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李根独家调查

全球有影响 全洲有地位 全国有权威

 
 
 

日志

 
 

临武25名下岗职工一审告赢县工商局  

2008-05-18 15:08:2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4月8日,郴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四楼第十三审判庭数十个座位座无虚席,庭外的门窗边也挤满了前来旁听的下岗矿工。原来,临武县泡金山铅锌矿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泡金山公司)在企业改制后涉嫌暗箱操作,导致百分之九十五的职工下岗失业。泡金山公司数百名下岗职工选出其中25名代表,将轻易变更企业登记的县工商局告上了法庭。2007年12月18日,临武县法院判决县工商行政管理局于2006年7月13日作出的崟云公司企业注册变更登记行政行为违法,因双方不服均走上再审的程序。

                            

                                                     (工商局一审败诉在当地一时掀起轩然大波)          

                              

                                                         (庭外的门窗边也挤满了前来旁听的下岗矿工)

                                                                             变更登记惹风波   

      泡金山公司的前身是郴州市临武县崟云锡业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崟云公司),该公司由泡金山矿和云南锡业郴州投资公司于2002年合资成立(国有性质),2005年企业改制实行职工控股的股份制改造,由此黄金、郭周光等25名原告成为了崟云公司的注册股东,每个注册股东(职工代表)属下有15位股员(职工),2006年7月13日,公司名字及法人被工商局非法变更之后,其命运明显发生变化,数百矿工陆续下岗。

      矿工告诉记者,2006年6月22日,县有关领导亲自带领收购人邝发良到公司三楼会议室召开中层以上的股东会议。县有关领导当场指定公司的股东、股权由邝发良个人收购,而公司原有的股东根本没有辩解的余地。 

      “次日上午,邝发良等人以临武县保安公司的名义召集数十名社会闲杂人员以及县公安局5名干警驻进公司办公大楼,还带来了好几只凶猛的狼狗。” 郭周光气愤地说道,从那天起,公司生产、经营权就被强行接管,公司的产品以及财务帐目也被扣封。

     矿工代表还反映,在泡金山公司名字变更之前,邝发良就开始非法收购职工股权,他将打印好的‘购股协议’分别送给职工签字。还向大家承诺凡是签字的职工就可以一次性得到十万元钱,今后还是可以在公司上班。一些不明真相的矿工看到签字就可以得到巨款还照样上班,陆陆续续在这份草率的协议中签了名字,“而另一些矿工对邝发良这种做法表示不满,至今,还有些矿工的股权没有被收购。”

      在接受记者采访时,泡金山公司最大股东邝军(邝发良的儿子)说,我们并非强制购买职工的股份,都是他们自愿签字的。2006年6月底的一天晚上百多名矿工跑到我家的楼下要求将自己的股份卖给我。“我不可能捉着他们的手签字吧。那天晚上我忙到晚上11点多钟,才把前来卖股的矿工全部打发回去。”

      邝军还说,在我们购买公司之前,他们几十个股东天天呆在办公室玩,不知道在做什么,现在矿工能够一次性得到10万元钱已经不错了。

      矿工代表之一的郭周光说,邝发良收购矿工的股权之后,开始从外地大量招收矿工,而把公司原有的矿工凉在一边。对此,有些矿工开始后悔,并且到公司要求得到自己的合法权益,均遭到拒绝,为此,多次发生冲突、流血事件。

                                                                谁在操纵工商局?

      黄金、郭周光等人认为,邝发良收购的是个人股,而不是整体并购公司的集体资产、工会资产,也没有与公司管理层进行正式的签字移交手续,更没有股东会决议,他这种收购方式违背了《合同法》和《公司法》以及《公司章程》的有关规定。

      在接受记者采访时,临武县工商局主管证照的副局长谢林反复强调,只要记者不记录、不录像、不录音就可以道出公司变更登记其中的蹊跷。

      谢林说,在变更登记前,正处于郴州官场“地震”时期,工商部门没有过多关注公司的实际内幕,变更程序确实欠缺一些。实际上,我们当时的变更登记,完全是按照县政府的会议纪要办事情。对于为什么会按照县会议纪要变更公司登记,谢林表示不愿多说,因为当时情况“太复杂”。

      “县有关领导也曾多次来电要求变更,当时正处于非常时期,我们只好从命。现在出事了,有祸的是我们,有福的是那些官员。只要上面来调查,我会把这些事情全部抖出来。”

      得知记者来采访泡金山公司的事情,临武县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官员说,泡金山公司的改制,表面看比较成功,实际上漏洞很多,给国家财政造成的损失将近一个亿。而矿工只知道自己受损受冤,但具体说不出所以然来。

                                                                职工代表一审胜诉

      在矿工们多次上访无果的情况下,省人大有关领导建议他们通过法律的途径解决问题。2007年11月15日,300多名矿工选出其中的25名代表将临武县工商局告上了法庭。

      矿工代表称,县工商局未对邝发良等人是否合法取得公司股权进行充分核实,于2006年7月13日违法变更了公司的名称、法人代表以及股东成员,请求法院依法撤销工商局对公司变更登记的具体行政行为。

      而工商局称,矿工与邝发良签定了股份转让协议,股权已经转让,在变更登记时,矿工也未到工商部门提出异议。“工商部门违法变更公司企业注册登记时,我们根本不知情怎么会到工商部门提出异议?”对此矿工表示十分气愤。

      2007年12月18日,临武县法院判决县工商行政管理局于2006年7月13日作出的崟云公司企业注册变更登记行政行为违法。而对于这种轻描淡写的判决结果,25名职工代表表示难以接受,“既然法院已经判决工商部门的变更登记行政行为违法就应该撤销,恢复到原来的工商登记状态。”

      由于双方都不服法院的判决而各自上诉,4月8日上午,郴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就临武县工商行政管理局变更企业登记的事宜进行二审开庭。下岗的矿工们相信法律会给他们一个公正说法,对于二审的结果本刊记者将继续关注。



 

  评论这张
 
阅读(755)|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