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李根独家调查

全球有影响 全洲有地位 全国有权威

 
 
 

日志

 
 

衡阳市200多学生遭招生诈骗  

2012-09-08 10:18:1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10年11月,衡阳市教育局高招办主任谢鹏招生诈骗案东窗事发,谢与他人合谋,利用自己特殊的身份大肆进行招生诈骗。据谢鹏本人招认,仅2006年高考录取时,他共收取15名学生“操办费”256万元。2010年高考,又有200多学生遭受如此诈骗。案发后,谢被衡阳市纪委双规。一年多时间过去了,公安机关先后二次补充侦查,在犯罪证据确凿的情况下,该案仍然未能通过衡阳市检察院公诉局的起诉审查。受害学生家长说:“有一张无形的网在保护着谢鹏,巨大的压力让检察机关在审查此案时瞻前顾后,犹豫不决。”

       高招办主任涉嫌诈骗遭举报

2010年11月1日,一位名叫周立安的家长向衡阳市公安局报案称,他的孩子周未然及另外几名同学遭遇招生诈骗,他们于2006年花了18万元买来的武汉大学指标全是假的,四年大学生活结束了,可是这些学生形同在武汉大学晃荡了四年,不但拿不到毕业文凭,连在武汉大学学习过的记录都没有,涉嫌诈骗他们的是衡阳市教育局高招办主任谢鹏。

接到报案后,衡阳市公安局于2010年11月5日立案侦查。经查:2006年全国普通高校统考后,周未然、张皓亭、张峰、王睿、莫琼、黄思、黄丹等学生未上招考线而落榜。这些学生的家长为了让子女能进入全国重点普通高校学习,通过关系找到衡阳市教育局高招办主任谢鹏,要求其帮忙解决入学问题。谢鹏明知国家招生政策实行网上招生,电子注册,除此之外不得违规违法招生。但其为了获取利益,答应了他们的委托,并承诺让这些学生进入全国重点二本院校学习,保证取得正式文凭,同时提出需要高额费用。

同年8月,谢鹏与常翠苹、杨庆国联系上后,先后二次到武汉与常、杨商量让这些学生就读武汉大学国际经济与贸易专业。常、杨提出入学需收取操办费每人13万元。谢鹏在此基础上向每位家长提出要18万元,并承诺毕业后一定能拿到武汉大学正式文凭。

作为市教育局高招办主任,谢鹏的这一承诺让这些落榜学生及家长喜出望外,他们将谢鹏奉若神明,一个个争先恐后的将钱打到谢鹏指定的账户上。据谢鹏自己初步交代,短短几天时间内,有15名学生家长给他打了256万元现金,他打给常翠苹等人191万元。

受骗学生苦读四年一无所有

常翠苹、杨庆国、吕宽林收到钱后,将这些学生安排在武汉大学院内未经登记和注册的武汉长江高级职业技术培训学校等处就读,谎称是在武汉大学就读,并承诺四年学习后拿到大学毕业文凭。

周未然、张皓亭、张峰等学生就读后发现自己没有正式录取通知书,没有电子注册,没有武汉大学学生证,图书证等,便将情况告知谢鹏。谢鹏便先后多次到武汉与常翠苹、杨庆国、吕宽林串通,对这些学生采取发放临时图书证等欺骗手段稳住他们的情绪,并重复承诺能拿到毕业文凭,导致这些学生在所谓的武汉大学学习四年未取得任何文凭和结业证书,葬送了大好光阴和前程,造成了重大的经济和精神损失。

2010年11月13日,谢鹏被公安机关刑事拘留,同年12月16日经衡阳市检察院批准逮捕。2011年2月15日,衡阳市公安局侦查终结,以谢鹏涉嫌诈骗罪移送衡阳市检察院审查起诉。2011年3月14日、5月12日,衡阳市检察院2次退回公安机关补充侦查。6月20日,衡阳市公安局再次将此案移送检察院审查起诉。最近,衡阳市检察院公诉局讨论认为,“目前证据下,谢鹏主观诈骗犯罪不明显,全案事实未查明,对谢鹏不好单独起诉。”

有网友发帖称,谢鹏被双规后,衡阳市教育局主要领导十分恐慌,他们急急忙忙通过关系到双规地点去“看望”谢鹏,在看完谢鹏的第二天紧急召开了局党委会,专门研究并作出请求衡阳市纪委“放出谢鹏”的决定。在被看望之后,谢鹏开始守口如瓶,不再交代问题,导致案件无法进行深挖。

还有一批学生正深受其害

谢鹏招生诈骗案牵涉金额达400多万,衡阳市教育局少数领导不顾违反组织纪律做出如此举动,就是因为谢与该局局长蒋会平(当时分管招生工作副局长)是师徒关系,二人私人关系非常密切,谢能够担上高招办主任,就是蒋力举推上去的。

另外,谢鹏招生诈骗案是团伙作案,背后不仅有复杂的人际关系(领导干部、招生人员、中介、非法教学点),而且有非常隐秘的利益链条,一旦被撕开缺口,衡阳市教育局将发生一场震撼整个教育系统的大地震。所以有人说,保住了谢鹏,就保住了“一方平安”。

据知情人士透露,近几年来,通过衡阳市教育局高招办高价送入各类学校的落榜生到底有多少,只有高招办的当事人自己知道。就在2010年高考时也就是谢鹏案发之前,衡阳市教育局就以矿山培训形式送了200多名学生进入青岛农业大学就读,这些学生每人交的操办费在8万元到10万元不等。衡阳市教育局计财科科长高昆云与该局副主任督学肖智亮二人的孩子,也在这些受骗学生之列。

随着谢鹏招生诈骗案浮出水面,一些学生及家长幡然醒悟,他们纷纷来到衡阳市教育局想问个明白。为防止东窗事发,衡阳市教育局正在想方设法全面堵漏。为了争取时间,他们一方面使用缓兵之计,稳住那些不明真相的在校学生,另一方面,他们派出很多人对有所觉察的学生家长进行威胁:如果你们配合,给我们时间,我们会想方设法让你们的孩子毕业并拿到文凭;如果你们去告状,你们的孩子就彻底没有希望了!

目前,衡阳市教育局干部职工们自己也很困惑:如果我国高考招生制度不改革,这些未经注册的学生拿到文凭的希望从何而来?

  评论这张
 
阅读(231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