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李根独家调查

全球有影响 全洲有地位 全国有权威

 
 
 

日志

 
 

湖南邵阳:一房两卖背后的司法纠结  

2010-01-20 10:25:1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日前,湖南省邵阳市大祥区人民法院刚刚审结了一起颇为离奇的一房两卖纠纷案件。两个受害人(案件中的两个买受人),为了确认自己对标的房屋的所有权,大打官司,而该案件的始作俑者,却没有出现在法庭上。一审法院最终判决,几道转手之后的第三人拥有房屋,而办理了正规入住手续,并在公证处签订了公证合同书的另一方败诉。来自邵阳市财政局的谢碧君为此走上了法律申诉之路:难道我付给李勇的21万元购房款,就这样打了水漂吗?
  
   被公证的《购房协议》
  
   2004年3月,邵阳市财政局实施职工集资建房,当时还在该局上班的李勇(后因故被开除),享有集资建房资格并参与了集资建房。4年后的2008年5月,李勇按该局集资建房分配方案,分得敏州西路财苑小区12栋2单元102号房。
  
   李勇分得该房后决定将该房出卖给谢碧君,双方于2008年5月14日签订了《购房协议》,协议约定的房款总价为28万元,签订协议时交款6万元。2008年5月30日前再付款15万元,余款在房屋过户后一次性付清。
  
   在签订购协议的当天,双方到邵阳市公证处将《购房协议》进行了公证。邵阳市公证处作出了(2008)邵证字第214号购房协议书公证书。
  
   2008年5月30日,谢碧君将剩余的15万元购房款交给李勇。当天,李勇向邵阳东方物业管理公司出具证明,明确表示,李勇已将在邵阳市财政局财苑小区12栋二单元102房屋转让给谢碧君,请邵阳东方物业管理公司财苑管理处为其做好物业管理。
  
   随后,谢碧君领取了房屋装修许可证并开始对该房屋进行装修。
  
   诉讼背后的隐情
  
   就在谢碧君怀着喜悦的心情,对房屋进行装修时,一件意外的事情发生了。
  
   2008年6月2日,邵阳市大祥区人民法院几位法官来到财苑小区,对谢碧君正在装修的房屋进行查封,查封的理由是2008年5月26日,陈焕中对该套房屋向大祥区法院提出了诉讼请求,同时要求大祥区人民法院对该套房屋进行诉讼保全。
  
   谢碧君认为,陈唤中的行为,侵犯了自己的合法权益。2008年12月4日,谢碧君以李勇为被告,以曾寿生、陈焕中为诉讼第三人,向大祥区人民法院提起民事诉讼,要求法院判令座落在邵阳市大祥区敏州西路财苑小区12栋2单元102号房屋产权归原告谢碧君所有;判令被告李勇继续履行《购房协议》,协助原告谢碧君办理房屋权属登记手续。
  
   事实上,早在2008年5月21日,陈焕中就曾以李勇、曾寿生为被告向大祥区人民法院提起一次民事诉讼。诉讼理由是,李勇于2005年8月12日将集资建房指标转让给了曾寿生(李勇从曾寿生手中获取集资房指标转让费3000元),曾寿生于2006年3月18日又将该集资房指标转让给陈焕中(曾寿生从陈焕中手中获取集资房指标转让费5000元),陈焕中已为该套集资房付出现金16万元。现在李勇强行将分到其名下的12栋2单元西头102号房屋归为己有。要求法院依法确认二份转让集资指标的协议书有效;确认市财政局分配给被告李勇的房屋归原告陈焕中所有。
  
   被质疑的判决结果
  
   2009年5月16日,大祥区人民法院对谢碧君提起诉讼的案件进行审理。
  
   法院认为,原告谢碧君与被告李勇、第三人曾寿生、陈焕中之间所争议的是原、被告所签订的《购房协议》效力的问题的纠纷,而不是房屋、所有权转让合同纠纷。
  
   “被告李勇在得知其名下的集资建房的房屋具体位置后,不顾自己已将该集资建房指标转让,自己对集资房屋不再享有任何权利的事实,臆断自己拥有邵阳市财政局宿舍即财苑小区12栋2单元102号房屋的所有权,与原告谢碧君签订了《购房协议》,非法处置第三人陈焕中对该集资房屋的所有权,应属侵权。”
  
   在判决书中,法院还认为,在原、被告签订该协议之前,原告谢碧君已经知道被告李勇在邵阳市财政局集资建房指标已转让的事实。最后,法院判令谢碧君的败诉。
  
   对这一判决结果,谢碧君十分意外。当地一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司法界人士认为,区法院的判决认定事实不清、证据不足,适用法律错误。
  
   “原审判决认定‘原告谢碧君已经知道被告李勇在邵阳市财政局集资建房指标已转让,因此,原告在明知被告李勇已经丧失了集资建房资格,且并未取得邵阳市财政局财苑小区12栋2单元102号房屋的所有权的情况下,仍然与被告李勇签订《协议协议》’,这种认定没有事实依据。”
  
   该人士指出,原审判决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五十二条第(二)、(五)项进行判决。《合同法》第五十二条(二)项的内容为“恶意串通损害国、集体或者第三人利益;”(五)项的内容为“违反法律、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在没有事实证据证明的情况下,适用该条法律是错误的。
  
   “陈焕中与李勇签订集资房指标转让协议,谢碧君与李勇签订购房协议,其内容都没有违反法律、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都是合法有效的。李勇的行为是一种一房多卖行为,是一种诈骗行为。陈焕中与谢碧君都是李勇的侵害对象,原审判决将李勇诈骗行为造成的损害判归谢碧君一人承担,是不公平的。”
  
   屡遭碰壁的求助

        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谢碧君坚持认为,她在与李勇签订购房协议之前,根本就不知道李勇曾将集资指标转让的事情。“我没有傻到拿几十万血汗钱,去买一个有纠纷的房子吧,如果我事先知道这些情况,我是绝对不会去买这个房子的。”
  
   谢碧君说,我们夫妻都是市级机关的公务员,除了工资外没有其他收入来源,21万元是我们夫妻俩参加工作以来的全部积蓄。现在陷入到这样一个困境中,真是万万没有想到的事情。
  
   在好心人的提醒下,谢碧君决定先找到李勇,“如果能把购房款要回来,也就算了。我没有那么多时间去打官司”,谢碧君说,她从单位请了十多天假,先后到长沙和深圳寻找李勇,但半个月过去后,仍然没有找到李勇。
  
   就在这个时候,一审判决书却因为谢碧君耽误上诉时间而发生了法律效力。2009年8月17日,第三人陈焕生再次以谢碧君占用其房屋为由,将其告上大祥区法院,要求赔偿一万元。
  
   9月7日,谢碧君前往法院参加庭审的时候,又一幕意外的情况出现了。大祥区法院经济庭庭长周智勇妻子、第三人曾寿生的妹妹曾勉等四人,对谢碧君进行辱骂。谢碧君说,“一见面,她们就对我出言不逊,并要动手打我。好在当时有我的同事在场,但我的同事还是被她们打到了。”
  
   “明明我有理,法院却判我败诉,我怎么能服呢”,但谢碧君却必须面对的现实是,她已经失去了上诉的权利,只能寻求检察院抗诉的一条途径。然而,有一个在检察院工作的丈夫这一事实,让她的抗诉之路走得十分艰难。
  
   邵阳市人大内司委主任彭亚雄告诉记者,先后有五位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找到内司委,要求内司委干预检察院,“他们明确说,你有上诉权却放弃,最后要来利用抗诉权,这是典型的以公权谋私利。”
  
   彭亚雄表示,他不会利用内司委的权利,来干预检察院的工作。“该抗诉,就抗诉吧。”
  
   “我现在没有别的要求,只希望能尽量减少一些损失,希望组织能出面,做做协调工作”,谢碧君说,作为一个受害者,维护自己的正当权益,是一种本能的反应。“如果这个事情解决不了,我只能一直抗争下去。”

  评论这张
 
阅读(2285)|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