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李根独家调查

全球有影响 全洲有地位 全国有权威

 
 
 

日志

 
 

政协副主席、法制办主任诈骗钱财被举报  

2009-05-09 22:04:3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现任湖南邵阳市政协副主席、邵阳市人民政府法制办主任的曾东楼,曾在市司法局明法律师事务所工作期间,违规私下接案诈骗受害人的钱财。近日,曾经遭受诈骗的当事人实名将自己的遭遇发到互联网上,希望通过广大网民为其讨个公道。仔细分析投诉材料,就是这么一个“品质”的人,怎么会担任邵阳市政协副主席,市政府法制办主任呢?具有700多万人口的邵阳市难道没有优秀人才可选?这其中的道理只有曾东楼主席、曾东楼主任自己心里清楚。

     从网络搜索到的曾东楼简介得知,曾东楼由一个普通的律师升迁到市政协副主席、市政府法制办主任,可以看得出,其人在官场的仕途上满面春风,一路走好。下面是受害人姚珍春的被骗经过:

    1995年5月10日,得知我弟弟姚珍良被湖南省邵阳市中级人民法院判决死刑后,我们全家万分悲痛。这时,我的堂侄说他们饲料公司的法律顾问曾东楼很有能力,估计能够把我弟弟搞出来。听到这个消息后,我们全家十分高兴,为了救弟弟的命,当时大家立即拍板,决定去拜访曾东楼这个大人物、大律师。

     

               政协副主席、法制办主任诈骗钱财被举报 - 我不是总统,是李根 - 李根独家调查

                         (目前,曾东楼已经升为湖南邵阳市政协副主席,右图为弟弟姚珍良遗像) 

   第二天,我侄儿和哥哥姚珍平怀着激动的心情一起去见了曾东楼。

   “你弟弟的案卷我已经看过,刑量确实过重。如果要救你弟弟的命倒也不难,办案的都是我的直属亲戚和同学,我与湖南省高级人民法院(以下简称高院)的朋友关系也不错,他们经常到我的店里(南门口酒都)吃饭、玩牌。”见面时,曾东楼很同情地对我们说,你来我店里走走可以遇到他们的,到时候我帮你与他们沟通一下。   

   听了他的话,我和哥哥的心里暖烘烘的,立即给曾东楼塞上一条“精白沙”烟。他婉言谢绝,并说他们律师不能够随便收当事人的东西,我弟弟的事情就是他的事情,只有他才有这个能力,找其别人都没有用的。只要按照他的去办,一切包在他的身上。送去的烟也不要,我们对曾东楼敬佩有加,更是感激不尽。“我们家终于遇到好心人、遇到活菩萨,弟弟有救了!”   

   几天后的上午,我接到曾东楼的电话,说是“高院”的主要领导在他的店里吃饭,要我过去一下。到了他的酒店,我看到一桌干部模样的人在吃饭,个个吃得满面红润。看到我的到来,曾东楼把嘴巴凑到我的耳朵边,悄悄地告诉我这就是“高院”的领导,救我弟弟的命得靠他们。当时我很想走近,与“高院”的领导交流一下,说弟弟的刑量过重请求再审。

   这时,曾东楼似乎看出我的心思,他立即把我拉到一角落,说人家“高院”领导怎么会直接与我这个小老百姓打交道呢,有什么他可以帮我传达。当时,我沉默了一下,曾东楼说得好像有些道理。

   十几分钟后,曾东楼拿出电子计算机,在上面按了一阵子,说“高院” 领导吃的烟酒饭菜一共吃了1768元。“看在你没有钱的份上,给你打个折,就帮他们出1700元买单算了。”曾东楼说完后还特意把结帐单给我看,我二话没有说就付了1700元买单走人。

   后来,曾东楼隔三差五要我到他店里去,今天说这是“中院”主要领导,明天说那是“高院”的法官,或是监狱什么领导。每次接到曾东楼的电话我就会去朋友那里借钱,去替“高层”领导买单,在我的记忆里,光我去买单的就有六次,每次都在千元以上,最少的也有七、八百元。在结帐时,曾东楼说得一次比一次把握要足,他还说:“花这点钱值得,等你弟弟出来时,他会好好感谢你这个哥哥的,也会还你这些钱!”

   记得还有一次,曾东楼说是什么领导在吃饭,需要我去买单。因为当时我在外地,我就要堂嫂去买单,那次花费最高,曾东楼收了我嫂子2000多元。

   1995年7月的一天,曾东楼说为我弟弟的事情要去一趟高院需要费用,要我哥搞一万元钱过去让他活动。后来我哥就给他东拼西凑才凑够捌仟元。又过了大约十多天,曾东楼说再拿一万元去送礼。我和哥又问他有一定的把握吗?他一口说,有了这些钱包把我弟搞到龙溪铺监狱去。有了这一句话我们很放心地又给了曾东楼一万元,现在我还欠我堂侄的钱没有还清,那个时候我们越给他钱多心底越塌实。

   到了1995年8月中,我们为了救弟弟的命,在曾东楼的身上一共花了三万多元。后来我们三翻五次去找曾东楼打听情况,他总是说这事不能太急,急是不管用的。自那以后,我们全家像聋子听雷一样,天到外面打听弟弟的有关情况。去见弟弟时,他问我们有没有希望,我总是说到龙溪铺监狱再说,意思就是很有把握!

   又过了一个多月,我突然听到一个可怕的消息,说我弟弟很快要被执行枪决。这时我立即去找曾东楼问怎么回事,回答是应该不可能。两个小时后,曾很难为情的样子说省高院还有几个人没有通过,不能改判!这时,我犹如晴天霹雳,怀着万分悲痛的心情问曾东楼。问他为什么会这样,他说自己尽力了,要我们也不要太难过了。

   过了几天一些朋友说,要我去告曾东楼。于是我就想去告他,我又想起弟弟在遗书上写:“亲爱的哥哥,请听弟一句话,不用再去为我上法院了,你是斗不赢曾东楼的。”加上我妈和哥都要我不要去告了,告了也是白告,我想来想去一直等到14年后的今天......

   当时,还有很多人说,这个曾东楼根本没有把钱送给高院的领导,而是借着高院领导的名义骗取我的钱财,而在他店吃饭的人也就是普通顾客。这时,我又想起弟弟说的话,根本没有什么二审律师去问他的话等,那时一切的一切,我不能讲,怕他......

   当年的三万元可不是一个小数目,按照目前的物价现在至少值24万元。自从我们知道受曾东楼的欺骗以后,到现在已经是14个年头。听说曾东楼这个人确实有“能耐”,他通过关系现在已经是邵阳市政协副主席、市法制办主任了。面对这样一个腐败官员,过去我一直不敢讲,通过电视看到老百姓敢于站出来揭露腐败,今天我借助网络说出来。请广大网友帮帮忙,为我讨一个公道......! 

                                                                       姚珍春(130-87399684)

                                                                            2009年5月6日

  评论这张
 
阅读(881)| 评论(1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