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李根独家调查

全球有影响 全洲有地位 全国有权威

 
 
 

日志

 
 

禁毒队长举报公安局内被丢失毒品500克(图)  

2012-05-13 16:47:3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禁毒队长举报公安局被丢失毒品500克(图) - 我不是美国总统,是中国李根 - 李根独家调查

                                              (公安局内都被丢失毒品500克在当地引起不少风波)

                              禁毒队长举报公安局被丢失毒品500克(图) - 我不是美国总统,是中国李根 - 李根独家调查

                                                      举报公安局丢失500克毒品的禁毒大队长黄百炼

                              禁毒队长举报公安局被丢失毒品500克(图) - 我不是美国总统,是中国李根 - 李根独家调查

                                             被禁毒大队长黄百炼缴回来的毒品和犯罪嫌疑人                         

        一起特大贩毒案,约500克毒品在警方办公室不翼而飞。是否追查涉嫌包庇毒贩的警察,检方和警方却意见相左。
        财新《新世纪》记者 郑道 湖南郴州 报道
  黄百炼被免职了。3月17日,湖南省郴州市公安局下发通知,免去他禁毒支队禁毒预防教育大队(下称三大队)大队长的职务。
  “这是对我的打击报复。”黄百炼说。这位现年48岁,从警25年的老警员告诉财新记者,三年前他破获一起特大贩毒团伙案,但在案件尚未移交检方期间,约500克麻古(一种新型毒品,主要成分是冰毒,是加工后的冰毒片剂——编者注)及少量大麻,在三大队办公室的柜子里神秘丢失。
  相关证据指向他的下属、三大队警官王斌,涉嫌偷走了这批毒品。同时,他的上司、禁毒支队副支队长黄中祥和王斌,涉嫌包庇毒贩。自2009年起,黄百炼多次向公安系统各级领导反映情况;2011年5月起,他开始向郴州市检察院举报。
  黄百炼认为,正是他的举报行为触怒有关方面,最终被免职。而在此前,他已经历了被“集中谈话”“隔离审查”“停职”“暂缓免职”等连珠炮式的“整肃”。
  郴州市检方早已初步认定王斌涉嫌包庇毒品犯罪分子罪,并责成公安机关立案侦查。但是,被实名举报的相关警察至今仍身在警界。当地检方和警方为这一毒品丢失迷案的微妙博弈,至今结果还不明朗。
       警检异见
  拿到免职通知文件的那一刻,黄百炼早已不在乎自己的职务,“这么明显的包庇行为,毒品在警察眼皮底下失踪,这个事情必须调查清楚!”
  为了让警方正视500克毒品丢失严重性,黄百炼在警方内部反映无果之后,将举报材料投送给了检察院和纪委部门。与警方的态度不同,湖南省郴州市检察院的初步调查结果,支持了黄百炼的举报。
  郴州市检察院反渎职反侵权局2011年11月26日曾给予黄百炼书面答复称,王斌涉嫌包庇毒品犯罪分子罪,符合立案条件,但根据《刑事诉讼法》关于立案管辖的规定,包庇毒品犯罪分子罪系公安机关管辖的罪名,故建议市政法委责成公安机关对王斌立案侦查。
  与此同时,一位名叫曹继跃的家长在儿子因为贩毒罪入狱后,多年来上访举报黄中祥和王斌对儿子进行诱供。曹继跃说,“他们栽赃陷害我儿子,要我儿子一个人‘顶罪’,试图放走郴州大‘毒枭’”。
  2011年12月16日,曹继跃收到了郴州市涉法涉诉办公室的书面回函。该回函称,“市检察院向我办回复初查结果,认为王斌已涉嫌包庇毒品犯罪分子罪”;对于黄中祥可能存在的问题,则“有待于王斌案侦查后再定”。
  郴州当地多位人士向财新记者透露称,身为禁毒支队副支队长的黄中祥,曾于2002年及2005年,分别因两起涉毒案件被郴州市纪委“双规”,但此后都平安过关。
  “只要把材料摆到桌子上一看,都可以辨别是非,不需要法律知识和业务能力,对这事都可以判断,哪个对哪个不对。”在接待黄百炼申诉时,郴州市检方一名不方便透露姓名的领导如此表态,“这个案子还有什么讲的,肯定要查的。这案子不查,郴州市检察院反渎局这块牌子都会摘掉!”
       贩毒大案
  办案警察与罪犯家属的各自举报,都指向了相同的两个警察。而检方与警方意见不一背后,一宗早已终审的贩毒大案仍显得诡异。
  在进入禁毒支队任三大队大队长前,黄百炼系郴州市公安局戒毒所副所长。2008年,他调任公安局禁毒支队。由于拥有戒毒所相关吸毒人员的举报信息,就任新职后,黄百炼与自己的团队在打击贩毒案件中多有斩获。
  2009年7月18日晚,黄百炼接到有人贩卖毒品的线报后,带人到现场布控,将嫌疑人曹智磊当场抓获,从曹智磊身上,搜查出麻古一包、冰毒两包。在曹智磊的住处,还搜出麻古2380粒,冰毒、K粉、大麻等毒品六包。
  在协警及嫌犯见证下,黄百炼拍下了现场图片。他初步认定这是一起特大贩毒案,除了收缴毒品,与曹智磊同住的贩毒嫌疑人邓波被一同押回警局。在路上,黄百炼用手机向分管业务的副支队长黄中祥作了汇报。
  曹智磊及邓波被押回警局,已是次日凌晨。黄中祥也来到了警局,但看过缴获的毒品,简要询问案情后就走了。在一名协警协助下,黄百炼清点毒品后,将毒品集中放到一个盒子收入办公室的柜子里。他说这是严格按照支队规定操作的。此后就对曹智磊进行讯问。
  据讯问笔录显示,曹智磊交待,当天晚上他贩卖毒品给吸毒人员阳明,租住处缴获的毒品是同住人邓波的。邓波是老板,他帮邓波“送货”,帮邓波“送货”的马仔还有谢赛华、谢当杰二人;毒品是邓波从广东省惠州市一个叫“明仔”的毒贩子那里贩运到郴州,每次贩毒量都很大。
  “基本上可以认定,这是一起跨省市特大贩毒团伙案。”黄百炼说,该案被命名为“7·18”案。
  7月19日下午,禁毒支队副支队长黄中祥再次来到黄百炼办公室,看了看缴获的毒品,简单问过曹智磊后便走开了。过了十多分钟,警员王斌也来到办公室,向黄百炼要走对曹智磊、邓波的问话记录,送到黄中祥的办公室。
  黄百炼回忆称,过了一会儿,王斌回到办公室说,“黄支队说你的问话记录要不得,黄支要我和余菁(二大队侦查员)重新问话,作‘非法持有毒品’问话,不关你的事了” 。
       两种讯问
  王斌对曹智磊的讯问,是在办公室进行的。王斌问:“你知不知道贩卖毒品罪法院判多少年?”曹智磊答:“不知道。”王斌问:“贩卖毒品罪法院可以判你7年以上、10年、15年、无期、甚至死刑,你知道吗?” 曹智磊默不做声。王斌接着又问:“如果是非法持有毒品罪,法院就会判你七年以下徒刑你知道吗?”曹智磊还是没有讲话,王斌问:“你愿意作贩卖搞,还是愿意作非法持有搞?”曹智磊想了想回答说,“作非法持有搞。”
  这样的讯问过程,令黄百炼震惊。他到黄中祥的办公室质问,“王斌按非法持有问话,是不是你的意思?”黄中祥回答称,是他的意思。
  “我当时很不理解,但是没有办法,下级服从上级。”黄百炼说,“后来终于明白了,这是在替罪犯开脱罪责。”依据《刑法》,非法持有毒品罪的最高量刑为无期徒刑,而贩卖毒品罪的最高量刑是死刑。
  为此,在两个版本的讯问笔录中,出现了自相矛盾的记录。
  在黄百炼最先以“贩卖毒品”立案的卷宗里,犯罪嫌疑人系邓波和曹智磊;所收缴的毒品等物的所有人亦是邓波和曹智磊。曹智磊自称,“我是跟邓波做事,我没有钱,所有进货都是邓波出钱,我去跑脚。”
  然而,在王斌以“非法持有毒品”立案的讯问笔录中,犯罪嫌疑人只有曹智磊一人,邓波只是和曹智磊在同屋居住。在扣押毒品等物的清单一栏,物品持有者是曹智磊,邓波只是见证人。王斌先后对曹智磊进行了两次讯问,讯问笔录显示,曹智磊称这批毒品是他一个人持有,但他不涉嫌贩卖毒品。
  经黄中祥审批再报局领导同意后,曹智磊被以“涉嫌非法持有毒品”刑拘。对于邓波,黄中祥、王斌的决定是释放,黄百炼坚决反对,双方发生激烈争执。最后折中的方案是,邓波被作为一般“吸毒人员”先送自愿戒毒所戒毒。“我打电话给戒毒所的负责人,告诉他,邓波系特大贩毒嫌疑人,除非我本人亲自在场,否则绝对不能放人。”黄百炼说。
       毒品丢失
  2009年7月21日,发生了更令人震惊的事情——部分缴获的毒品,在公安局办公室的柜子里消失了。
  当天,黄百炼来到禁毒支队支队长的办公室,汇报了案件情况,并就黄中祥对贩毒嫌疑人邓波不予刑拘、王斌将“贩卖毒品”做“非法持有毒品”讯问等情况,表示了不同意见。
  汇报完回到三大队办公室,刚好禁毒支队情报大队长呙承良进来,黄百炼正准备向他请教一些不认识的毒品,却发现少了一小包重量不详的大麻,还有一包重约500克的麻古粉。
  黄百炼震惊之际,王斌推门走进来。黄百炼问他怎么有两包毒品不见了,王斌回答称,“丢了”,并说这毒品多点少点对案子又没有影响,“反正扣押清单也没有记录”。
  实际上,此前一天,黄百炼在与内勤民警杨正华,通过网络向湖南省公安厅禁毒总队汇报案件案情时,在缴获毒品的内容中,已写明了包括麻古及大麻等物。王斌希望把包含毒品详细数量的内容删掉,但遭到拒绝。双方再次争吵,王斌责怪黄百炼,为什么让情报大队长呙承良知道了这件事。当天下午,王斌写了份情况说明,否认见过黄百炼所称丢失的两包毒品。
  但黄百炼说,7月19日下午他从黄中祥办公室回来时,看到王斌正在给收缴的毒品照相。当时,看到王斌将一大包麻古放在桌子边,他还曾提醒要放在一起拍摄,王斌则回应称“等下拍”。
  7月22日,黄百炼在禁毒支队其他两个大队长的建议下,决定向支队领导汇报毒品丢失的问题,以及黄中祥、王斌涉嫌包庇毒犯等情况。
  在讨论“7·18”案时,禁毒支队长和政委将黄中祥、王斌也一同叫来。当黄百炼汇报到丢失一包大麻和一包麻古时,王斌立即插话,“没有麻古,我看了只有一些粉末”。两人怒目相对,黄中祥也骂了起来。黄百炼愤然离去。
       警局“内鬼”
  2009年7月30日,郴州市公安局纪检组决定,将黄百炼和王斌进行隔离审查。隔离审查三天后,郴州市公安局纪委书记找黄百炼谈话,要他写个认识,承认违规操作导致毒品丢失的错误。对此,黄百炼坚决反对,坚称是王斌将毒品偷走,市局不立案侦查或移交检察院,反而要他承担责任,这是错误的。
  在被关押九天后,黄百炼被解除审查。郴州市公安局局长唐国栋向他传达了市局党委的决定,要他继续参与案件的侦破工作。同时传达了三点意见:一是肯定他反映问题是出于公心,二是担心“7·18”案可能“送不出去”(即难以移送检察机关),三是认定毒品保管有问题。
  重新被任命为“7·18”案主办侦查员后,黄百炼向领导提出了三个条件:黄中祥、王斌回避此案;将“非法持有毒品”立案改正为“贩卖毒品”立案;由老侦查员邓志成协办此案。
  在刑拘邓波的问题上,黄百炼与禁毒支队长费丰玉曾发生争执。但在黄百炼坚持下,“7·18”案立案45天后,2009年9月1日,邓波终于被刑拘,从自愿戒毒所转入看守所羁押。
  随着案件继续侦办,郴州警界两名警察为嫌犯开脱的事实也被揭开。
  据曹智磊供述,在其被关进看守所的第三天,一名身着警服的人到看守所对他说:“我公安局办案的朋友在帮忙,只要案子定为‘非法持有’,邓波就会没事,邓波没事我们马上来救你,不要乱讲话,一定要顶住。”
  前来劝说曹智磊的人,系郴州交警支队一大队协警唐凯;事后经多名证人证实,唐凯所称“我公安局办案的朋友”系指王斌。唐凯被控制后被发现,他有两年吸毒史,毒品从邓波处购买。
  据唐凯的口供,另一名警界“内鬼”也浮出水面。在邓波、曹智磊被抓后,唐凯找到郴州市公安局特警支队民警王曦,希望其帮忙活动。事后证实,王曦活动的目标是“办案朋友将案子改成‘非法持有’”,而邓波家属须准备的活动经费是“18万元”。
  经专案组查实,为了帮助邓波逃避法律惩处,王曦从邓波亲友处获得8000元感谢费。被警方控制后,经尿检等手段查证,王曦也是一名吸毒者。
       破案之后
  2010年8月,邓波特大贩毒团伙成员被悉数逮捕并移送检方起诉。当年年底,经郴州市中级法院判决,首犯邓波被判处无期徒刑,从犯谢赛华被判15年有期徒刑,从犯谢当杰被判12年徒刑,从犯曹智磊被判9年有期徒刑。
  此外,涉入此案的两名警界“内鬼”,唐凯被郴州市北湖区法院以妨害作证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王曦被开除党籍和公职。
  对于在办公室丢失的毒品,黄百炼继续坚持向上级领导反映。然而,“7·18”案结案后,黄百炼向省公安厅反映检举不久,郴州市公安局向他传达了一个决定——停职,禁毒支队三大队由副大队长主持日常工作。
  2011年3月18日,黄百炼再次被停职反省,期间不安排工作。理由是他在当年禁毒支队的工作考评中名列第四。吊诡的是,考评的对象仅有五个人,王斌排名列黄百炼之前,而因“7·18”案发生争执,王斌并没有被安排工作。
  “这是有人故意报复我的。”黄百炼说,早在2010年9月中旬,郴州市公安局内部即成立了一个整顿小组,整顿的对象是禁毒支队。在动员警察们对禁毒支队三个大队长是否称职进行投票时,因支持票数超过半数,黄百炼在整顿行动中未受影响。
  几乎在黄百炼被停职的同时,郴州市公安局调查组相关负责人找协助黄侦办“7·18”案的邓志成谈话。据邓志成称,在谈话时,市公安局政治部副主任、专案组组长李树红表示,“禁毒支队领导当时想把盗窃毒品的事捂住”。
  2011年5月16日,唐国栋等领导找黄百炼谈话。听了黄百炼关于毒品丢失情况的汇报后,唐国栋称,此前公安局调查组向他汇报的内容,和黄百炼所反映的情况“有出入”,而且有“重大出入”,他“感到很蹊跷”;但法院对邓波特大贩毒团伙案的判决,支持了黄百炼的意见,因此他认为黄百炼是“对的”。唐国栋同时表示,要组织力量调查黄百炼举报的相关问题。
  “当时,纪委对我的免职书都已经打印出来了。”黄百炼说,但听了前述汇报之后,唐国栋决定暂缓对黄的免职,但大队工作仍由副大队长主持。
  实际上,举报黄中祥及王斌的不止黄百炼一人。曹智磊被捕后,其父曹继跃通过到看守所探视等途径,认为曹智磊是被诱供构陷。
  曹继跃对财新记者称,在他儿子被抓的第二天,黄中祥、王斌采取了“诱惑的手段”进行审讯——承认吸毒,就能按“非法持有”处理,否则就按贩毒追究,就得重判。
  对曹继跃的举报,2010年5月28日,郴州市公安局纪委回复称:通过对禁毒领导和禁毒支队办理“7·18”案件的主办、协办侦查员和犯罪嫌疑人曹智磊等人的调查核实,以及查阅案件相关法律文书,未发现办案民警存在徇私枉法和帮助犯罪分子逃避处罚的行为。
  但是,该案的主办侦查员黄百炼和协办侦查员邓志成均向财新记者证实,郴州市公安局纪委从未就调查核实前述举报找过他们。
  对于黄百炼举报的问题,唐国栋的态度后来发生了变化。相关录音材料证实,唐国栋给黄百炼的回复称,罪犯邓波此前仅关到自愿戒毒所有错,但其并未逃脱,没有造成后果;而黄百炼当时现场缴获的“疑似毒品”失踪是事实,但因当时没过磅,不能认定重量,而没有经过化验,更不能认定就是毒品。
       维护威信
  实际上,早在2009年9月中旬,湖南省公安厅纪委一个两人的专案组就进驻郴州,对黄百炼反映的黄中祥、王斌涉嫌包庇毒品犯罪分子、王斌涉嫌盗窃毒品进行调查,但后来未见处理结果。
  在公安系统内部检举无果之后,黄百炼向郴州市检察院提交了他所掌握的相关材料。然而,举报仍是石沉大海。
  转机发生在2011年6月30日。当天,《南方周末》首次披露了黄百炼在侦办贩毒案件过程中,因举报上司及下属涉嫌包庇毒贩而被“整肃”的事件。随着舆论的发酵,事件引起郴州市和湖南省有关部门的重视。
  湖南省检察院反渎职侵权局责成郴州市检察院反渎职侵权局,“迅速调查并及时报告进展及结果”。此外,湖南省公安厅纪委也派人再赴郴州调查了解相关情况。
  为此,郴州市委政法委决定由市委常委、政法委书记亲自召集市纪委、公安、检察、法院等部门,集体研究黄百炼举报的内容。
  相关会议纪要显示,检方认为黄中祥及王斌有涉嫌徇私枉法、包庇毒品犯罪分子的行为;而两包毒品在禁毒支队的办公室柜子里不翼而飞,王斌有重大偷盗嫌疑。检方的意见是,公安局应该立即立案并由刑侦部门进行侦查。
  但出席会议的郴州市公安局代表则认为黄中祥、王斌不构成犯罪。理由是:仅凭黄百炼当时对贩毒嫌疑人邓波、曹智磊的讯问口供,不能认定就是贩卖毒品案;而黄中祥、王斌等人把贩卖毒品降格为非法持有毒品重新讯问,是根据办案的需要。
  更为重要的是,对于黄百炼的举报,“市公安局纪委和湖南省公安厅纪委都成立了专案组对这个案子都做了调查,结论就是黄中祥、王斌不构成犯罪,我们要维护省公安厅纪委和郴州市公安纪委的威信”。
  2011年10月,郴州市政法委再次召集市纪委、公安、检察等部门讨论此事案。彼时,郴州市检察院拿出一个准备对黄中祥、王斌采取措施的方案,再次遭到郴州市公安局的反对。
  2011年11月,郴州市公安局局长唐国栋,成为郴州市副市长候选人,并于当年12月30日正式当选。
  对黄百炼举报事项的调查和处理,由此陷入僵局。
  “副市长、公安局长都是这种态度,(其他人)还好表什么态?”郴州市检方一位不方便透露姓名的领导说,“但要我们检察院搞一个不立案的东西给公安局,这个东西我们不会搞。”
  郴州检方通过纪委,责成公安机关立案侦查黄百炼举报事宜,迄今已过去四个多月了。目前,王斌、黄中祥仍身在警界。(《新世纪》记者 郑道 湖南郴州 报道)
 
  评论这张
 
阅读(1802)|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