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李根独家调查

全球有影响 全洲有地位 全国有权威

 
 
 

日志

 
 

外来投资商在长沙的悲惨记录  

2008-09-06 08:41:0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 公元2006—2008 长沙外来投资者一串伤痛的记录 

  外来投资人在长沙一大型中西餐厅被洗劫一空,一篇《租赁陷阱“三吃一”,湖南长沙“出活鬼”》的详尽长帖在互联网惊暴重重黑幕后,引发社会各界关注。 

   该案两年多来,投资人前后已215次次向当地及长沙市、区有关部门、湖南省等部门专题反映金珑湾事件,诉求公平正义,并要求当地公安机关对刘健团伙违法犯罪进行刑事立案侦查,但当局说“刘健没有犯罪事实”,不予立案;投资人要求当地法院执行长沙中级人民法院判决,也一直遭到拒绝。

   全国各地媒体先后十余次报道金珑湾事件,长沙市委两任书记先后五次批示,湖南省委书记张春贤前后两次批示,湖南省政法委、长沙市人大等领导多次批示查处。但至今处理不了。  

                  外来投资商在长沙的悲惨记录 - 我不是总统,是李根 - 李根独家调查

                                                 (曾经生意兴隆的金珑湾中西餐厅)                

                  外来投资商在长沙的悲惨记录 - 我不是总统,是李根 - 李根独家调查

                                                   (曾经生意兴隆的金珑湾中西餐厅)  

                  外来投资商在长沙的悲惨记录 - 我不是总统,是李根 - 李根独家调查

                                                 (几尺高的告状材料如今石沉大海)

                  外来投资商在长沙的悲惨记录 - 我不是总统,是李根 - 李根独家调查          

                                                     (金珑湾方面多次申请执行判决遭拒)

                  外来投资商在长沙的悲惨记录 - 我不是总统,是李根 - 李根独家调查

                                          (金珑湾老板与法院主要领导正面辩理遭忽悠)

   金珑湾事件全程概况

   外来投资人罗丹、吴叶红、付操在长沙投资投资500多万元,开办金珑湾中西餐厅(下简称金珑湾方面),租货5年,不到半年,遭长沙中源置业有限公司法人代表、芙蓉区人大代表房东刘健驱赶(下简称刘健),被迫走上法庭。

   刘健为达到在法院判决前瘫痪金珑湾方面经营,一直采取停水、停电、停空调、登报报租等野蛮措施迫使其关门,投资人无法经营,其间受尽被折磨,无奈漫漫诉求,法院判决前共89次书面求助长沙市、区有关部门制止刘健侵权行为,但均未解决。

   金珑湾只好歇业,耐心等待一、二审法院审判结果。2007底,终于盼来长沙中级人民法院宣判,驳回了芙蓉区法院判决金珑湾方面在刘健违约、侵权情况下仍照付“场地费”等五分之四的错误判决,终审判决两项具体内容:

  (1)、判金珑湾支付房东刘健租金8.6万元;

  (2)判刘健为金珑湾餐厅单独安装空调主机(费用约50万)以确保继续有效履行合同。

   判决15天生效后,金珑湾方面认为冤枉吞失了24万元租金,遂向湖南省人民检查院申请抗诉,但刘健方立即向芙蓉区法院申请强制执行这86000元判决款项,并要求法院立即将金珑湾餐厅数百万全部财产“清场”。芙蓉区法院执行局于2008年1月31日限金珑湾于当日下午必须向执行局支付89000元(含执行费),否则立即“清场”。

   金珑湾方面要求执行局从交给刘健30万押金和刘健欠金珑湾的餐费中扣除遭到拒绝后,被迫于2008年1月30下午日向芙蓉区执行局如数支付了89000,至此,完全履行了判决义务。

   房东刘健也是本案判决的被执行人,当他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金珑湾方面86000元钱到手后,不但没有履行单独为金珑湾餐厅安装独立空调主机,落实履行判决义务,竟在三天后即2008年2月3日,(中国农历大年二十七日雪灾中),聚众赶清早突然破门而入、袭击、拘禁了金珑湾中西餐厅守店保安周志勇及刘希,公然将该餐厅1700平方米设施、设备所有财物抢光,尔后又相继砸毁、拆除该餐厅价值300多万装修、装饰。投资人500多万全部投资被抢、毁一空,仅存一枚公章,生效判决被暴力推翻。

   事件发生后,当地派出所长多次拒绝金珑湾报案,当地不管,投资人至今又已126次向长沙市、区有关部门和湖南省领导专题反映金珑湾事件,要求当地公安对刘健团伙刑事立案侦查,但当局说“刘健没有犯罪事实”,不予立案;投资人要求当地法院执行长沙中级人民法院判决,也一直遭到拒绝。

   为什么这么难? 究竟“活鬼”出在哪里? 据相关资料显示,刘健方面自称是在书面请示当地街道办事处和派出所长后再采取“清场”行动的(见证据1)。现又惊暴“法院工作人员”参与了刘健的强制行动(见证据2)。从这些情况看,刘健与当地派出所长、“法院工作人员”成了“同伙”?  

   当地警方的说法、做法  

   芙蓉区公安局针对金珑湾方面控告刘健非法拘禁、抢劫、毁坏公私财物三宗罪,以如下理由向金珑湾方面宣布“刘健没有犯罪事实”,“不予立案”。(录音记录)

   (1)、周志勇和刘希说被打了, 但刘健的人说没打,刘健的人“拿了”保安手机是事实,因为他们怕报案和打电话向你们报信,将保安换了包厢是防止周志勇和刘希跳楼自杀,不构成非法拘禁罪。  

  (2)、刘健请广告公司用扳手、钳子、氧焊机、切割机等专用工具拆下招牌,请专业人员施工人员拆掉装饰、装修物品不是损坏公司财物,不构成故意毁坏公私财物罪。

  (3)、刘健向有关部门发了“通知”要清场,行动前书面报告了派出所,还录了相,请了“公证处”在场(非法公证至今不敢公布),不构成抢劫罪。

   芙蓉区法院的说法、做法  

   2008年1月31日,执行局向金珑湾保证收到支付89000执行款后同时执行刘健安装空调的判决义务。

   当金珑湾将款汇入执行局指定帐户后,执行局马上改口,“写申请执行书来再办理”,后来金珑湾写好“申请执行书”递去,执行局又改口“要两个月以后再执行,判决书是这么写的”。

   两个月到了,2008年4月7日,金珑湾方面去找执行局,执行局又换了一种说法:“你们先去立案庭立案才能执行”,“一份判决书,已执行了一方当事人,还要第二次立案”? 金珑湾方面一片茫然。金珑湾只得去立案庭申请立案,立案庭长当即表示“这个执行不能立案”,金珑湾问为什么,庭长说:“我打了电话,院长不同意立案”。金珑湾方面去找主管副院长,院长说: 你店子被“清场”不存在了,这案子没法执行了。

   此后,金珑湾向长沙中级法院、湖南省高级人民法院、及长沙市有关部门反映要求法院执行判决,上述部门均表示芙蓉区法院应受理立案,执行生效判决。

   但金珑湾多次向芙蓉区法院立案庭申请立案执行均遭拒绝。金珑湾方面只得向湖南省政法委调查组请示,调查组领导主张金珑湾申请立案执行是正确途径,法院应受理。

   2008年8月,金珑湾方面再次向芙蓉区法院立案庭申请立案,仍遭拒绝。立案庭长答复“这个判决是没有执行内容的判决”,又说“行为不能执行”。要金珑湾“自己去租赁场地自行安装空调”。

  同一个判决,同一个法院,芙蓉区法院执行一方外来投资人履行判决,放纵另一方人大代表不履行判决? 从判决内容的“伏笔”到执行过程“迷局”,申请人遭反复折腾。

   原来芙蓉区执行局一份向上级汇报材料证实: 刘健“强烈要求执行局立即采取强制措施,将金珑湾餐厅内的设施等资产全部清空,而经我院审查,判决书并无解除合同,交付场地的内容,如按照申请执行人的要求将金珑湾餐厅内的全部财产全部搬出,因经营场地有二层楼(1700平米),需10多台车花费1至2天时间才能全部搬出”。

  但刘健公司下属经理徐文宏证实, “所有物品清点完毕后,法院工作人员签字认可后,全体人员退出现场,大门上锁,保安部派人看护”。

   半年多后,这份刘健提供在芙蓉区执行局的材料才清楚地揭开了鲜为人知的秘密。法院的“法官”“配合”刘健请人将金珑湾全部资产“清场”了。这种情况下,法院又怎么会去执行判决呢?

   “活鬼”“三吃一” 又出阴招”?

   金珑湾苦苦求诉,一无所获,一个新的情况又出现了: 刘健在将金珑湾全部财产抢毁后的25天,又出奇招,他向芙蓉法院起诉金珑湾歇业期间要照付“租金”,把过去向法院请求的“场地费”改成了“租金”,这个被长沙中院驳回的错误判决,竟改头换面再次在芙蓉区法院立案。金珑湾方面哭诉,“你把我所有财物、证据一切都抢走了, 我拿什么应诉,天理何在? 过去不让我经营,抢光了反过来要租金,多么毒啊!”

   刘健三种手段三步走,先申请86000元的理由要芙蓉区法院执行局对金珑湾全部财产清场;后以金珑湾“欠租”的理由私自在派出所长、“法院工作人员”支持参与下非法“清场”;又以“合法”起诉“欠租”来解脱“清场”犯罪。公安、法院与这个人大代表一连串的相当契默,演义得淋漓尽致。

   金珑湾500多万全部投资被抢、毁光;遭侵权、歇业又产生数百万损失;反过头来又面临芙蓉区法院新一轮的“判决”。多么恐怖的信号? 难道当地公安、法院参与刘健“抢劫”的这个“活鬼”疑案就这样被转化和不了了之?

   湖南省政法委联合调查组又调查过去了,金珑湾的诉求仍然无着落,金珑湾的租赁场地被刘健高价出租给“报喜鸟”开业在即,公安不立案,法院不执行,外来投资人在呼喊、有哭泣……

   一次次调查,一次次批示,结果最后还是落在原地处理,只见“十分复杂”成为办案的理由为结论在一级一级复制着这个无法解决的疑案,一个人大代表的能量让人令人瞠目乍舌,《长沙活鬼门事件》何日划下句号?

   似乎这块长沙城市之脸的“凶地”,不测旦夕祸福,在时空中凝固…… 

   公元2006—2008 一叠伤痛 一串记录  

  1、2005年10月,29日罗丹与刘健方签订房屋租赁合同

  2、2005年12月25日,长沙金珑湾中西餐厅开张营业。因刘健未按合同安装空调主机,采取封住报气出口保温,造成餐厅缺氧。

  3、2005年12月31日晚,刘健在金珑湾餐厅共用餐费、券6万余元不肯抵扣房租,因此在餐厅吵闹。

  4、2006年1月20日至24日,刘健第一次停供空调五天,多收金珑湾17186元(后已退还),长沙政法频道暴光。

  5、2006年5月9日,刘健之妻包敏以换发票为名,抢去金珑湾财务人员杨丽芳9万元收款收据。双方报案。派出所单方面产生一张“笔录”,成为刘健起诉金珑湾“欠租”的证据。

  6、2006年6月8日,抢票事件一个月,刘健突然通知《解除房屋租赁合同》,限金珑湾方面“三天清房走人”。

  7、2006年6月9日起,晚上停供空调,时值德国世界杯开始,金珑湾举办万千球迷活动。金珑湾连夜数次请示当地街道办事处、派出所未理。

  8、2006年6月12日刘健向芙蓉区法院起诉,15天内金珑湾被迫应诉。

  9、2006年6月19日,金珑湾在被停空调报告当地无果情况下,向长沙市、芙蓉人大常委紧急报告,并获人内司委及区人大主任批示。

  10、2006年6月23日,金珑湾向芙蓉区法院报告督促刘健继续履行合同,制止刘健停空调。

  11、2006年6月23日至2006年8月2日,金珑湾5次专题向芙蓉区法院报告要求制止刘健在诉讼期间采强的强制措施。

  12、2006年8月1日,金珑湾发特快函至刘健要求结算7月份租金遭退回后,专题报告当地办事处、派出所、芙蓉区法院。

  13、2006年9月15日刘健向金珑湾员工、供货商散发传单,金珑湾方面报告长沙市优化办要求制止刘健强制行为,并获批示。

  14、2006年9月起,刘健逼金珑湾关门走人持续在潇湘晨报对金珑湾承租场地登报招租。?

  15、2006年9月18日金珑湾总经理向刘健发出公开信,劝刘健停止侵权。

  16、2006年9月28日金珑湾方面向芙蓉区委涂书记、钟区长、人大李主任等区委领导写公开信,要求制止刘健强制行为,保护外来投资合法权益。

  17、2006年10月29日金珑湾再次至函刘健刘健,劝告刘健停止侵权。

  18、2006年11月12日金珑湾向长沙市政法委等部门专题汇报情况。

  19、2006年11月26日金珑湾向长沙市委、市政府等部门专题汇报情况。

  20、2006年12月7日,芙蓉区人民法院做出(2006)芙民初字第1073号判决。

  21、2006年12月18日,金珑湾方面不服芙蓉区人民法院判决,向长沙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

  22、2007年2月16日(大年三十下午),刘健在金珑湾上诉期间再次送达《解除房屋租赁合同的通知》。

  23、2007年2月18日(正月初二)金珑湾方面被迫回函不同意解除合同》

  24、2007年2月21日(正月初四)刘健切断金珑湾一切电源,金珑湾当日报案,次日又书面报告当地政府、派出所。无人过问。金珑湾陷入一片黑暗。

  25、2007年2月25日,金珑湾连续向当地政府、公安、法院、长沙市委、市政府、人市、政协、纪委、政法委专题紧急报告。

  26、2007年2月28日,金珑湾全体员工无法生活,静坐、绝食、抗议刘健野蛮行径。

  27、2007年3月12日中院开庭,法官当庭警告:谁私自采取强制措施谁负一切后果。

  28、2007年3月18,金珑湾员工被迫大规模放假。

  29、2007年5月12日刘断切断水源,金珑湾被迫关门派人守卫餐厅,等待中院判决。

  30、2008年1月7日,长沙中级人民法院做出(2007)长中民一终字第0420号判决。

  31、2008年1月22日,芙蓉区法院执行局向金珑湾下达(2008)芙执字第200号《执行通知书》。

  32、2008年1月30日金珑湾向执行局支付89000元,次日执行局下达执行结束通知书。

  33、2008年2月3日(大年二十七日大雪后),刘健聚众抢光、毁坏金珑湾餐厅全部财产。

  34,2008年3月1日至3月7日,芙蓉区公安局对金珑湾宣布,“刘健没有犯罪事实”,“不予立案。”

  35、2008年2月至今,金珑湾前后5次向芙蓉区法院申请立案执行判决。均遭拒绝!

  36、2008年7月下旬,湖南省委书记、政法委书记、公安厅长批示查处,成立联合调查组至今。

  37、2006年6月9日至今,长沙两任市委书记5次批示,省委书记两次批查,省政法委、湖南省高级人民法院、长沙市人大、等领导多次批示查处。

  38、2006年1月20日至今,有长沙政法频道,潇湘晨报、三湘都市报,湘声报、湖南日报、中国民营经济报、新民周刊、网络报、记者观察、嘹望东方周刊,新华社、人民日报、中国青年报、法制日报、新京报、南方周末、南方都市报、民主民制时报、等全国报刊记者进行过调查,并先后十余次报道,新华网、人民网、新浪网、搜狐网、中国经济网、天涯社区等数百家门户网站转发。

  39、2006年6月9日以来,金珑湾己累计上报当地公安、法院、当地政府、长沙市、湖南省等各职能部门及新闻体的专题报告、信件共215份,总文字达50万字。(含与刘健协商信、函),加上诉讼案卷证据、共厚度达82Cm,重度51公斤。

  40、2006年6月9日金珑湾事件暴发以来,初步统计,投资人被刘健抢走财产266万元,尚有部分无法核实,被毁财物,装修、装设备约259万,(因承接时节省部分设备及物价上长因素,实际价值达350余万),侵权造成亏损283万余元,停电损失食品17万元,初步统计,仅遭抢劫、毁坏525万元,加上亏损共825万。诉讼期遭侵权至今停业造成了巨大经营预期利润损失,按五年合同折算,还将造成巨大可预见投资收益损失。

  41、金珑湾中西餐厅原职员116名、上下两层共1700平方米,分A、B、C、D、E五区及包厢16个,卡坐12个。有中餐、西餐、日本料理、书吧、水吧、咖啡茶坐、音乐、歌舞厅。办公系统、财务、收银系统、网络、电视系统。初步统计店内共有大小设备、设施、器具物品达17000余件,由于公安不破案抢、毁后尚有部分无法核实。

  42、金珑湾方面投资人至今“收获”,只见一叠伤痛,一串记录,仅存一枚公章!

趁雪打劫:长沙一大型餐厅被洗一空(人民网)
http://society.people.com.cn/GB/6940303.html

一个被反复拷贝的租赁圈套(新浪网
http://news.sina.com.cn/c/2007-03-21/162412576612.shtml

湖南长沙人大代表设计驱赶投资商 员工自发请愿(搜狐网
http://news.sohu.com/20070321/n248874762.shtml

房东暴力“洗劫”租户 法院判决成空文(网易
http://news.163.com/08/0324/17/47QMR2CS00011229.html

“金珑湾事件”幕后的秩序逻辑(腾讯网
http://news.qq.com/a/20080522/003823.htm

长沙一区人大代表房东勾结法官设计驱赶投资商(新华网
http://www3.xinhuanet.com/chinanews/2007-03/02/content_9414272.htm

湖南长沙人大代表设计驱赶投资商 员工自发请愿(红网)
http://hn.rednet.cn/c/2007/03/21/1161701.htm
               ``````

  评论这张
 
阅读(108981)| 评论(89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