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李根独家调查

全球有影响 全洲有地位 全国有权威

 
 
 

日志

 
 

衡东城关企管站遭遇强卖 数十名下岗人衣食无着落  

2010-04-18 13:07:2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强拆一年后才发布拆迁公告,价值近千万门面仅售200万,土地挂牌成交价为200万,最终只交90.27万,这一系列闹剧就发生在湖南省衡东县城关镇。

衡东县城关镇乡镇企业管理站是一个有独立人资格的自收自支集体事业单位,下属综合二门市安置的全是当年的下乡返城知青。在衡东县政府的直接干预下,在城关镇政府的越俎代庖下,企业管理站位于县城中心的综合二门市被强行卖掉并被非法拆除。2006年10月,房屋被拆除一年多之后,衡东县房产局房屋拆迁管理办公室才为拆迁单位办理《房屋拆迁许可证》和发布拆迁公告。2006年11月,县国土局与开发商签订了《土地出让合同》,土地出让金由《成交确定书》确定的200万元变成了90.27万元。至今,该房屋的产权证还在衡东县城关镇乡镇企业管理站,房产档案亦未变更或注销。为此,一直得不到安置的衡东县城关镇乡镇企业管理站的干部职工多次上访并向衡阳市政府申请行政复议,但是,由于牵涉到衡东县一些领导的切身利益,事情至今得不到有效解决。

 政府做主强行卖掉单位房屋

 虎年春天的气息扑面而来,两会关注民生的春风吹遍神州大地,而衡东县城关镇乡镇企业管理站的干部职工们心中的寒意却一点也没有消退。单位的房屋被强拆快五年了,他们失去了工作,没有得到任何安置与补偿,五年漫长的维权之路消耗的不仅仅是他们的时间、精力,还有他们对当地政府及相关职能部门的信任与信心。

2003年,衡东县政府找到城关镇乡镇企业管理站负责人商议,要对乡镇企业管理站综合二门市的房屋进行出售,对单位实行改制,遭到乡镇企业管理站全体干部职工的强烈反对。在多次协调工作没有结果的情况下,2003年9月7日,按照县政府的要求,衡东县城关镇政府向衡东县国土局出具了《城关镇关于镇企业原劳动服务公司下属的综合门市挂牌出售的有关规定》,计划对乡镇企业管理站的门面挂牌出售。2003年9月10日,衡东县城关镇人民政府、衡东县国有资产局制订了《衡东县国土资源局2003年第六次挂牌出让国有房地产使用权竞买须知》。此后,衡东县多次组织会议进行协调,由于价格问题达不到一致意见,协调工作未能取得新的进展。

2004年10月26日,衡东县城关镇政府在乡镇企业管理站不知情的情况下,向衡东县国土局出具《委托书》,委托国土局土地交易中心挂牌出让综合二门市。11月11日,经衡东县国土局审核、县政府审批,决定对综合二门市609.9平方土地挂牌出让。2005年8月15日,没有通知乡镇企业管理站,衡东县国土局与唯一参与举牌的刘娓娓签订了《挂牌出让国有土地使用权成交确认书》,将综合二门市房屋的609.9平方米土地使用权以每平方3209.2元,总价200万的价格出让给刘娓娓。

 名为挂牌出让实为暗箱操作?

 刘娓娓是一个没有资质搞开发的人,她为什么会作为唯一一个竞价者参与举牌呢?这主要与刘的身份和衡东县城关镇乡镇企业管理站周边的开发有密切的关系。刘的丈夫是春昌选冶有限公司负责人单春芽,此前,单春芽已经取得了与乡镇企业管理站相邻的城关贸易公司、生资公司的产权。因此,由刘娓娓出面竞价,实际上是醉翁之意不在酒。

据衡东县乡镇企业管理站负责人介绍,春昌选冶有限公司负责人单春芽在取得了城关贸易公司、生资公司的产权后,盯上了一墙之隔的企业管理站综合二门市。为了达到低价强买的目的,他们花钱买通关系,于是相关部门做出了对综合二门市必须实行与城关贸易公司、生资公司捆绑开发的决定。在确定起始价的时候,他们不进行评估,起始价与相邻的城关贸易公司、生资公司的价格单价相差一倍多。两块地相邻,房屋结构差不多,单价本应相当,但是,在实际操作中,城关贸易公司、生资公司起始价每平方米高达7596.29元,而企业管理站二门市起始价每平方仅3189.76元。

 这位负责人气愤地说:“对我们二门市的房屋,他们名为挂牌出让,实为暗箱操作。首先,他们没有依法进行公告,其次尚未挂牌,他们已内定购买人。”2005年10月,衡东县城关镇乡镇企业管理站的房屋在未办理拆迁手续,未发布拆迁公告,未对单位职工进行安置的情况下被强行拆除。这些房屋被强行拆除后,并没有马上被利用,而是一直被闲置在那里,刘娓娓也未按《成交确认书》约定的时间和金额签订合同和交纳款项。

 出让房屋被转手倒卖

门市部的房屋被强行拆除了,衡东县城关镇乡镇企业管理站的干部职工失去了工作,生活陷入困境,之前所说的什么改制、养老保险、安置等事情再也无人过问。自房屋被拆除之后,几年来,企业管理站的干部职工一直在找衡东县委、县政府、县人大、县政协、城关镇政府等相关国家机关及领导反映情况,要求维护企业的合法权益。有关领导回答说“问题会妥善解决”、“问题正在研究处理之中,请耐心等待。”

衡东县城关镇乡镇企业管理站部分职工告诉记者,与对他们的问题漠不关心形成鲜明对比的是,2006年11月,在摘牌一年多后,衡东县国土局与刘娓娓签订了《土地出让合同》,成交金额则莫名其妙地由《成交确定书》确定的200万元变成了90.27万元。2006年10月25日,在衡东县乡镇企业管理站的房屋被非法拆除一年之后,衡东县房产局房屋拆迁管理办公室为拆迁单位办理了所谓的《房屋折迁许可证》和发布拆迁公告。而实际上,该房屋的产权证现在仍然在衡东县乡镇企业管理站,房产档案也没有变更、注销。2007年7月20日,刘娓娓委托他人与衡阳市金虎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签订《房地产转让协议书》,将该宗土地转让给衡阳市金虎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但协议书中连成交价格也没有。此时的房地产市场价格已比挂牌时升值一倍以上。

2007年8月10日,衡东县国土局批准同意刘娓娓与衡阳市金虎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的转让。同时,衡东县人民政府为衡阳市金虎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办理了土地使用证。直到这个时候,衡东县城关镇乡镇企业管理站的干部职工还蒙在鼓里,他们做梦都没有想到,相关部门领导对他们的答复都是在拖延时间,实际上对他们的房屋和土地交易一直在暗中进行。据知情人士透露,刘娓娓与金虎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在进行房地产转让时,转让方只交了0.2万元手续费,受让方也只交了5.88万元契税,完全没有按照国家税法规定缴纳房地产交易营业税、土地增值税和其它税费,契税也明显少交了。如此明目张胆的偷税漏税行为,没有谁对此进行过干涉。2007年8月10日,衡东县人民政府为衡阳市金虎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办理了土地使用证。2009年7月,开发商开始进场施工。

政府回复掩盖事实真相

衡东县人民政府及相关部门的这些作法引起了城关镇乡镇企业管理站干部职工的强烈不满。他们认为,衡东县人民政府的违法行政剥夺了他们赖以生存的生产资料,造成他们巨大的财产损失,并导致乡镇企业管理站三十多名下岗知青的下半生的生活费和养老金均失去了保障。2009年9月28日,衡东县城关镇乡镇企业管理站愤然向衡阳市人民政府申请行政复议。

 对于城关镇乡镇企业管理站提出的一系列问题,衡东县人民政府做出了书面回复。回复称:衡东县城关镇乡镇企业管理站由于经营不善,多年亏损,职工意见很大,矛盾很多。为了让该站的职工得到妥善安置,并解决养老保险问题,由城关镇政府委托县国土局对二门市进行挂牌出让,所有程序都是合法的。由于当时房地产市场疲软,所以只有刘娓娓一个人参与举牌。该房屋的产权和土地使用权属城关镇所有,因为1985年进行房产登记时是城关镇政府申请的,2001年,申请土地登记的单位也是城关镇政府。对于该宗交易的价格,回复中明确证实,刘娓娓在摘牌之后就已经付清了200万元。之所以在2007年才为刘办理土地使用证,是因为此前二门市的房产证抵押在银行。

衡东县城关镇乡镇企业管理站聘请的律师认为衡东县政府的回复是对当事者、上一级政府领导的一种“忽悠”。他们提出了以下观点:第一、集体企业的改制属于企业的自主权,不能由政府越俎代庖。第二、企业管理站自1997年政企分开时就是独立的集体性质的事业法人,综合二门市的房屋原始取得也是原企业办出资购买,后从信用社借款偿还的,他们拥有房屋产权证原件,且该房屋的权属性质是集体所有,而非机关所有。第三、对乡镇企业管理站二门市的处置名为挂牌出让,实为暗箱操作。第四、在房屋被强拆后一年多时间再补办《房屋拆迁许可证》并发布拆迁公告,是严重的违法行政行为。由于衡东县人民政府、衡东城关镇政府的违法行政,造成了衡东县乡镇企业管理站627平方米、价值800万元的房屋(门面)被完全毁损,土地被他人强占,5年的门面租金损失200多万元。目前,衡东县城关镇乡镇企业管理站的干部职工仍然在努力维权,誓死捍卫企业的根本利益,他们坚信:党的阳光雨露总不会只沐浴在少数人的头上!(曾彩云/文)

  评论这张
 
阅读(1261)|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