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李根独家调查

全球有影响 全洲有地位 全国有权威

 
 
 

日志

 
 

小组长遭遇“村霸”绑架跨越四省投海奇迹生还(图)  

2011-07-04 12:25:0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7月2日晌午,烈日炎炎毫不留情地炙烤着大地。小组长周炳文独自一人蹲在树阴下抽着闷烟,他的眼中充满了失落和困惑,还时不时地唉声叹气,因为他一直担心曾经陷害过他的那伙人会“起死回生”再来找麻烦。在一个月前的6月2日,他因多次带头举报“村霸”强占集体土地非法开发而惨遭绑架投海的厄运。     

                              小组长遭遇“村霸”绑架跨越四省投海奇迹生还(图) - 我不是美国总统,是中国李根 - 李根独家调查

                                                  (周炳文带头多次举报这些非法开发房地的老板 李根 摄)

                              小组长遭遇“村霸”绑架跨越四省投海奇迹生还(图) - 我不是美国总统,是中国李根 - 李根独家调查

                                                   (提到自己遭遇绑架的经过周炳文心有余悸 李根 摄)

                              小组长遭遇“村霸”绑架跨越四省投海奇迹生还(图) - 我不是美国总统,是中国李根 - 李根独家调查

                                            (福建省石狮市警方迅速立案抓捕了犯罪嫌疑人熊运军)

       应邀“吃饭”反被绑架

       周炳文是湖南省永州市冷水滩区梧桐社区竹塘小组组长。2011年6月2日中午时分,社区主任熊英电话告知周炳文一起商议小组划款事项,并要求共进午餐。看到社区干部单独邀请自己吃饭,周炳文心里感觉暖烘烘的,没加任何思索按照熊英的意思直奔约定的地点。而周炳文万万没有想到,这顿饭局是被人精心策划的“圈套” 。

       到达相约的地点时,周炳文看到熊英的轿车停靠在行人繁华的道路边,但不见其人。这时,周炳文站在轿车附近一边给熊英打电话,一边东张西望,但对方就是不接电话。正当周炳文纳闷时,另一辆轿车“嘎”地一声停在他的身边,小车内并有人喊他的名字。

       还没有等周炳文反映过来,从小车上迅速下来三个威猛彪汉很快将他推进小车的后排座位。“老实点,要不然我今天要你的命。”这时周炳文清楚地看到,说话穷凶恶极的就本村“地霸”熊运军,他一边威胁呵诉一边掏出手铐,将周炳文的双手紧紧地反铐在一起,几乎同一时间,另一人拿出一卷寸把宽的胶带。瞬间,周炳文的头被绞得像个粽粑,只留鼻孔和耳朵露在外面,这时,周炳文感觉自己就是香港电影里面所上演“遭遇黑社会绑架”的镜头。

        当小车行驶到一偏避的路段时停了下来,熊运军将小车的尾箱打开,让那三人将已经捆绑好的周炳文丢进尾箱盖好。几个人一阵唧咕之后分别离开,由熊运军一人驾驶小车沿着G72线往广西桂林方向行驶。

       软硬兼施行程四省

       晚上7时,熊运军把小车停靠在广西桂林市一路边,下车后打开尾箱,发现倦缩在尾箱的周炳文用仇恨眼光看着自己。他一边把封在周炳文嘴巴上的胶带撕开,一边问“为什么要告我们占地的事情?到底还有哪些人在上告我们?”

       周炳文气息微弱地摇头,并回答没有其他人在告了。“你们所告状的材料我都通过关系看到了,你死到临头了还不说?你和熊宏彪、熊林杰、唐国瑞四个人在告我都知道,只是我先送你上路,回来再收拾他们三个人,反正你们一个都跑不脱,这就是你们告状的下场。”熊运军说完,又用胶带把周炳文的嘴巴封了起来,尾箱“哐啷”一盖,小车很快消失在前往广东省方向的黑暗之中。
 
       次日上午,周炳文被车内的高温烘烤得昏了过去时,却又被小车的颠簸震醒。一种求生的欲望使他用脚猛踢尾箱的铁皮,熊运军听见踢声后把车停了下来。他再次打开尾箱后,发现周炳文已经是奄奄一息了,熊运军立即将他的手铐松开,并把绞在头上的胶带全部撕开。

       在让周炳文休息几分钟后,熊运军一边说只要周不报案就可以获得自由,一边把他拉到小车的后排座位上。周炳文获得宽松的环境后,喝了些水,阵阵地脑子清醒许多,他隔着小车的玻璃看着窗外,发现已经是广东省清远市了。 

       中午时分,熊运军的小车在路边一酒家门前停了下来,他十分高兴地把周炳文叫下车一起吃饭。席间熊运军显得特别的热情,让周炳文想吃什么就点什么。并称这是一场误会,希望周炳文不要再追究自己的“过失”,更不要去报案,毕竟是从小一起长大的同村人,过去的恩恩怨怨一笔勾销,吃完饭就去福建的工地看看,顺便带些茶叶回来做生意。

       原本想下车就报案的周炳文看到熊运军还有些诚意,就打消了报案的念头,继续与熊运军吃饭闲聊。饭后,两人上了小车前往福建,在彻底觉得熊运军没有恶意后,周炳文在小车后座很快进入了梦乡。6月4日上午,周炳文终于睡醒,他睁眼往外一看发现自己已经到福建省石狮市。

       假戏真做死里逃生  

       中饭后,两人来到一家事先开好的宾馆美美地睡了一个下午。到了晚上十点多,熊运军开着小车将周炳文搭到石狮市鸿山镇伍堡村瞭望塔海边,说是看看海边的风景。在海边时,熊运军满脸堆笑地拿出手铐,一边玩耍一边说自己在石狮这一带混得比较好,在这边有好几处建筑工地。并称等下岛上有帮当地的兄弟来看他,要周炳文伸出双手继续让他铐住“这只是做个样子”,让兄弟们看见后可以提高他在当地的“威性”。

       为了给本村人在外地“撑面子”,加上之前的恩怨已经“勾销”,周炳文毫不犹豫地伸出双手任其摆布。他先让熊运军铐住双手,接着又用胶带蒙上眼睛,再用铁丝绞住双臂,铁丝的另一头还系了一只大青石。熊运军边绞铁丝边说“感谢兄弟的配合,这次确实让我撑了面子,等下那些兄弟们看到你时,会对我敬佩有加呢。” 熊运军还时不时哼些民间小调。

      当熊运军将铁丝越绞越紧时,周炳文立即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不是说以前的恩怨一笔勾销吗?你现在怎么好象是在来真的了!”这时他开始有些反悔让熊铐住双手,但没有办法,手铐在手上越勒越紧。

       熊嬉笑地回答,“说没事呢,我们只是在演戏,既然你不舒服就给你松绑吧。”这时,熊运军拿出手铐钥匙将手铐打开收了回去。突然他一声奸笑,“去死吧,我会很快找那三人来陪你的。”说完用力一推,周炳文和一起捆绑的大青石被推入大海,这时周炳文彻底绝望了。在看到周炳文连同石头沉入海里后,熊运军驾驶小车回宾馆休息。

       但熊运军怎么也没有想到,水性特好的周炳文早在水里挣扎了将近二分钟,连接他的大青石终于脱落。石头沉入海底后他仰卧在水面上,慢慢地将身上的铁丝解开。周炳文担心自己逃生会被熊运军发现,他拼命地游到对岸。在岸边休息2小时之后,周炳文走向一厂房的传达室向110报了案。

       举报“村霸”遭遇报复

       大概5分钟的时间110民警来了,他们将周炳文带到派出所了解情况,周炳文将自己的遭遇以及来胧去脉全部说了出来,不知道什么时候,他倒在派出所的沙发上迷迷糊糊睡着了。天亮时,几名警察带着周炳文来到案发现场,让他指证在什么地方被推下海,又在哪个地方游上来的。警察告诉他熊运军在凌晨就被抓获归案了,说的地点与他指证的基本一致,其作案的工具也被全部缴获。

       回到湖南永州后,周炳文又向当地公安机关报案,称社区主任熊英骗他出去被人绑架。但他至今不清楚公安机关是否立案,反正在2011年7月份周炳文还在外面看到熊英一切正常。

       此前,周炳文多次联合大家向上级部门检举了熊运军三兄弟的种种劣迹。举报的材料称,熊运元、熊运军、熊运剑三兄弟拉拢外地老板,在集体的土地上非法大搞“商品房”开发,从中牟取暴利,损公利己。给社会的发展和城市的规划带来了非常严重的后果。

       今年3月,周炳文多次举报的材料终于被领导重视,领导们的重视让“开发商损失惨重”。对此,熊氏三兄弟怀恨在心,并扬言要“搞死”周炳文等4个为主的人员。6月2日,经过密谋计划,熊家开始对为首举报的小组长周炳文痛下毒手。而早在去年8月,周炳文曾将熊家因土地租赁纠纷告上法庭,不久,熊家人败诉,这也让熊家在当地“有失体面”。

       据福建省石狮市警方透露,早在7月之前,熊运军已经被检察机关批准逮捕,等待他的将是法律的严惩。目前,周炳文十分担心,熊家有钱有势,在当地“关系广、门路宽”,他们连警用手铐都能随身携带,可以见其势力。万一哪天再次被陷害,而且又被权势者袒护,那他绝对没有在福建狮市那么幸运了。(李根  文/图)

  评论这张
 
阅读(13185)| 评论(1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