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李根独家调查

全球有影响 全洲有地位 全国有权威

 
 
 

日志

 
 

“五艺”商人王昌贵的梦与痛  

2011-02-23 16:24:3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编者按:鞋厂总板与昔日好友因借款问题闹上法庭,且经济纠纷正在向刑事“诈骗案”升级。昔日好友“埋没良心”“瞎话连篇”,“波谲云诡”的借款纠纷背后是否真正隐藏不可告人的秘密,是否真的会走向刑事诉讼?经济纠纷与经济犯罪的边界在哪里?

相信广大读者能从这篇报道中感知各中因由,并起到一定普法教育作用。

       “五艺”商人王昌贵的梦与痛

                        —一起借贷引发的“迷案”

本报记者高文  雅安报道

王昌贵其人

上世纪60年代初,王昌贵出生于四川省名山县一个普通工人家庭。他说:“由于家境贫困,那时候自己连生存都成了问题。”

王昌贵从小就有绘画天赋,画什么就像什么。有着“惟有读书高”思想的家人却一次次撕掉王昌贵心爱的作品。王昌贵创作的人物素描画得到了当时省内较有名气的画家韩德雅的赞赏,答应教他画连环画,却又在家里人强烈反对声中“破碎”。

学画不成,王昌贵便走上习武的路。“功夫不负有心人”王昌贵的耕耘终得收获。1978年,四川省农业学大寨先进县武术比赛中,王昌贵获得了男子组长拳类器械(刀)比赛第一名、拳术第五名的好成绩。1997年,新华出版社出版发行的《中国民间武术家名典(二)》收录,其中有这样一句描述“王昌贵,别名快腿王,四川名山县蒙阳镇人,峨嵋派……”。

1978年后,迫于生计,王昌贵不得不去替人补鞋,因技术好,顾客络绎不绝。1985年,23岁的王昌贵接父亲的班,进名山县工具厂制鞋车间工作。厂里便推荐有美术功底和补鞋经验的他到重庆皮鞋技工校学习皮鞋设计。回厂后,很快成为技术骨干的他因体制制约,无法发挥特长,便停薪留职,开始自主创业。

 没有启动资金的王昌贵只能学小贩做起了豆腐乳生意,因能吃苦,加之经营有方,不到3个月,他就积累近2万元。这是王昌贵创业的第一桶金。

1990年,有了一定资金的王昌贵建立一家皮鞋厂。以“诚信”做为生产销售理念的王昌贵,不久便打开了销路。正当事业蒸蒸日上时,王昌贵离婚了,婚姻的失败几乎将他摧垮,生意日渐萧条,最后鞋厂还欠了18万元的外债。

依靠自己多年来的诚信经营,许多朋友和客户都来帮助王昌贵。成都的供货商还贷了6万多元的货给他。2002年,王昌贵又走上了第二次创业之路,注册了“昌贵”牌皮鞋商标。

他重视实践和培训,憧憬“有教无类”的理想境界。在“昌贵皮鞋”,除了总经理一职外,他只有一个兼职:技术指导。到“昌贵皮鞋”就业的大多是下岗职工和失业人员,从新员工进入公司起,都是王昌贵亲传制鞋技术。

他喜欢《三国演义》、《水浒传》,宣扬“忠义”精神;只要朋友有难相求,他定会依法依理热心相助,这是“仗义”。

他真心地认为:做买卖和做人一样,都要心术正,仁义买卖才能长久。

2008年,经过6年坚实发展的“昌贵皮鞋”,已经拥有近百名工人,初具规模。正当王昌贵向打造“西部轮胎底鞋最大生产厂家”进军时,王昌贵向朋友文枳钧的“仗义疏财”,却将自己拖入了一起耗时两年多,依然无法还其公允的借款纠纷案。

2011年2月10日下午,王昌贵与文枳钧借款纠纷案代理律师对记者力陈:我方(王昌贵)提供证据的证明力明显大于另一方文枳钧提供证据的证明力,本案可谓是事实清楚,证据确凿,但遗憾的是法庭皆未采信。代理律师认为,此次借款纠纷从催款到诉讼的整个过程值得“考量”和“玩味”,因为,有太多无法让人琢磨的东西了……

一起普通的民间借款纠纷,漫长的两年诉讼。同一纠纷,同一事实,因出现证人多次反复截然相反的证言,好友反目成仇,一、二审法院的判决似乎都终没有给出一个让人信服的理据,此案已成为雅安“稀奇”民间借款纠纷案件。

四川省名山县蒙阳镇人文枳钧,2008年5月起,因交纳购房交定金向好友王昌贵先后借款“12万”,到期经王昌贵数次摧要未还。王昌贵依法提起诉讼后,文枳钧通过中间人从中斡旋,王昌贵将借条“原件”及文枳钧抵押在王昌贵处“房产证、国土证”交由中间人全权处理,遂撤诉。此后,因文枳钧未按约偿还“借款”,王昌贵再次提起诉讼,最终,名山县人民法院、雅安市中级人民法院均认为王昌贵再次提起的借款纠纷之诉因“证据不确实充分”,驳回了王昌贵的全部诉讼请求。文则坚称自己只向王昌贵借过五万元(已还),借款12款是完全不实的,王昌贵大喊冤枉,自己被“忽悠”,借条原件被“诈”去,12万分文未收到。 

友朋借贷 祸起萧墙

本是朋友,如今反目成仇,回忆起这场纠纷,王昌贵眼中充满了后悔与愤怒:

文枳钧,四川省名山县人,蒙阳镇上有他一家不大不小的餐馆。

2008年5月,文枳钧找到忙于业务的好友王昌贵,称自己因购买一套二手房急需5万现金,资金到位便还款,王昌贵欣然同意了。一个多月后,文枳钧如约将借款还给王昌贵。

2008年8月7日,文枳钧再次找到王昌贵借款,此次的借款高达12万现金。文枳钧告诉王昌贵,12万是准备购买门面作定金用。碍于情面,王昌贵在文枳钧出具借条,并承诺以二手房的房产证、国土证作为抵押后,将12万现金借予了文枳钧,文枳钧当时承诺借款半年内归还。

半年时间过去,文枳钧对还款一事“抛之脑后”。经数次摧款,文枳钧一拖再拖。

王昌贵于2009年7月21日第一次将这位多年的好友一纸诉状告上法庭。文枳钧收到传票,得知自己成了被告,文枳钧对借款一事“矢口否认”。但同时又找到既认识王昌贵又与自己有长期业务关系朋友刘永康及“亲家”丁朝友(教师)做中间人从中斡旋与王昌贵的借款纠纷。

王昌贵当时自己认为文枳钧不致于昧心的吃掉自己的12万的借款,在中间人的多次请求之下,便同意了撤诉协商解决。撤诉6天后,中间人刘永康找到王昌贵表示,文枳钧愿意就还款之商议时间,可多次商谈下来,文枳钧还是不与王昌贵见面。

2009年11月21日,急需资金周转的王昌贵在中间人刘永康、丁朝友,见证人余成文、梁锡和在场的情况下,经数人对房产证、国土证和借款原件反复核对无异义后,王昌贵将房产证、国土证和借款原件交给刘永康转还给文枳钧,以示诚意,以期文枳钧早日还款。

同时,王昌贵与刘永康、丁朝友签订一份《委托合同》,《委托合同》约定:原告(王昌贵)“诚意将借款12万元的原件及房产证、国土证同时交与二位中间人,以便文付款返还”。委托书写得十分清楚,交付二位中间人是借款12万元的原件。同时,丁朝友亲笔书写《收条》清楚写明:当天收到王昌贵的是房产证、国土证和借款原件。

此后,刘永康于2009年11月23日、2009年12月15日分别亲笔书写《证明》和《王昌贵与文枳钧之间的借还款情况说明》,进一步应证了他本人亲自交付给文枳钧是12万元的原始借条;丁朝友也于2009年12月20日亲笔书写《我的几点说明》,非常清楚说明了以下事实:2009年11月21日王昌贵找了我们四人(刘、余、梁、丁)在场将文在雅安房产证原件两证及一份拾贰万元的原件借条,借条上有鉴定中心李丹峰签字,共计三份,交给我们四人反复看了后,委托刘、丁转交给文枳钧。

见证人余成文向记者陈述,当时王昌贵还专门照像、录像保存证据。

事后,刘永康转交王昌贵委托其交给文的原始借条等证时,文枳钧在《收条》十分清楚写明收到了刘永康转交的房产证、国土证和借条。可没有想到是,文枳钧拿到房产证、国土证和借条却依然不归还借款。

回忆起这段辛酸的历史,王昌贵一脸无奈…………。 

“借条”惹争议

王昌贵在“被骗”的羞辱中,于2010年1月8日,再次提起诉讼,文枳钧一改第一次的“策略”,要求法院就“借条原件”进行司法鉴定。

1月22日当日,文枳钧亲自交给法院鉴定的“借条原件”被法官们当场目测存在“疑点”。

2010年春节后的3月1日,王昌贵才知文枳钧提交“借条原件”竟然不是原件。

2010年3月10日,名山县人民法院第一次公开开庭审理王昌贵诉文枳钧借款纠纷案,此间,王昌贵因被文枳钧索去了房产证、国土证和借款原件,只能向法院提供借条原件的复印件进行鉴定,暂时休庭。

2010年5月24日,鉴定机构正式答复,对复印件不能做司法鉴定。

名山县人民法院第二次开庭审理王昌贵诉文枳钧借款纠纷。庭审中作为王昌贵的证人的刘永康、丁朝友一改初衷,对自己曾经亲书的书面系列证明完全推翻,并矢口否认自己从王昌贵处拿走的是“借条原件”,坚称是“复印件”。2010年7月19日,四川省名山县人民法院做作出四川省名山县人民法院(2010)名山民初字第118号民事判决书。

判决书同时未采信对王昌贵有利照片、录音、录像等证据。最终,法院以王昌贵主张12万元借款“证据不确实充分”为由,驳回诉讼请求。

记者在一封雅安市委书记信箱转批名山县委书记信箱给王昌贵的回复中,找到名山县人民法院的这样几句话“经本院审理,因你提交的用于支持你主张的证据是复印件,而现有的鉴定机构对复印件不能做司法鉴定;证人当庭质证时也证明你请他们转交给被告文枳钧的借条的复印件而非原件;你提供的照片、录音和录像中也只是你和案外人的一些情况,而无法证明被告文枳钧向你借款的事实;且你自己提交的几份复印件也不一致。”“经本院组织调查认为,本案在审理中严格依照法定程序,没有违法违纪的行为。”

王昌贵的代理律师则告诉记者刘、丁二人明显撒谎:“在第一次庭审当中,刘、丁二人称自己水平差无法辩认王昌贵交给其借条是否是原件?这与二人亲笔书写的多份证词相矛盾,也与在场两位见证人余成文、梁锡和当庭陈述相悖,也与现场录像的实况记录不符。同时,刘永康曾为出纳,丁朝友是教师出身,又有王昌贵当场反复提醒,故对是否为原件有足够鉴别能力。这种说法显然站不脚。”“在2010年6月2日第二次庭审当中,刘、丁二人异口同声说,王昌贵交给其借条是复印件。在审判员未提问之前,刘、丁二人就主动陈述并一致认定:王昌贵交给借条上面无指纹。二人当着审判员前后两次开庭,作了相互矛盾的陈述。这不是撒谎是什么?”

代理律师补充说,刘、丁二人是文枳钧事先委托作为王与文之间协调的中介人,二人与文枳钧有不同寻常关系。当庭查明,刘永康与文枳钧有长期业务关系(一个卖烽窝煤,一个是买烽窝煤),丁朝友是文枳钧的“亲家”,因此,综合全案来看,其当庭证言有十分明显疑点,明显与文枳钧有“串通”之嫌。

“证据不足”

名山县人民法院作出一审判决后,王昌贵不服向雅安市中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

二审中,王昌贵再次向法院提供录音资料,作为判断借条交接过程各当事人证言是否真实的重要参考依据的准确记录。二审法院却因录音资料来源不合法,不能作为案件认定事实的证据,未予采信。

之后,王昌贵所举证据面对法院的认定,像“多米诺骨牌”一样顺势倒下,被“绞碎”。

二审判决认为:王昌贵分别于2010年1月22日、5月5日向法院提交的借条复印件内容不一致,影响了借款事实的可信度;证人刘永康、丁朝友的书面证词和庭审证言前后自相矛盾,也降低了作为借款事间接证据的证明效力。

同时,二审认为,王昌贵主张借款事实存在,却不能提供借条原始件,王昌贵陈述借条原始件在文枳钧未归还借款情况下,通过他人将借条原始件退还给文枳钧,其自述行为在无充分证据证实的情况下,所产生的法律后果理应自行承担。 

最后,关于王昌贵持有文枳钧的房产及土地证,作为担保该借款事实的依据,法庭也以“无书面文字记载确认,也未办理相关的担保手续,故不能佐证借款事实的存在。”为由未采信。

2010年11月19日,雅安市中级人民法院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五十三条一款(一)款“原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的,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决”之规定,判决驳回王昌贵的上诉,维持原判。

王昌贵拿着一审、二审判决书,愤慨道:“文枳钧与刘永康、丁朝友存在串通之嫌,文枳钧更有诈骗之嫌。”

王昌贵告诉记者,一、二审法院在诉讼的整个过程中“显失公平、公正”,他将向四川省高级人民法院提出再审申请,同时,将力求公安机关能对此借款纠纷刑事立案,对文枳钧与刘永康、丁朝友的行为是否已触犯刑律进行调查。

有民商事法官对记者幽默地表示:“这也许将开启一个先河———大量的民间借款纠纷结束以后可以不在民商事庭审理,紧跟着的或许就是刑事案件了。”

更多的民事律师的反应是,“第一次听到这样波谲云诡的民间借款案,法院判决的确无法令人信服,有失公允”。

“民”转“刑”  扑朔迷离

近几年,“民间借款”纠纷转化“诈骗、侵占”罪时有出现,并困扰司法审判。本报也曾对此予以了长期关注。

值得注意的是,这类纠纷,如今频频从普通民间借款纠纷向涉嫌“侵占”或“诈骗”刑事司法的舞台发展,且有愈演愈烈的趋势。民事司法与刑事司法两种司法手段的交织纠结,让非法律人士与许多法律界人士感到扑朔迷离,甚至也被许多网民对关注,并希望最高人民法院对此作出回应。

是借款,还是诈骗?是民间纠纷,还是刑事犯罪?这一直冲击着公众的视野,成为争议的焦点。

同样的故事发生在鞋厂老板王昌贵身上。更多的人在关注,到底民事纠纷与经济犯罪的边界在哪里?在这个活跃的经济社会,还有多少民间借款纠纷在走向刑事诉讼?

来自西南民族大学的一位资深刑法专家告诉记者,这需要具体情况具体分析。最高人民检察院与公安部曾联合签发《经济犯罪追诉标准》,公安办理经济案件有严格的立案标准。笼统地讲就是“罪”与“非罪”的把握。

首先,经济犯罪在实体上表现为社会危害性较大,数额较大,对法意的侵害较大;其次,在证据上有比民事纠纷更高的证据标准;另外,就行为性质来讲,要严格符合刑法及相关司法解释规定的“犯罪构成要素”。在民间借款争议中,对于如今常常出现的“民事”转“刑事”、通过公安侦查寻求证据的现象,这位资深专家认为,公安立案应该既要慎重,也要客观,严格的证据标准是立案的前提,而不是结果。而不能为某人某群人利益就“以权代法”。

 

 

  评论这张
 
阅读(8557)|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