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李根独家调查

全球有影响 全洲有地位 全国有权威

 
 
 

日志

 
 

银行行长勾结法院进行勒索  

2008-06-24 12:15:0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湖南农行一行长携手妻妹正在利用人民法院进行一场精彩勒索:
  我帮你贷款188万元,你得分我150万元好处


  1990年代以来,浙江一对姜林飞、姜林峰的兄弟来到湖南新化县、溆浦县一带收购猪腿,运回浙江做火腿。后来,他们认识了时任溆浦县农行行长的罗运海,并成了好朋友,幸福和痛苦的故事开始了。


  2003年初,该兄弟花费40多万元买了溆浦县生资公司的一个仓库。2004年底,溆浦县供销社决定拍卖一个弃用的仓库,姜家兄弟又决定去竞拍。但由于资金紧张,他们就去找好友罗运海帮忙贷款,并承诺事成之后一定好好感谢。


  在罗运海的运作下,姜林飞在溆浦县农行贷到了90万元,以110万元的价格购得该个仓库。从2003年开始,姜氏兄弟投资在溆浦县建肉品加工厂,资金周转困难,在罗运海的关照下,他们又在溆浦农行贷款98万元。


  兄弟俩的心里充满了对罗运海的感激和赞美,2003年8月,姜的肉品加工厂盖好后,他们将罗运海的父母接到工厂,管吃管住,按工人待遇每月发给工资,并按罗的指示往一高姓女人的卡上打过一次2.5万元的款,给过罗现金5000元,还口头承诺处理好这两块地后一定好好报答。


  2005年底,溆浦县农行一些不满罗运海的人向湖南、中央举报罗运海滥用职权违规发放贷款收受巨额贿赂,上面派人来查,姜氏兄弟立即按罗的指示完善了有关手续,把上面的调查应付过去了。


  2006年初,罗运海调任怀化市农行人事科长,不久又升任副行长。2006年9月份,罗运海多次找姜林飞,说这笔贷款上面盯得紧,必须立即归还,如果还不清贷款只有两条路可走:一是农业银行将两宗房地产收归农行所有(抵债),然后进行拍卖,用所得款项还清两笔贷款;二是由他的妻妹易江宇出面,作为两块地的所有者之一,必须占50%的股份,其余问题由他罗运海摆平。


  姜氏兄弟两兄弟此时因为扩大生产规模,无法一次性归还贷款,又不甘心被罗运海这么轻而易举地敲诈勒索去一半,于是姜林飞多次与罗行长讨价还价:不要占50%的股份,只要将来赚了钱,我可以给30万、40万、50万甚至更多。


  但罗运海硬是不答应。


  被逼无奈之下,姜林飞不得不与罗的姨妹易江宇在2006年10月7日签订了所谓的两份“共同出资购买协议书”,伪装是两个人共同出钱买的土地。


  姜的想法是:一是先拖延住时间,保住两宗房地产;二是他判断罗的胃口不会真的有那么大,只要尽快出手能给罗50万元左右的现金应该也就没事了。


  “协议”签订之后,贷款的事果然就没问题了。姜家兄弟又赶紧寻找合作伙伴,合作开发生资公司仓库。2006年11月24日,姜林飞将生资仓库那一块地做价205万元,和人合作开发处理,并获得现金75万元,姜立即分几次按罗运海的指示打款给易江宇39万元,以示感谢。


  不料,罗还逼迫姜再给他20万元,但姜因资金周转困难,拒绝再给了。


  在多次催促未果的情况下,罗运海又逼迫姜家兄弟签署第三份合作协议,说对生资仓库的这块地的利益不再计较,但对供销社仓库却提出了248万元的保底价才能出让的要求,也就是说“按协议”,他至少还能分得50万元以上的好处。如果升值更大,他更是水涨船高、多多益善。


  被逼无奈,姜林飞也只好签了。


  由于县城房地产急剧升温,姜氏兄弟现已开发的生资仓库急剧升值,尚未开发的供销公司仓库更是升值前景广阔,市面价值已经超过了400多万元。


  罗运海急于想得到这两块土地的暴利,竟然在2007年11月7日以易江宇的名义诉至溆浦县人民法院,请求法院判决易江宇享有上述两宗房地50%的产权,企图以法律的手段,使他的非法所得合法化。


  溆浦县人民法院在易江宇未提供任何担保的情况下,就下达查封冻结令,对姜氏兄弟正在开发建设的生资仓库房产项目实行财产保全。


  事后人们发现,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和湖南省高级人民法院的明文规定,溆浦县法院在受理该案件时,其民事案件的管辖权限为标的120万元。而该案的标的达到450万元,超出规定标准的将近四倍!!记者调查表明,怀化是中级法院对该法院没有任何授权,属于典型的违规办案,其中之猫腻可想而知。


  姜氏兄弟向承办法官和有关领导详细讲述了这三份“协议”的来龙去脉,以及易江宇自始至终未参与过也没有投资过一分钱的情况——整个事情都是一个贪得无厌的银行官员遥控他的妻妹操作的。
  一个事情只可能有一个真相,到底是“虎狼兄弟”还是“狗男女”呢?


  2008年5月26日,溆浦法院发出(2007)溆民一初字第825号判决书的时候认定姜林飞和易江宇签署的三份协议真实有效,认定易江宇一共出资42万元和姜林飞共同购买两块地的情况属实.


  姜家兄弟大声喊冤,说易江宇出来就没有支付一分钱,四处控告溆浦法院枉法裁判。


  易江宇对《凤凰周刊》和《民主与法制时报》的记者说,她有一次直接给姜送去30万元现金,一起购买第一块土地。但这个自称做了多年房产生意的女人竟然拿不出任何证据比如收据收条。她的解释是,她过于信任人家,也就没有要一张收据。


  有记者在自己的博客上分析这个奇异的案件说,显然,易当时有无出资42万元是一个最大的关键,如果易确实拿出了钱,那就是姜氏兄弟在欺负行长和他的妻妹,是典型的恩将仇报的“虎狼兄弟”。反过来说,如果易确实没有拿出钱,而谎称自己出了,试图夺取近200多的暴利(该两块地最后市场售价在450万元以上,刨去150余万元的成本,还有近300万的利润),那将是一对贪心不足蛇吞象的狗男女,将被民众永久耻笑。


  法院的逻辑是,姜林飞曾经给易江宇打过39万元,应该认定为受益款,“如果易江宇没有共同出资,她怎么可能得到39万元的受益呢?”长沙一知名律师对此发表意见说:“溆浦县法院这种逻辑是十分危险的。按照他们的逻辑,中国将不会再有行贿受贿行为——任何索贿受贿者在收到贿金后都可以要求行贿者与其签定一份虚假的合伙协议,将贿金包装成分红收入,从而使搞法和中纪委的规定形同虚设。”


  此外,2005年10月,罗运海想帮助他的妻子(其妻自在怀化拥有四家大酒店的股份)购买怀化天星大酒店,要他的妹夫给姜林飞打款10万元托姜在长沙疏通关系。


  溆浦县法院竟然将这笔2005的10万元认定为2003、2004年的两块土地的竞拍首付款,并“由此推定”易江宇履行了按协议竞买时全部首付款的义务。


  姜家兄弟控告说,溆浦法院的法官简直是中国最有才华的编剧——能够把一些毫不相干的事情编织起来,2005年的钱怎么会变成两年前的首付款呢?易江宇没有任何出资30万的证据,怎么就可以推算出资成立呢?


  而知情者称,主审法官周治考是现任溆浦县农业银行行长的连襟,而该行长之前是负责安全保卫的干部,直接被罗提拔。在庭审之初,法官周治靠在自己开的“狮子山酒店”约见当事人姜林峰,坚称这场官司的真理在姜姓兄弟手里,暗示只要他们“会做人”,官司肯定会赢。姜姓兄弟由于“不会做人”,更由于相信人民法院不可能伤天害理,终于输了官司。在接到判决书的那一刻,姜姓兄弟双手发抖、泪下如雨!


   湖南的媒体在采访溆浦法院时,遭到法院一副院长的辱骂,他说你们媒体太不负责了,搞一些乱七八糟的报道。该记者无法控制自己的热血奔涌,对该副院长说,对不起,不是我们媒体乱七八糟报道,是你们法院乱七八糟的判案。针对媒体关于该案管辖权问题的质疑,溆浦县法院一领导说:“我们法院没有管辖权是没错,但是当事人自己没有提出异议,只能由当事人负责!!”记者问:“当事人完全可能不知道这方面的规定,难道你们法院也不知道吗?你们可以利用当事人的无知进行枉法裁判吗?”


  目前,由于姜姓兄弟的土地被法院违规冻结,其正在与人合股开发的小房产项目因暂时无法办理过户手续而陷入困境,面临巨大的经济损失,而法院对此熟视无睹。
  

  评论这张
 
阅读(11986)| 评论(8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