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李根独家调查

全球有影响 全洲有地位 全国有权威

 
 
 

日志

 
 

安达货运公司十八站制造涉黑恶性打人事件  

2008-07-28 09:27:0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尊敬的领导: 
      这是一个手无寸铁的弱女子的求救!
     7月23日晚上8点左右,我带着一岁的儿子,在弟弟的陪同下,去位于开福区洪山旅游局鸭子铺的安达货运十八站,协商前几天通过该公司发往怀化的货物丢失问题。当天,因收货方打电话过来,说货物在抵达他们怀化时,少了货物,而且货物的外包装已破烂了。因货物少了,于是我就打电话给安达货运站十八站,与他们约好7月23日晚上见面谈此事。
     当晚谈了二十多分钟,没有任何结果,在沟通中,他们态度非常差。说要赔偿损失,没门。我想争吵不能解决问题,就想等明天再找他们心平气和的谈,于是我转身对在旁边帮我抱小孩等我的弟弟说:“我们走算了,明天再来。”就在我弟弟把儿子给我,准备转身去开车门时,负责怀化区的哪个男的突然冲上来。对着我弟弟脸上就是一拳(有伤证明),我弟弟就问为什么打人,逐双方发生争执和扭打,对方接着又跑出十多人,集中几个手里拿着木棍,围着打我弟弟。
    我当时见他们打我弟弟,就抱着儿子跑,边跑边喊,打人了,打人了,货运站一个女的就向我追过来打我(我手上现在还有伤),我怕儿子受伤,就死死地护着我儿子。当地群众听到我喊打人了,就有群众闻声跑过来,在群众的帮助下,我好不容易跑了出来,不是这些赶过来的好人,我和才一岁的儿子,不知道会是什么后果!他们打了我弟弟不说,就连我这样一个弱女子和一个幼小的孩子也不放过!多么毒辣,多么凶残啊!
     手机在被追打时摔碎了。于是我就跑到设在旁边的街道办事处的三楼拨打110报警,110说已经报警了,是那些好心的群众报的,非常感谢他们。好心的群众对着惨无人道的他们大声喊:别打了,这么多人打一个人干什么啊。怕他们把人打死,后来几个认识我们的群众把我家亲戚喊来,要他们想办法把我弟弟救出来,别出人命。
     就在这时候,货运站一男的,拿着喇叭大声喊:打,给我打,打死我负责!立刻又有几十人拿着铁棍,朝我们冲来。瞬间,我弟弟及赶过来的姑父和60岁的伯伯等亲戚都被他们打倒在地,大家爬起来,四处躲避。他们近百人,拿着铁棍追着打,围着打,旁边老百姓见了,害怕出人命,胆子小的,就赶快跑开,有些胆子大的,就大声喊:“太缺德了,这么多人拿铁棍打人,别打了,会死人的,”可是这帮失去人性的恶魔还是挥舞着手中的铁棍,一些围观及劝架的老百姓也被无辜的打伤(有名单)。
    我爸爸听到别人打自己的儿子,更担心自己年仅一岁的孙子被打死,匆匆从我家打的赶来,到处找自己年仅一岁的孙子。可怜我老实巴交的父亲,在十年前遭受严重车祸,而在十多年后的这个和谐社会、法制社会,却莫名奇妙的被打的头破血流,头上缝了好几针,到现在他还无法理解,“他们为什么要打我!我是来找孙子的,难道他们连老人和小孩子也不放过?比鬼子进村还凶残?”
     我弟弟被打伤,脸上多处有伤,连睁眼睛都困难,身上有很多脚踢和铁棍的击打留下的伤痕,头被铁棍打伤。我姑父也被铁棍打得遍体鳞伤,头破血流,头缝了七、八针,呕吐几次。我爸爸头被打破,血流了很多,还有几个亲戚也被打流血了(伤情正在鉴定),当地群众周礼明等人也被打受伤了。我弟弟当时是被他们几十人围着打,是被亲戚死命保护下才被亲戚和群众抬出来的(有群众见到),听到有人说,很多人在打我弟弟,我姑父他就立即赶来了,上衣都没有穿。一到,他就大声喊“别打了,别打了”,想跑过去,把我弟弟拉出来,结果,他成了新的攻击对象,棍棒、拳头等像冰雹般落在他身上每一个地方,后来他被人拉出来时,头上直流血,血流得满身都是! 

                     
       当时那场面惨不忍睹,他们那凶残行为令人发指!我当时是把儿子托给围观的群众帮忙照顾。大声哭喊着,哀求着要围观的群众去把他们拉开,救出我的亲人。但是无奈于对方的强大与凶残,在挥舞着的铁棍下,大家都不敢靠近,想起这些,我至今还浑身发抖,不敢想像是发生在我身上,发生在我的亲人身上。我的姑姑看到自己的丈夫被打的血肉模糊,整天以泪洗面,担心我姑父是否被打残,是否脑袋被打坏。
      报警后,第一批公安到了,但是赶来的4个公安根本无法阻止他们的凶残行为,立即申请增援,不久又赶来一批防暴警察,带来了警犬(因为亲人均被打伤,我们送亲人去医院后来的)。见来了防暴警察,赶来在玉龙湾那里等候的拿铁棍的近两百名人员就撤走了,这些当地群众都亲眼看到的。幸好啊,不然,拿铁棍,用凶残手段的足三百人,我家那区区几个手无寸铁的亲人,他们的血肉之身怎么征得起打啊!想想,都感到害怕。
      被打得遍体鳞伤的弟弟,面对这帮毫无人性的凶残之人,看到周围被打伤的亲人,他痛苦的说:“你们来干什么啊,让他们打死我算了,现在大家都被打伤了!”。一个通过自己努力打拼、拥有自己事业的28岁的年轻人,说出这样的话,让我们体味到他当时的心情,是多么的痛苦和绝望!也让我们心酸。
     当我和当地群众,喊车把爸爸、姑父等受伤人员送到医院的时候,派出所把我弟弟带到洪山庙派出所作笔录的时候,该货运站立刻又喊来上百人,开来几十台车,把派出所都围满了,公开扬言说,要把我弟弟抓出来,“要搞死他”,并准备冲进去打人,派出所警察首先没有想到他们这么凶,当时还没有阻止住,后来两个警察准备掏手枪,才把他们阻止。他们竟然敢这样啊。
     我家几个受伤的亲人在163医院进行急救时,惊魂未定的我们又见到对方来了二三十人在医院大门前面,当晚我姑父及爸爸等人非常害怕担心他们又冲来打!就在当天晚上,我们几个亲人动手术和急救费用就花了一万多。姑父和爸爸头均缝了好多针,我姑父当时呼吸都困难。可见他们下手打人是多么的毒辣!怕凶残的殴打再次来临,他们没敢住院治疗,加上当时需要交纳住院费3万多元,我们没有无法交纳,所以一大早就悄悄地回到家里,请医生在家里帮忙打吊针,在家里,还有旁边邻居的看护下,感觉至少比在医院里面安全些。当天晚上,我几个亲人都在担惊受怕中度度过。
     这样的事情,我真的不敢相信,会发生在我一个弱女子身上,会发生在我一个遵纪守法的市民家庭,我期盼法律能给我一个公道,恳请政府能给我及家人一个人身安全的生活,我和妈妈去了派出所,看到对方开来了十三台价值20万左右的小车,部分是湘D牌照,他们也来派出所(可见,在该货运站背后,有强劲的势力在保护)。
     24日,当地老百姓纷纷议论,这太残忍了,强烈要求政府主持公道,惩罚邪恶之徒,还长沙一片蓝天。当地老百姓说,这种事情双方和平解决就行了,干嘛纠集这么多人来打人,这货运站是干什么的啊,以后,我们在这里还怎么生活啊,万一哪天,不小心打到我们头上了怎么办啊!
       面对这样的事情,我该怎么办,我一个弱女子,真是欲哭无泪!为了给自己和家人讨回一个公道,我只能相信政府和法律,相信社会上还有公正,我们在遭受身体催残和精神伤害之时,希望政府能出面主持公道!
       值得我们疑惑的地方很多:
      一是:该货运站出动近三百人(在打人现场有百人以上),均是携带了铁棍等器械。很显然是有组织的,不然的话他们又是用什么办法在那么短的时间内纠集到近三百人?这些人都来自那里?而且组织者还拿着喇叭喊打,打死了他负责!我们和谐社会怎么会有这样的势力?怎么会有这么嚣张的行为?
      二是:在派出所在作笔录的时候,他们又来了上百人,开着几十台车到派出所,很多车是湘D牌照,公然要冲进去,想再次殴打被打者并嚣张的叫嚷:“搞死他!”连警察的警告都可以不听?在一个国家公安机构的门前他们竟然敢如此的嚣张?请问是谁给他们这种嚣张的权力?
       三是:他们打人后,在被打者遍体鳞伤之后,为什么还公然嚣张的说搞死他,难道他们就能随便地搞死一个人吗?一个小小的货运站会有如此的势力和能耐?货运站的负责人纠集那么多人,携带铁棍等器械打伤普通市民后,对此为什么没有解释,对此也不理睬。他背后究竟有什么样的黑恶势力?能短短时间内能调动几百“武装人员”?特别是奥运会这样加强社会治安,他们还敢这么嚣张,如果不惩罚,今天是我一家人,明天又会是谁家呢?我们身边还有安全不?
     我可怜的亲人啊,平时,我们是那样的支持政府,纳税守法,为了支持政府的修路工作,房子刚刚被拆了,还寄住在外面和临时搭建的棚子里,却被凶残地打成这样。 我们非常渴望过一个平静的,幸福的、守法的平淡生活,我们也想和谐、幸福地迎接奥运的到来。但是,他们不让我们过平静生活,他们破坏我们的幸福,他们破坏社会的和谐。公道何在,正义何在,天理何在?
      在北京奥运会即将开幕的前夕,在长沙市开福区洪山旅游局的鸭子铺,发生这样一场史无前列的货运站老板纠集三百余人携带棍棒殴打普通市民的事情。这样凶残的殴打,在奥运会即将到来的这个特别时期,全国打黑除恶的大环境下,是谁有这么大的势力?是谁有这么大的本事?是谁这么凶残?又是谁吃了豹子胆,这样粗暴地践踏和谐社会,残忍地殴打普通老百姓,法律何在?公道何在?政府的权威何在—— 
      尊敬的领导,我及我的家人强烈要求政府严肃查处安达货运公司十八站制造的涉黑恶性打人事件,赔偿我们的医疗费用及损失等,给我及我的亲人一个合法的权益保护,还我们一个公道!
                                                                                              

                                                        求救人:周雨锡 
                                                         2008年7月24日
联系电话: 周雨锡13107422383  
 周孟军13973193856,
张永林 13077395655

  评论这张
 
阅读(5506)| 评论(4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