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李根独家调查

全球有影响 全洲有地位 全国有权威

 
 
 

日志

 
 

23岁湘籍民工猝死他乡 生前长期与化工原料接触  

2015-01-16 00:13:4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3岁湘籍民工猝死他乡 生前长期与化工原料接触 - 我不是总统是中国李根 - 李根独家调查

                           晏秋生说:“我儿子生前就在这里为老板卖命”。谭邦亮 摄

                    23岁湘籍民工猝死他乡 生前长期与化工原料接触 - 我不是总统是中国李根 - 李根独家调查

                              晏海斌的母亲在公司门前被面包车撞倒在地(网友提供)

      商报消息(记者 谭邦亮)年仅23岁的耒阳籍民工晏海斌没有想到,自己如此年轻就会魂断他乡再也找不到回家的路。而曾经对他工作倍加赞赏并多次为他升级加薪的老板突然间变得冷酷无情,对他的善后事宜不闻不问。1月13日,晏海斌的亲属们为了向公司讨一个说法,一气之下堵住了公司所在的新和俊园区大门,此举不仅没有促使老板出面对家属进行安抚,也未能让事情得到协调处理,反而将两名同乡送进了拘留所。

      23岁小伙不明原因猝死

      2012年春节,21岁的晏海斌告别父母来到广州市新塘镇夏埔村新和俊工业园区中力纺织实业有限公司打工。该公司主要从事布匹的浆染、织造等生产经营。从进厂的第一天起,晏海斌就在化料岗位工作。三年多时间来,由于其工作勤恳,厂方对他的工作表现非常满意,他的工资由当初的1500元加到现在的3800元,岗位也由普通的化料员工上升到机锥长。

      1月5日凌晨1点多,在车间上班的晏海斌感觉有点饿了,于是请假到离厂区不远的同事租住房吃宵夜。据中力纺织实业有限公司员工介绍,由于厂家晚上不提供夜宵,工人们晚上饿了都是请假出去吃点东西然后再回到岗位上班。

      晏海斌与3名同事吃了些菜,一起喝了一瓶本地产的一斤装32度白酒。吃完宵夜准备离开时,他突然倒在地上不省人事。同事一边对他进行人工呼吸,一边拨打了120求救。120赶到现场时,晏海斌心跳已经停止。

      1月5日上午,晏海斌的父母接到通知后赶到新塘镇。为了弄清儿子死亡的原因,晏秋生提出要对儿子的尸体进行解剖。专家过来后,提出要1.5万元的解剖费。为求真相,晏秋生在当地借钱如数缴足了相关费用。缴费之后,负责的专家告诉他们,尸检结果要45天后才能够出来。

      家属厂方意见发生分歧

      “45天后出结果,那时已经是春节,我们想早点让厂方妥善处理完此事,让孩子的亡魂跟着我们回家过节。”为了尽快处理完此事,晏秋生夫妇找到厂方,要求就赔偿问题进行商谈。厂方派部门主管与他们见面,在听了晏秋生提出的赔偿要求后,以“晏海斌不属于工伤,要价过高”为由一口回绝,然后对此不再过问。

      随后他们到厂家多次请愿,厂方才将此事报告了新塘镇劳动监督服务站。劳动监督服务站工作人员过来后,让双方组织材料申报工伤。在申报材料过程中,厂方坚持认为晏海斌是违纪外出,属意外死亡。而晏秋生夫妇则认为,儿子所在的岗位属有毒有害,且厂方每天安排他的工作都是晚上8点到次日早上8点或早上8点到当日晚上8点,他有可能是慢性中毒死亡或因为长时间超负荷加班导致死亡,即便是意外死亡,由于是在工作时间内,根据相关法律也属于工伤。

      双方意见分歧直接导致事态恶化,1月13日上午,失去理智的晏秋生夫妇叫了自己的几个亲戚与耒阳老乡去堵新和俊工业园区的大门,希望以此引起相关部门的注意,其最终结果是:晏秋生的妻子被一辆当地面包车当着警察的面撞倒在地,他们的2个老乡被警方治安拘留。

      辛酸泪唤不醒逝去生命

      1月15日,记者来到晏海斌生前工作的车间。进入车间,一股刺鼻的气味迎面袭来。车间工人告诉记者,那是用于布料脱色和染色的化学药品散发出来的味道。对于晏海斌的死,工友们都感到痛心和惋惜。姓钟的主管说:“我们培养一个机长很不容易,晏海斌工作表现非常好,我们才培养他的,没想到他这么年轻就走了。”

      记者通过电话联系上该公司列总,他表示,这事与公司无关,晏海斌死在厂区外面,不能算是工伤,至于该公司是否为晏海斌购买了“五险一金”要去问劳动社会保障局。

      增城市劳动社会保障局一负责人在接受采访时说:“是否工伤要经劳动部门仲裁,工人在回家途中发生意外都算工伤,晏海斌在工作途中肚子饿了请假去吃点东西应该很正常的,具体情况要等调查完后再依法认定。”

      千呼万唤唤不醒沉睡的儿子,晏秋生万分懊恼自己当初让儿子进入中力公司上班。“如果孩子能够有第二次生命,即使自己去讨米要饭,我也绝不让儿子去这样的单位工作!”与此同时,晏秋生对中力公司这种漠然处之的态度感到透心的寒切。

      “如果老板不狠心的让我儿子每天加班四个小时,如果老板不狠心让我儿子这么多年一直在有毒有害的放料岗位上班,如果老板能每年给接触有毒物品的工人检查一次身体,我的孩子就不会这么早离我而去。”站在新塘镇中力纺织实业有限公司大门外,晏秋生沧桑的泪水在冬日的阳光下显得是那么的冰冷凄苦。

      目前,晏海斌的亲属们只能在煎熬中等待尸检和劳动部门的仲裁结果。
 

  评论这张
 
阅读(163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