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李根独家调查

全球有影响 全洲有地位 全国有权威

 
 
 

日志

 
 

邵阳出动440警民抓捕23村民  

2008-07-28 17:13:1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湖南邵阳石龙村因为高速公路修建中的水库问题与施工方对抗一年零9个月。7月3日,440名武警、公安在凌晨5点之前进入石龙村抓人,最终23人被捕。村民以鸟铳、石头对抗,造成六名武警、公安民警受伤。

                   

                                          (被打伤76岁老人的脸,眼睛已经看不清楚事物)

                  

                              (被打烂村民家里的床,可以想像是用什么手段抓捕在熟睡的人们)

                   

                                               (被破门而入的老百姓家…一片狼籍)

                   

                                            (被打伤87岁老人的手,已经不能动弹)

邵阳703事件始末

75岁的李自德是很少出家门的老人,那天,走错门的警察踹翻了门板,砸到老人身上,使之卧床数日

“不怕被打,你就进去吧。”7月14日,在湖南省邵阳县白仓镇往石龙村的路口,一位居民听说本刊记者要孤身去石龙村,一脸严肃地说。

石龙村如此赫赫有名,是因为该村与邵永高速施工方长达一年零九个月的对抗,随后对抗升级,该村部分村民与武警、公安民警发生对抗。

这一天是7月3日,湖南省邵阳市出动440名武警、公安民警,在清晨五点之前,进入邵阳县白仓镇石龙村,抓捕23名参与对高速公路建设阻工的村民。村民以鸟铳、石头对抗,造成六名武警、公安民警受伤。

而在其后的7月19日,云南省普洱市孟连县正在抓捕胶农的民警遭遇抵抗,41名民警被打伤,两名胶农被民警开枪击中死亡。

不断发生的群体性事件里,一直都有警察的影子。

石龙村凌晨抓捕行动

“全村到处是手电筒,一闪一闪,很乱,几百名公安、武警在村里,他们左手都绑了一条白毛巾,有一些拿着玻璃盾。”一位接受《瞭望东方周刊》记者采访的村民说,这位村民死活不愿意透露姓名,因为“想起那天我就怕”。

当夜,一名村民拿着鸟铳爬到楼顶与武警对抗,最后用催泪瓦斯才将其抓获。

而另一名村民李细保,则躲在稻田中,一枪击中两名警察后消失在夜色之中。

60岁的蒋秋莲和她的丈夫被破门而入的武警摁倒在床上,由于挣扎,床板被压断,蒋秋莲试图穿上长裤,但只穿了右腿,蹬了两下又丢了。

于是她穿着内裤被押上警车,一名武警看不过去,解下手臂上的白毛巾,盖在她的下身。“后来我看这块毛巾质量挺好的,就带回来了。”已经被释放的蒋秋莲说。

不少都是老人。

68岁的李民补是那天被抓者之一,本刊记者看到他的时候他刚刚结束10天的拘留生活。他在种西瓜的同时,也参与了阻工行动,由此被认定扰乱社会秩序,“我被关的那个房间里的九个人都是那天被抓的,有四个是60岁以上的。”

邵阳县委书记蒋耀华向《瞭望东方周刊》证实,那天早晨,有23名村民被抓,其实,他们原本的目标是12人,但由于抵抗激烈,“干警被迫采取现场制服带离的办法平息事态,使收押人数增加到23人。”

有一些是误伤,比如75岁的李自德是很少出家门的老人,那天,走错门的警察踹翻了门板,砸到老人身上,使之卧床数日。10天后,站在本刊记者面前的李自德的脸上和手臂上仍有严重的淤青。带错路的干部因此被县委书记蒋耀华怒斥。

事后,邵阳市公安局发出2008年第一通缉令,通缉石龙村因组织阻工而涉嫌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的主要犯罪嫌疑人李敏国,悬赏一万元。

冒出来的架桥方案

这一切都是因为该村70亩宽的鸿鹤塘水库。石龙村共1037人,其中多数村民居住在鸿鹤塘水库下方的稻田旁边。

踏上邵阳的土地,就很容易理解水库对农民的重要性。这个地方虽然地处洞庭鱼米之乡的湖南省,却相当干旱,道路两旁的坡地因为无法浇灌,只能种植耐旱的玉米。

2006年5月14日,邵永高速开工,公路刚好经过鸿鹤塘水库占据五分之一位置的角落。当年11月6日,村民接受补偿方案,开始给水库泄水,准备填土施工。

两天后的11月8日,村民莫汉成发布了一个重大消息:他在工程土方承包施工方的工房上看到了一张“鸿鹤塘水库大桥初步设计施工平面图”。按照这张设计图的规划,这里应该建桥跨过水库,而不是水库直接填土过去。

村民们由此判断:“肯定是某个官员从中渔利,擅自将架桥方案改成造价低的填土方案。”

一百多名村民来到施工队指挥部,并且在四处贴了标语,发誓要保卫水库。正在放着的水,也被堵上了,施工由此停顿。

随后,设计单位代表解释说:这段高速的初步设计过程中,确实做了两个比较方案,其中一个是架桥,另一个是填土。2005年8月,专家评审论证的时候决定采取填土方案。这一方案由省交通厅批准,报交通部备案。因此,最终确定的方案是填土。

至于挂起的架桥图纸,则是因为当初业主单位将所有设计资料通过电子文本打包一并发给施工方,而施工单位“出于装饰墙壁的需要,打印出这份初步设计图,挂了上去,并没有实际作用”。

邵永高速是湖南目前投资规模最大、线路最长的由民营资本独立建设的高速公路项目,属国家重点工程二广高速的一部分,总投资45.26亿元。由于不是国家投资的工程,政府在理论上处于第三方协调者的位置。

邵阳县委书记蒋耀华学的就是公路专业,他对《瞭望东方周刊》说,他也认为填土方案更为合理,因为如果架桥,造价高出400万元不说,由于架桥需要提高1.7米,需要放宽路基,由此将会多征七亩水田,长远来看,这对当地百姓更为不利,“这种国家级重点项目建设,县委、县政府主要就是做协调工作,任何一个领导或者部门都没有权力更改设计方案。”

但是,石龙村的村民不接受这样的说法,他们认定,必须架桥,实际上,他们更相信的是:某些官员在其中做了手脚。

第一次冲突

此时,前任村支书李敏国从外地打工回乡,坚定地站在“架桥派”一方。

李敏国曾当兵八年,在村里有号召力。他的一个亲戚形容他说“很有演讲天赋,可以滔滔不绝讲两个小时不重复”。

李敏国的第一个举措,就是将五保户李秧毛安排到水库工地旁边,搭起了一个棚子,负责守夜,防止施工队趁夜施工。

“他们一阻工,我们就去组织他们开会,2006年11月8日到28日,20天里我们开了15次会。”邵阳县政府办副主任黄小健是被抽调专职负责协调邵阳高速问题的官员,他说,自那以后,他将全部精力投入到了石龙村。

2006年12月28日,邵阳县政府决定采取强制措施。按照指挥部的说法,“这些村民明目张胆,暴力阻工,应予训诫或拘留。”

当夜,警方出动,传唤李昭、李秧毛,并将李秧毛在水库边的棚子拆除、烧毁。一些村民说,这一次“公安出动了几十辆车”。而邵阳警方则说,这只是一次普通的行动,当时,县公安局副局长姜志勇等五名干警协助白仓镇派出所执法。

随后,县公安局对两人分别作出拘留10日和七日的处罚。

矛盾由此激化。

次日早上10点左右,李敏国等几十名村民到镇政府,要求放人,期间和当地政府工作人员发生冲突。

石龙村的村支书李连成赶到后,试图劝说村民回家,但亦被认为是“利益集团”的一分子。一些村民则认为他同意填土方案“可能捞了几十万”。李连成的衣服被一些妇女撕烂。

六个小时后的下午四点,县政府表态同意释放李昭、李秧毛。村民们才陆续散去。

然而,就在离会议室不远的街道上,一场斗殴发生了,五名村民被人殴打,其中包括李敏国。打人者是从邵阳市区赶回的李连成的亲属等人。

派出所主持调解此次斗殴事件,李连成支付了2000元赔偿。

中央关注

2007年1月,李敏国、李昭等四人进京上访。

也正是这个月,投资方作出让步,挖方还库由施工方负责,征地的钱还是发给村民。这打破了当地“征一不征二”政策---如征地费用用于还库,那么就只能用于还库,不分给村民。县政府办负责人介绍说,钱随后就打入了石龙村的账户,村委会甚至造好了详册,两个村组领取这笔钱后,被李敏国等人逼着退了回去,并威胁说一旦领了钱以后就不让他们用水库的水。

村民提出说:重新挖的库区,很可能会漏水,水库就废了。县政府承诺“保持库容,保证灌溉”。但是,村民不信。

接着就是春节,工程无法继续。

2月份,农历正月初八,邵阳县接到湖南省委转发的中央联席会议办公室《关于严肃查处邵阳县白仓镇石龙村全体村民联名来信反映有关问题的通知》,要求县里马上汇报。

“这一天我就忙了一个通宵。”邵阳县政府办副主任黄小健对此印象深刻。

这封反映信措辞尖锐:高速公路经过鸿鹤塘水库存在官商勾结、变更设计、副县长持手枪同公安非法抓人、烧毁居民茅棚、村支书雇黑社会行凶等问题。

上级批示很严厉,其中两处“严肃查处”。

本刊记者获得的一份文件显示,2007年3月26日,湖南省就此问题向中央联席办汇报说:村民反映的以上问题都不属实,相反,村民阻工已经造成国家重点工程300多万元损失。

邵阳县政府则刻意表达对石龙村的善意,在湖南省财政厅扶贫组来邵阳扶贫时,他们特地将其协调到石龙村。

2007年12月,邵阳县委抽调六部门人员组成专案组,补充调查李敏国反映的村级财务、李连成竞选人大代表、李敏国党内除名等问题。这些与高速公路无关的问题,如今纠葛到了一起。

湖南省的两次报告都反驳了村民的投诉,国家信访局的分管领导对此不放心,并专程于2007年12月22日来到邵阳县和石龙村,进行了三天的实地调查。

“信访局的领导调查后也确信该事件中不存在官商勾结问题,并希望村民支持公路建设。”邵阳县委书记蒋耀华说。但据介绍,李敏国并不服气,“他买了一个喇叭,在村里不断广播说中央领导是答应架桥的,而地方干部改变方案想捞钱,要大家坚持。”

另一些村民则认为,高速公路将使鸿鹤塘水库这只鹤断掉一只翅膀,不吉利。

进村做工作

2007年12月25日,湖南省市县三级干部办公会,要求一个月内,即在2008年1月底,必须恢复施工。然而,随后冰灾和“两会”,使该事的解决又拖过了春节。

邵阳县委书记蒋耀华对《瞭望东方周刊》说,虽然上面压着工期,但他不主张用强制手段。

2008年1月,蒋耀华组织75个干部进村做思想工作。

2月底,蒋耀华来到石龙村,在李敏国、李昭家里组织大家座谈。为了缓解群众情绪,蒋耀华自己掏钱包了一个红包给曾经被传唤的五保户李秧毛,而且安排他到镇养老院生活。此后两个月,他又去了两次,县长赵湘明则去了四次。

3月10日,邵阳市政府巡视员周柏民率市委、市政府10人工作组进村做思想工作。并邀请10多名石龙籍在外工作的人回村做工作。

2008年4月8日,中央联席办召开“鸿鹤塘水库信访问题联席会议”。“为这么小面积的一个水库开一个专题会议,是破天荒的。”与会的蒋耀华被告知说。

这个会议要求“邵阳县必须负起责来”,随后发函给湖南省政府,并要求一个月内恢复施工。4月30日,县委书记蒋耀华组织各部门开会,分析石龙村提出的19个诉求,明确各项问题解决办法和时限,并形成会议纪要。

5月8日,蒋耀华来到李昭家里,并带上了会议纪要以表诚意。

随行的政府办副主任黄小健说,临走前,蒋耀华表态安排经费和人员帮助重建石龙村因冰灾受损的自来水管道,帮助两个出行不便的村组修建便道。

不过,村民仍旧坚持要架桥,“仍然是拍桌子,不把领导当领导。”一位邵阳干部说。更大的原因是村民们认为:中央受到了蒙蔽,“地方干部已经不够级别和我们谈,我们不相信他们。”

5月22日,湖南省交通规划设计院院长、省交通厅一名处长、省联席办一名处长来到石龙村,组织村民在村小学开会,但是,这个院长也“仅仅将内容勉强讲完”。

6月份,邵阳县组织45名干部到石龙村,花一个星期,对15个重点人物做思想工作,“三个人说一个人”,但是,很多干部甚至进不了家,就被赶了出来。

抓捕行动

6月4日,湖南省纪委副书记赵均田专门就此事来到邵阳市开会,“对破坏、阻碍工程进展的人员要下决心处理,对情节严重者要移送司法机关严肃处理;要强化领导责任,进一步落实责任制和责任追究制。”

6月8日,邵阳县政府发布《关于强制恢复鸿鹤塘水库段施工秩序的通告》,要求:6月底前恢复施工,凡阻工闹事的,公安机关要依法严肃处理;对极少数骨干人员要依法从重从快严厉打击。

李敏国等人则向周边村庄发出《求援信》:“石龙村势必抗争到底”,请求村民们届时赶来“支援”。

6月26日,测量人员到水库测量填方和还库数据,被村民围攻。

6月28日,施工方派出少数施工机械,等待已久的100多名村民上前对峙。

“其实只是做一个架势,摸清了他们的组织动员能力。”蒋耀华说,通过这一次,他已经看清李敏国等人只能动员石龙村十分之一的人,骨干分子为十几人。

蒋耀华说,7月1日,抓捕行动前两天,他派县委副书记吴劲松带58名干部进村试图做思想工作,但是,不到三个小时就被赶了出来。次日,蒋耀华又打电话给李敏国等人,表示再座谈一次,“我其实还想努力一下,但是李敏国还是说:除非架桥,其他免谈。”

抓捕行动紧锣密鼓。

一些干部提出:对老百姓有必要大动干戈,进行这样武警参加的抓捕行动吗?

邵阳县在向上级提交的一份报告说,根据“内线”消息,村民已经准备了瓶装的辣椒粉、石灰、大粪,甚至可能还有硫酸作为第一层防线,由镰刀、锄头组成第二层防线,由砍刀、鸟铳组成第三层防线。其中,该村已经有八支鸟铳。而且,他们已经做好了拦截警车、烧路、围攻警察等人员布置。

最后,邵阳市委同意动用300名公安、140名武警参加此次行动。除了县委书记蒋耀华担任总指挥外,市公安局副局长、市武警支队支队长等也担任副总指挥。

此时,贵州瓮安刚刚发生6·28事件,县委、县政府和公安局大楼被烧毁,聚集群众达到两万人。邵阳市也密切关注瓮安事件进展。邵阳市委常委会专门听取了行动方案的汇报,并指派市委常委、政法委书记石民生、市公安局局长李晓葵坐镇指挥。

蒋耀华说,湖南省委常委、政法委书记李江也对此次行动作出批示,同意邵阳上报的方案。

对抗还是形成了。

一名武警被一个村民用石头砸破了头,而一个叫李细保的村民一枪击中两名公安,随后消失在田野之中。

抓捕对象原定是12名骨干人员,但是,由于遭遇抵抗,干警采取现场制服带离的办法平息事态,使收押人数增加到23人。

7月10日,开鸟铳打伤两名警察的村民李细保被抓获。

抓捕行动后的早上八点,施工方立即对水库进行放水、施工。当天,水库填方合拢,路基贯通。邵阳县电视台的报道说:“邵永高速最后一个壁垒破除了。”■ 《瞭望东方周刊》记者黄志杰/湖南邵阳报道 

  评论这张
 
阅读(5262)| 评论(4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