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李根独家调查

全球有影响 全洲有地位 全国有权威

 
 
 

日志

 
 

上官敫铭:【邵氏“弃儿”】记者手记之一  

2011-05-09 20:44:2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四年之前

       我已经记不清确切的日期了,那是四年前,也就是2007年上半年的某一天,一个湖南兄弟通过QQ跟我说了件事。在进入正题前,我倒想简要交代一下我的兄弟“杨广”。隋炀帝也叫杨广,但我这位兄弟却是“湘勇”,他做过很多很牛的事,但为人低调总让这些事随风飘散,而不是像其他人那样堆积成伟绩丰功。

  “兄弟”这样的称呼,是闯荡江湖的人们常用的词汇。当然,我们自然是私交甚好的朋友,但叫一声“兄弟”,干脆,豪气!至于“江湖”,我一直觉得这是介于法律和道德之间的,独具中国特色的人际关系圈。

  兄弟“杨广”在我遇到困难的时候,经常会跟我说:兄弟,社会需要我们这样的人。这样的话太自恋,但却也偶尔受用。这是很多调查记者的迷幻药。

  那一天,“杨广”在网上召唤我。他说:“兄弟,给你一个猛料吧。社会需要我们这样的人。”我嘲笑他自恋。但他提供的信息让我为之一惊。他说,有个地方的计生部门,把农民的小孩抓走送到了福利院,他们以此卖钱。

  生在神奇的国度,要怪只怪自己没有想象力。当时,我的想象力确实是不够用的。我回了句“不会吧?扯谈”。“杨广”说,这是真的。

  如果是我,谁抓我小孩我手刃了丫的!这是我心里的第一反应,我质疑“杨广”的“猛料”。他发了个笑脸,不再理我了。

  几天过后,“杨广”又在网络召唤我,“社会需要我们这样的人。”我回应他:这事不太符合逻辑吧?农民温顺得就像羔羊?自己的孩子被抢走哪有不拼命的?“杨广”认真地说:这都是真的。

  其实,我是相信“杨广”的,我是不能说服自己——这片土地上会存在这样的事?以前,由于做过多起湖南的调查题材,我与“杨广”相识并成为朋友。他从来没有骗过我,这是我们友谊最为坚实的基础。

  “杨广”向我具体描述了他所得到的“猛料”。他说,那是一份手书的告状材料,材料称,隆回县高平镇的计生干部,以征收“社会抚养费”的名义,抢走了当地农民几十个小孩。交钱的,小孩就抱了回来,没有交钱的都送到了社会福利院。“上边都按着手摸,是用血按上去的。”“杨广”说,这是一份带着血腥味的告状材料。

  为什么收缴社会抚养费要抓小孩?没钱交就送社会福利院?这些部门的权力有那么大?家长们为什么不反抗呢?这是真的吗?我陷入迷茫。

  那是在四年前,我们就像现在一样,卑微地生活在这片土地上。那年,“上官敫铭”这四个汉字还未组合成我的姓名,而“杨广”,他至今不希望我说出他的真实姓名。【财新网】(记者 上官敫铭)

  评论这张
 
阅读(11859)| 评论(1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