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李根独家调查

全球有影响 全洲有地位 全国有权威

 
 
 

日志

 
 

法院再现天价罚金 湖南一农民被罚2151万  

2011-12-14 00:23:3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10年8月,湖南省桂阳县的农民李清在亲戚朋友的帮助下开始做服装生意。他在湖南省郴州市富民市场租赁了2040号到2043号店铺开始经营。
  2010年12月15日,内蒙古鄂尔多斯市公安局经济侦查支队派员来到店铺将李清等人抓走,并扣押了店内的全部服装和销售用的电脑,其理由是“涉嫌销售假冒商标商品罪”,经过内蒙古鄂尔多斯市公、检、法的审判,李清因假冒注册商标罪被判处有期徒刑5年,并处罚金2151万元。在宣判后第二天提起上诉。李清要求上诉,现高级法院已经受理。

                                 农民卖假名牌羊毛衫获利1万被罚2151万 - 我不是美国总统,是中国李根 - 李根独家调查 

                                                      李清的店子被内蒙古警方“洗劫”一空
                                农民卖假名牌羊毛衫获利1万被罚2151万 - 我不是美国总统,是中国李根 - 李根独家调查

                                                  李清曾经的店子就在郴州市富民市场的二楼

                                农民卖假名牌羊毛衫获利1万被罚2151万 - 我不是美国总统,是中国李根 - 李根独家调查
                                                          标价2480元的衣服实价只售80-150元之间


   这个案件中,鄂尔多斯市司法机关严重违反了法律程序和实体的错误。
   1、本案内蒙古鄂尔多斯市公检法没有管辖权。一审法院判决李清有罪的前提是鄂尔多斯市中级人民法院对本案有管辖权。鄂尔多斯市中级人民法院不是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的管辖规定和2011年1月10日两院一部(法发(2011)3号)《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关于办理侵犯知识产权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意见》(以下简称意见)第1条管辖的规定,仅依据了一个盖有鄂尔多斯市公安局印章的公安部经济犯罪侦查局通知的复印件,就认定鄂尔多斯市侦查机关有侦查权、公诉机关有公诉权、中级人民法院对本案有管辖权,是执行和适用法律上的错误。

        刑诉法第24条规定:“刑事案件由犯罪地的人民法院管辖。如果由被告人居住地的人民法院审判更为适宜的,可以由被告人居住地的人民法院管辖。”《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刑事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2条的规定:“犯罪地是指犯罪行为发生地。以非法占有为目的的财产犯罪,犯罪地包括犯罪行为发生地和犯罪分子实际取得财产的犯罪结果发生地。”

       李清在湖南省郴州市北湖区富民市场涉嫌销售假冒“鄂尔多斯”、“恒源祥”注册商标服装,如构成犯罪,按照刑诉法和最高法院的司法解释,犯罪地应为湖南省郴州市北湖区,“鄂尔多斯”、“恒源祥”商标所有人的所在地不是犯罪地,既不是犯罪行为发生地,也不是犯罪结果发生地。

       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关于办理侵犯知识产权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意见》第1条专门规定了管辖问题,对侵犯知识产权犯罪案件做了明确的规定,“侵犯知识产权犯罪案件由犯罪地公安机关立案侦查。鄂尔多斯市中级人民法院判决曲解了《意见》“权利人受到实际侵害的犯罪结果发生地。”犯罪结果发生地正确解释只能是刑诉法若干问题解释第2条“实际取得财产的犯罪结果发生地,”而不是受到实际侵害的鄂尔多斯公司所在地鄂尔多斯市。否则《意见》就前后矛盾,前面犯罪地公安机关立案侦查后而由被害人的所在地管辖。

       公诉机关提起公诉所依据的是2010年2月21日公安部经济犯罪侦查局《通知》,文号为公经知产(2010)14号,这个《通知》,首先它与前面提到的“两院一部”的意见相抵触,属于违法的通知;其次这个《通知》明确要求“即在主要犯罪地公安机关不持异议的前提下”才适用,本案无湖南省公安厅、湖南省郴州市公安局不持异议的正式文件或批复;第三,“两院一部”的《意见》与刑诉法吻合,经侦局的《通知》违反了全国人大通过的法律,这个《通知》抗拒现行法律规定,实质上即丧失了法律效力;一审中仅凭这个《通知》的复印件,又未进行核查,真伪尚难确定。无论是刑事诉讼法还是《意见》的规定,侵犯知识产权犯罪案件均是由犯罪地公安机关立案侦查,鄂尔多斯市公安局没有立案侦查权,公诉机关也没有提起公诉的法律依据,依照法律的规定侦查不合法,提起公诉、进行审判均不合法,应该将案件移交给有管辖权的法院审判。

       2、鄂尔多斯市中级人民法院判决按吊牌价认定被告人李清假冒商标数额不符合法律的规定。鄂尔多斯市中级人民法院判决认定李清未销售假冒注册商标的商品26187件,总数额43013364元,与事实不符。一是羊毛衫的数字不准确,搜查笔录,扣押清单不能做为定案的证据使用,从侦查卷中就可以看出,2010年12月15日19时20分侦查机关高俊峰、刘伟在郴州市北湖区派出所讯问李清,记载时间截止2010年12月15日20时15分。

       侦查机关搜查笔录地点是郴州市富民市场二楼2043号李清店铺,时间是2010年12月15日17时20分至2010年12月16日7时30分,搜查人是那日苏、谢金刚,见证人是王亚平(鄂尔多斯公司鉴定人,不符合见证人身份),搜查笔录和扣押清单虽然有李清的签字,但据李清将搜查时他不在现场,该签字是2010年12月21日回到东胜看守所补签的,李清所讲事实存在,因为这一点从侦查机关第二次讯问李清笔录时间上即可以看出,见侦查卷47页2010年12月16日10时20分至2010年12月16日11时30分由郝耀、那日苏讯问李清笔录,讯问地点是东胜区看守所。侦查员那日苏当天上午7点30分还在郴州富民市场搜查,10时20分就在东胜区看守所讯问李清,这可能吗?

        郴州市到湖南省长沙市300公里,长沙市到呼和浩特市乘飞机还需要2小时10分钟,呼和浩特市到鄂尔多斯市汽车最快也要3个小时。也就是说侦查机关在造假,搜查笔录、扣押清单不是在现场制作的,讯问笔录相互之间不能排他,这说明搜查笔录、扣押物品清单及讯问笔录侦查机关造假,属于法律程序性违法;法庭又没有对扣押物品清点,只有事隔数天的签字和捺手印,怎么能认定该证据真实可信。二是非法经营数额按照2004年11月2日最高人民检查院、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办理知识产权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12条:“本解释所称”“非法经营数额,”是指行为人在实施侵犯知识产权行为过程中,制造、储存、运输、销售侵权产品价值。

         已销售的侵权产品的价值,按照实际销售的价格计算。制造、储存、运输和未销售的侵权产品的价值,按照标价或者已查清的侵权产品的实际销售平均价格计算。侵权产品没有标价或者无法查清实际销售价格的,按照被侵权产品的市场中间价格计算。”

        鄂尔多斯市中级人民法院判决认定“非法经营数额按标价或者已经查清的侵权产品的实际销售平均价格计算。本案中侵权产品的实际销售价格无法查清,故适用吊牌标价来计算非法经营数额。”该认定是对解释12条的曲解,如果无法查清,应该按市场被侵权产品的中间价格计算。该院系列审理十余起相同案件,有的认定140元,有的认定还少,这就是市场价。李清认定了多少?平均价格每件1642.55元,比市场平均价多出十倍之多。

       案件移送法院后,李清的律师申请调取了新证据,第1条就是调取李清的销售账本。李清销售账本均存在店铺的两台电脑中,庭审中已证实电脑主机被侦查机关扣押,并让李清从郴州背回东胜看守所,该电脑是否被扣押,李清的律师要求侦办此案的郝耀,那日苏出庭做证,该证人也未出庭。庭审中李清的律师向法院提交了李清销售光盘,该光盘记载李清销售鄂尔多斯羊毛衫的价格分别为100元、120元和150元。李清提供网上销售的平均价为147.54元。对李清实际销售的446件的价格不清楚,应当逐一查清,网上卖了多少件,店铺卖了多少件,它的平均价就是未销售鄂尔多斯商标的销售金额和非法经营数额。这是本案最大的事实不清、证据不足。

        吊牌价的认定不尊重事实和法律的规定,对案件不能依照刑事法律的程序核定,并且剥夺了李清调取新证据的权利。因此,按毛衫的吊牌价认定李清的犯罪数额是严重损害了李清的权益,也违反法律的规定。

       3、本案定性错误。鄂尔多斯市中级人民法院判决认定“被告人李清以营利为目的,即制造假冒注册商标商品,销售该假冒注册商标的商品行为,属牵连犯,应以假冒注册商标罪定罪处罚。”这一认定即不符合事实,也与犯罪构成要件不相吻合。

      李清没有制假冒注册商标商品,制造人分别为提供“白坯衫”的黄秋英、黄卢英、朱娟玉,缝制假冒商标的陆晋飞和提供假商标的周金柱。以上人员将包装好的羊毛衫发给郴州的李清,李清收到贷后只是按照浙江方的要求打款即可,制造假冒注册商标商品是浙江方互相联系,互相协作的结果,李清只是单一的销售,他与以上人员没有共同的故意。前者可以认定为销售非法制造注册商标标识罪和生产假冒商标的商品罪,李清如构成犯罪也只能认定为销售假冒商标的商品罪,刑法214条规定,销售假冒注册商标的商品罪是指违反商标管理法规,销售明知是假冒注册商标的商品的行为。刑法213条规定,假冒注册商标罪是指未经注册商标所有人的许可 ,在同一种商品上使用与其注册商标相同的商标,情节严重的行为。

        一审判决混淆了两个罪的客观要件,前罪在客观方面主要表现为行为人销售明知是假冒注册商标的商品,后者是行为人未经注册商标所有人许可,在同种商品上使用他人已注册商标相同的商标。一审判决把周金柱、陆晋飞、黄秋英、朱娟玉等人的行为做为牵连认定李清为假冒注册商标罪不妥。起诉书认定了李清销售了446件假冒鄂尔多斯、恒源祥商标的羊毛衫,就应以销售假冒注册商标的商品罪定性。按照最高人民法院发(2010)36号《量型指导意见》(试行)第1条第4款:“量型要客观全面把握不同时期不同地区的经济社会发展和治安形势的变化,确保刑法任务的实现,对于同一地区、同一时期、案情相近或者相似的案件,所判处的刑罚应当均衡。”认定非法经营数额的单价100元和1000多元的刑罚肯定不一样。本案中李清仅销售了6万元的商品获利1万元,但判处罚金高达2151万元。对于李清未销售的商品,按照“两院一部”关于办理侵犯知识产权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意见》第8条第2款规定应按未遂予以认定。

       2010年12月15日19时20分侦查机关高俊峰、刘伟在郴州市北湖区派出所讯问李清,记载时间截止2010年12月15日20时15分。侦查机关搜查笔录地点是郴州市富民市场二楼2043号李清店铺,时间是2010年12月15日17时20分至2010年12月16日7时30分,搜查人是那日苏、谢金刚,见证人是王亚平(鄂尔多斯公司鉴定人,不符合见证人身份),搜查笔录和扣押清单虽然有李清的签字,但据李清将搜查时他不在现场,该签字是2010年12月21日回到东胜看守所补签的,李清所讲事实存在,因为这一点从侦查机关第二次讯问李清笔录时间上即可以看出,见侦查卷47页2010年12月16日10时20分至2010年12月16日11时30分由郝耀、那日苏讯问李清笔录,讯问地点是东胜区看守所。侦查员那日苏当天上午7点30分还在郴州富民市场搜查,10时20分就在东胜区看守所讯问李清,这可能吗?

       郴州市到湖南省长沙市300公里,长沙市到呼和浩特市乘飞机还需要2小时10分钟,呼和浩特市到鄂尔多斯市汽车最快也要3个小时。也就是说侦查机关在造假,搜查笔录、扣押清单不是在现场制作的,讯问笔录相互之间不能排他。

       本案认定李清销售假冒商标商品数量不清,正是因为侦查机关侦查行为不合法造成的。一审判决后,李清亲属才得知,侦查机关不仅扣押了李清店铺(2040号至2043号)的假冒商标的服装,还扣押了不属于李清店铺的假冒商标的服装。侦查机关办案人员当时还把2039号店铺的假冒商标服装全部扣押,具体数量不详,并加到李清案的认定数量中。目前,二审辩护人已向二审法院递交富民市场的平面图,2039号店铺租赁合同,2040号至2043号店铺租赁合同,据初步了解2039号店铺出租人为朱国良,承租人为陈耀海,2039号的店铺面积从图纸上看比李清四个店铺的面积还要大,该店铺也是经营假冒商标服装,目前还在使用中。

       2010年12月15日侦查人员扣押了2039号店铺的多少假冒商标服装不清楚,但有一点是清楚的,侦查机关扣押李清26187件假冒鄂尔多斯毛衫和恒源祥毛衫,李清的店铺是容纳不下的。另外至案发还有部分毛衫从浙江桐乡没有发出。从李清同案周金柱销售商标标识的笔录上反映,李清没有一审判决认定的那么大的数量,一审判决又反过来推定周金柱的假冒商标按李清认定的数量予以认定,整个案件都是在想象中认定的,刑事案件这样的审理简直不可思议。

       4、李清的立功应予以认定。李清涉嫌的是假冒注册商标罪,周金柱涉嫌的是销售非法制造的注册商标标识罪。二人不是共同犯罪,李清的行为应当界定为在如实供述自己的犯罪行为的同时,检举、揭发了他人的犯罪行为,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处理自首和立功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五条规定:“根据刑法第六十八条第一款的规定,犯罪分子到案后有检举、揭发他人犯罪行为,包括共同犯罪案件中的犯罪分子揭发同案犯共同犯罪以外的其他犯罪,经查证属实;提供侦破其他案件的重要线索,经查证属实;阻止他人犯罪活动,协助司法机关抓捕其他犯罪嫌疑人(包括同案犯);具有其他有利于国家和社会的突出表现的,应当认定为有立功表现。”

      案发后,李清主动检举了销售非法制造注册商标标识的周金柱,侦查机关按照李清提供的线索将周金柱抓捕归案。二人罪同案起诉但分别触犯的是两个罪名,一审判决不认定李清有立功表现,是对法律认识的错误。李清除了检举周金柱以外,还检举了黄秋英、黄芦英、朱娟玉、陆晋飞生产假冒商标商品的犯罪,侦查机关已查证,为什么对以上人员不抓捕?在看守所李清还检举了陈红、张友两名销售假冒商标商品的犯罪嫌疑人,由看守所两名警官做了笔录交给了侦查机关,侦查机关也没有查处。

      5、侦查机关违法的事实应查清并提出相关意见。李清在一审判决中在看守所向辩护人提交了一份发还清单,发还数额为4.5万元。这份发还清单是由侦查人员在看守所交给了李清,只有发还清单,并没有现金,二审法院应去看守所核查。也就是说侦查机关将10.9万元据为己有。对于李清妻子李红英取保候审缴纳了保证金(经核查为4.5万元),那剩余的6.4万元也没有随案移交。

      6、鄂尔多斯市侦查机关扣押了李清两台电脑主机,既没有扣押清单也没有随案移交,这两台电脑记载的正是李清销售400余件假冒商标商品的电脑记录,这关系到李清销售假冒商标商品是按吊牌价认定还是按实际销售的价格认定的问题。鄂尔多斯市中级人民法院在判决中没有说明电脑主机现在在哪里。

     7、鄂尔多斯市中级人民法院认定假冒“恒源祥”羊绒衫4433件,有侦查机关的扣押清单,有恒源祥集团有限公司的企业法人营业执照、有恒源祥注册商标,但没有报案材料,也没有关于恒源祥是否假冒商标的司法鉴定。无论从管理、还是证据认定这4433件都是欠缺的,是证据的严重缺失。现请求广大网民、广大新闻媒体关注此事!

  评论这张
 
阅读(4223)|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