福绥街经营的桶装水厂如今面临关闭。 

    室外零下11度,即使能找到新厂房,如果水厂机器一倒腾,就成了一堆废铁。 

    陆只能离开,尽管购房协议依然有效,但“房主”以54万元又将其卖给他人。陆仍希望以协议价120万元购买该房,但没人理他。

交通银行“一房二卖”调查 - 我不是总统,是李根 - 李根独家调查

                        想了3年时间,陆忠东才决定在这里兴办桶装水厂。

 

交通银行“一房二卖”调查 - 我不是总统,是李根 - 李根独家调查

 

   交行吉林分行与陆忠东签订的购房协议至今未解除,交行总行再次卖房让陆有点想不明白。(上图为交行吉林分行)

     漏水房面积缩水

    12月11日。吉林市。零下11度。

    陆忠东的心情比天气更糟糕。

    从开设保龄球馆到经营桶装水厂,陆迈出了艰难的第一步,结果举步维艰。

    陆1999年始开设保龄球馆,因场地收回,陆不得不物色新场地。

    辗转一年,陆得悉到福绥街安顺小区118地段330栋号2楼有房适合开保龄球馆。

    陆从档案得知该房产面积960平方米,长约33米,宽约23米。

    陆还了解到,该房产原为吉林市建筑材料总厂所有,后由法院判决以“以物抵贷”抵偿给交行吉林分行。

    陆实地察看该房产时,交行吉林分行已将其封存。

    尽管如此,陆对物色的新保龄球馆场地较为满意。

    据悉,标准保龄球馆对场地长度有规定,场地由5部分组成,依次为维修区、摆瓶区、球道区、助跑区、休息区,总长约32米。

    再次确认房产档案后,2000年9月,陆与交行吉林分行签订协议,以“以租代购”购买该房,总值约120万元,5年分期付款。

    首付24万元后,陆雇请装修工人进场设计保龄球馆。

    在清理完房子的碎玻璃后,装修工人经测量,该房实际长度只有28米。墙的另一面,是一间4米多宽、23米多长的空房。据陆了解,交行吉林以物抵债获得该房产时未包括该空房。

    显然,28米长的场地,开设标准保龄球馆已不可能。

    陆觉得自己吃了哑巴亏,房子缩水近100平方米,自己曾多次询问交行吉林分行负责此事的风险资产管理处处长沙瑞民,但没有结果。

    除此之外,陆发现,该房严重漏水。

    陆称,在此期间,与交行吉林分行交涉多次后,其答应维修漏水房。

    此后,因存在房子维修纠纷,陆没有再向交行吉林分行支付购房款,但交行吉林分行也未向陆追缴房款,但双方协议没有终止。

    房产闲置3年后,陆准备办个桶装水厂,在办理工商执照时,因场地为“以租代售”,得向工商部门缴纳租赁费,陆向交行吉林分行缴纳3万元房款(维修款)后,于2003年6月与其改签协议,正式购买该房产,价格不变,仍为分期付款。

    陆的桶装水厂投产。

    2005年交通银行上市,按照银行集中处置抵债资产的文件精神,交行吉林分行却将陆忠东购买的房子交给交行总行拍卖。

    陆忠东2000年花120万元购买的房子6年后拍卖价为54万元。

    二审规避售房协议合法性

    2006年9月,陆将交行总行及吉林分行、拍卖公司、第三方买房人告上法庭。

    诉讼期间,交行总行及拍卖公司之一上海国际商品拍卖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上海国拍)未向法庭提交证据。

    庭审中,交行吉林分行辨称2003年7月为帮助陆忠东躲避向房地产管理机关缴纳的房屋租赁税费,该行与其补签了一份时间为2000年9月28日的虚假售房协议。

    陆则称,直到2003年办桶装水厂时,因为必须有固定的办公场所,购得福绥街的房子是分期付款,并没有房产证,办厂还得向工商部门缴纳租赁费。于是陆又向交行吉林分行缴纳3万元房费(维修费),最终促成了双方新购房协议的签订,同时,旧协议废止。

    一审法院最后判决,在交行吉林分行没有与其解除合同之前,交行委托拍卖公司将其拍卖给他人的行为无效。

    一审判决后,交行总行及上海国拍没有上诉。

    2007年10月,交行吉林分行、拍卖公司之一吉林房政拍卖有限责任公司及经拍卖买的该房的吴淑范提起上诉。

    二审法院认为,陆忠东与交行吉林分行虽然签订了吉林市福绥街安顺小区118地段330栋号第二层建筑面积960平方米房屋买卖协议,但按双方约定,房款未交齐不予办理房产变更手续,产权归交行吉林分行。

    事实上,交行吉林分行是与原该房屋的产权人吉林市建筑材料总厂通过以物抵债取得该房屋及原产权证,交行吉林分行没有变更登记,从法律意义上取得了该房屋的处分权。

    陆没有交齐全部房款,交行吉林分行保留的是该房屋的处分权。

    法院认定交行总行作为有权处分交行吉林分行财产的法人,委托上海国拍拍卖该房产,属于有权处分行为。

    二审法院判决上海国拍拍卖行为有效。

    实际上,二审法院规避了陆忠东与交行吉林分行签订的售房协议是否有效。

    结果是,陆忠东输了官司。

    该房被拍卖后,当地市民吴淑范支付54万元购房款后,取得了该房的房产证。

    即使陆再次上诉,如果没有立案,便意味着,陆的桶装水厂即刻要搬迁。

    2008年4月,陆不服吉林市中级人民法院(2007)吉中民三终审第446号民事判决,向吉林市人民检察院提出申诉。

    因吉林市人民检察院只提出了检察建议书,2008年9月18日,陆向吉林省高级人民法院递交上诉书。

    吉林省高级人民法院对此召开了听证会,但对是否能立案,并未表态。 

    拍卖合法性遭质疑

    “交通银行作为一家上市公司却出现‘一房二卖’。”陆忠东一脸疑惑。

    在一、二审期间,交行吉林分行及吉林房政公司提交的相关证据中,陆发现端倪。

    据悉,上海国拍是异地拍卖公司,未经当地备案不能在吉林从事拍卖活动。

    2006年5月,上海国拍向上海市工商行政管理局黄埔分局递交异地拍卖申请报告,上海市工商局黄埔分局回复,按照相关规定,上海国拍必须向当地工商局依法办理备案手续才能进行拍卖活动。

    而在一、二审期间,上海国拍并没有向法院递交其在吉林市工商局的备案记录。

    实际上,上海国拍进行的异地拍卖活动,是与吉林市本地一家拍卖公司——吉林房政公司合作。

    按照常理,只有交行总行委托上海国拍拍卖之后,上海国拍才会与吉林房政公司签订合作协议以拍卖交行总行委托拍卖的房产。但据吉林房政公司向一、二审法院提供的其与上海国拍的合作拍卖协议书显示,其合同协议签订的日期是2004年5月28日,而上海国拍与交行总行签订委托拍卖协议的时间却是2005年9月5日。

    两份协议书的标的物是否是吉林市福绥街安顺小区118地段330栋号第二层楼面积为960平方米的房子,协议书上并没有明确,同时也没有附件、详单。

    据一、二审庭审笔录显示,交行总行和上海国拍均没有举证。

    但上述交行总行与上海国拍的协议书,却由吉林房政公司直接向法院举证。

    尽管交行总行和上海国拍在庭审时对上述协议没有异议,但由吉林房政公司提交却让陆忠东及其代理律师感到不可思议。

    更让陆质疑的是,吉林房政公司向法院递交的是交行总行与上海国拍签订的委托拍卖协议书的复印件,盖有交行总行改制前后和上海国拍的两个不同印章,除此之外,合同还有缺条现象。

    细心的陆忠东还发现,上海国拍根据交行总行提供的960平方米房产相关等5份证据材料(证明吉林市建筑材料总厂以“以债抵物”形式将该房产交给交行吉林分行),在一、二审期间均未举证也未做补充,却出现在二审判决书卷宗中并被法院采纳。

    “交行总行及吉林分行二审期间都没有新证据提供,交行总行章程从何而来?”陆及其代理律师一时迷惑不解。

    陆不服二审向吉林市人民检察院申诉。吉林市人民检察院向吉林市中级人民法院提出了检察建议:陆忠东与交行吉林分行签订的售房协议有效,二审卷宗中,没有拍卖具体记录,流拍是否发生,没有证据证明,拍卖现场也没有证据。

    吉林市人民检察院认为一审判决陆忠东与交行吉林分行的《售房协议》有效,而二审却规避了该协议合法性的确认。从相关证据材料看,上海国拍及吉林房政公司拍卖行为的合法性证据不足,建议吉林市中级人民法院再审。

    吉林市中级人民法院并没有采纳。

    在吉林市检察院工作人员向交行吉林分行调查“为何120万元的房子只卖了54万元?”时,时任交行吉林分行行长齐某(现已调离)回答“这是我‘爷爷’(交行总行)卖的,跟我无关。”

    因交通银行对“一房二卖”仍未做任何解释,2008年10月23日,陆忠东找到新任交行吉林分行行长刘军(原为该行主管风险资产管理处的副行长),表示放弃房子,解除协议,并要求交行吉林分行返还其房款及添付的房子水电安装等基础设施和维修费用,刘军称“要么你去打官司,要么你跟‘沙’私了。” 

    陆告诉记者,“沙”就是交行吉林分行风险资产管理处处长沙瑞民。 

    记者手记:

    2008年12月11日,吉林市福绥街安顺小区118地段330栋,这是一栋破旧的5层楼房,与之连体的是一栋长约60米宽23米的2层楼房。

    据悉,这栋楼自1993年兴建以来,下雨时房屋墙壁就渗水,整栋楼的许多墙面大多脱落。 

    这里的住户并不多。2楼是陆忠东开设的桶装水厂,在他看来,“开水厂不怕漏水”。

    与陆忠东一同租2楼的还有一个单位,湖北孝感驻吉林办事处,该单位专门做“墙面”、“防水”,在全国都很有名气,光吉林市就有1万多孝感民工在这做事。 

    如今,这家单位也已搬离,原因是房子还漏水,住不了人。 

    有知情人称,修建这栋房子是个败笔,早晚都得拆。

    陆忠东还告诉记者,交通银行卖房子可以,但必须先解除与自己的售房协议,法律规定“没离婚再结婚就是重婚”。

 

  评论这张
 
阅读(519)|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