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李根独家调查

全球有影响 全洲有地位 全国有权威

 
 
 

日志

 
 

采矿致房屋塌陷 宜章老人在牛栏草棚过十个春节(图)  

2014-01-26 22:32:3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采矿致房屋塌陷 宜章老人在牛栏草棚过十个春节(图) - 我不是美国总统,是中国李根 - 李根独家调查

                                              何发忠老两口已经在这牛栏里度过十个春节
                           采矿致房屋塌陷 宜章老人在牛栏草棚过十个春节(图) - 我不是美国总统,是中国李根 - 李根独家调查
                                             残疾老人李平正也在竹林里“蜗居”了十个年头
                           采矿致房屋塌陷 宜章老人在牛栏草棚过十个春节(图) - 我不是美国总统,是中国李根 - 李根独家调查
                                                  几个村民从深不见底的“天坑”边经过

      临近春节,何发忠老人却高兴不起来,他在阴暗潮湿“房间”里一边唉声叹气,一边倒指计算,夫妻两已经在这牛栏里度过了整整十个春节。同村的五保户李平正、何发长和雷兰兰夫妇也住在村后山上的茅草房里度过了十个头年。而这一切,缘于当地一家矿业公司无节制的采矿抽水,导致村里绝大多数的房屋开裂、倾斜、甚至塌陷。

      在财富的面前,被改变命运的不仅仅是村民的房屋,还有“天坑”成群的稻田和被严重污染的水井与河流,更有村民的未来及人情世故。尽管当地政府与矿方为村民定好搬迁方案,但时间一拖就是十年。

      1月15日,记者应百姓的诉求赶赴当地采访。

      【被摧毁的自然村庄】

      据记者了解,塔下山村位于郴州市宜章县里田乡东北部,紧邻汝城县文明乡,全村9个村民小组,现有人口1257人。十多年前,村民还是在这山青水秀、土地肥沃的地方日出而作日落而息。

      在2000年之前的那段时间,一些讲着天南海北语言的探矿队员开始在村里进进出出。看着来来往往生面孔,村民们为此感到稀奇,甚至兴奋不已,都认为“只要当地出矿,大家就能过上更好的日子”。探矿队员在工期紧人手不够时,偶尔也会叫村民帮忙,那些被叫去干活的村民则会被另外的村民们羡慕不已。  

      2000年9月,一家名为“湖南宜章鑫源矿业有限公司”在塔下山村安家落户。当时,矿业公司主要开采地下负40米以下的多种金属矿。在掘井采矿的过程中,大量的地下水被陆续抽了出来,自那之后村民的耕地开始发生变化。

      在2002年9月至2003年9月,塔下山村1、2、3组村民房屋开裂倒塌数百间,基本农田由塌陷130多亩上升到320多亩。穿越村庄的S324线104—105公里路段内路面塌陷交通受阻,河水断流,“天坑”成群的场面更是令人惊心动魂。

      村民说,房屋塌陷最严重的是2003年,一村妇离开厨房洗菜时,刚转身厨房就“轰隆”一声塌陷了。自那以后,有钱的村民陆续转到安全地带居住;何发忠老夫妇则搬进牛栏过度;一个名叫李平正的残疾老人干脆选中村后山腰,犹如喜鹊搭窝在竹林“筑起”自己的家;至今,还有几户“胆大”的村民住在摇摇欲坠的房间。

      【讨得“公道”难得落实】

      自从塔下山村1、2、3组村民房屋开裂倒塌后,县、乡、村高度重视。一方面对村民进行人员疏散和财物转移,另一方面责令矿方,在人力、物力、财力等方面配合政府搞好塌陷区综合治理。对于政府干部的一举一动,村民是看得很清楚,有村民说“当地政府简直纸上谈兵,协调赔偿工作和治理方案过去好几年了,至今还没有落实”。在没有落实当年的方案后,村民开始到网上发帖寻求帮助。

      2013年11月6日,宜章县人民政府在“华声在线.投诉直通车”回复,综合治理主要包括房屋治理、河道治理、稻田治理以及渠道治理。房屋治理主要是原地重建和异地重建;河道800米的三面光硬化,两条小溪600米的三面光水泥硬化,渠道治理475米......

      对于政府的回复,村民纷纷表示不满,甚至称当地政府是在“欺下瞒上”。1月15日,有村民告诉记者,政府只是做表面工作、做治理的样子。“河道治理失效,河水经常断流;房屋极少部分重建后暂无大碍,但又出现新的塌陷和裂缝。”村民气愤地说,灌溉水渠至今没有恢复,基本农田的“天坑”群还摆在那里,没有任何治理的痕迹。

      为了证实自己的说法,村民极力要求记者去塌陷区查看拍照片。在塔下山村1组,记者看到一些村民还是住在塌陷半边的房子内,农田的“天坑”群也没有半点治理的痕迹,一些老人还是居住在临时搭建的茅房。“如果你们不来,还不会相信政府是在说假话吧!”一妇女边哭边诉说,政府不帮我们治理都算了,还伙同矿上强占我们的山林建尾砂库。

      【强行征地引发新矛盾】

      “以前的塌陷区和房屋倒塌都还没得到治理和赔偿,去年又强占村民的林地兴建尾砂坝,我们会轻易答应吗?”村民说,去年元月,矿方联合由乡政府,采取哄、骗、吓唬等方式,单独与我们村民签订征地协议,并扬言“不同意就强征,到时候什么都得不到”。

      一部分村民由于恐惧、担心打击报复便在矿上事先打印好的协议上签了名字;另外一些村民看到前面问题都没解决,这次矿上又来征地就拒绝签字,而矿上对村民拒签字的做法也是不屑一顾。2013年6月19日,在村里出现一张由宜章县国土资源局张贴的“预征地公告”,这张征地公告的言辞又一次刺痛村民的心,但村民没有办法。

      两个多月后,矿上对塔下山村1组的庙背垅、油背山地块实行强行占地施工,致使近百立方米可用木材被毁。村民得知情况后纷纷上山制止,要求丈量好面积和按照国家征地条例才能动工。

      对于村民前来阻工,问题都很快被摆平,矿上解决问题的方式简单有效“不走就打”,经过几个回合,多数村民被打伤,其中两村民被打成骨折。之后其他村民也纷纷败退下来,而一些不识趣的村民正要用手机记录风波的过程,但手机很快被几个五大三粗的汉子抢走摔坏。

      几个月来,矿上的尾砂库工地因为村民的“捣乱”,迫使工地开开停停。2014年元月,包刮村副支书何显强在内的五位村民均被拘留,理由是“阻工”。

      1月15日,记者就矿上强占林地一事来到了里田乡政府。乡里主管协调工作的政法委书记邓新秀告诉记者,防洪法第四十五条和突发事件管理办法规定,矿上的“应急避险”的用地可以先用后征。 得知邓新秀的说法村民予以反驳,矿上是在筑坝生产,与避险用地没有半点关系,“既然你矿里有险情,就不能继续生产要停工整顿!”

  评论这张
 
阅读(5595)|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