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李根独家调查

全球有影响 全洲有地位 全国有权威

 
 
 

日志

 
 

广东一人大代表违建5164座墓穴被查  

2016-04-25 06:57:2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自从举报陆丰“坟爷”后,清明节就成了林键国一家人的“心结”。担心遭到打击报复的同时,也害怕引起两个宗族的冲突,在深圳做生意的林键国已经多年没有回到陆丰老家祭祖。作为极度重视宗族的潮汕人,林键国每年清明期间的心情都十分低落。当年原本只是打个电话反映一下情况,却让自己走上八年举报路。这是他和家人完全没有预想到的。
广东一人大代表违建5164座墓穴被查 - 我不是总统是中国李根 - 李根独家调查
    “坟爷”非法占用186.9亩林地伐林开山,毁坏农用地,先后建成5164座墓穴
 
广东一人大代表违建5164座墓穴被查 - 我不是总统是中国李根 - 李根独家调查
    “坟爷”非法占用186.9亩林地伐林开山,毁坏农用地,先后建成5164座墓穴
 
广东一人大代表违建5164座墓穴被查 - 我不是总统是中国李根 - 李根独家调查
   他们做梦都没有想到,自己所购买的墓地还是个手续不全的“黑市户口”

   举报坟爷后,祖坟被砸、家人被骚扰等事件相继发生。林键国向公安部门报案称遭到坟爷的打击报复,并提交了掌握的相关证据,警方也随即展开调查,但至今没有进展。

   没能回乡祭祖,但老家的消息传来了。清明期间,前往坟爷墓园祭祖的人络绎不绝,墓穴甚至还可能在继续销售。这让林键国有些郁闷。事实上,经过其数年如一日的坚持向各级部门反映坟爷的犯罪问题,以及通过网络实名举报等举措,坟爷案不断有新进展。

   2015年12月31日下午,东莞市第二人民法院一审判决认定,“坟爷”林耀昌非法占用农地罪和行贿罪等两罪名成立,数罪并罚,决定执行有期徒刑5年,并处罚金5万元。坟爷当庭表示不服,提出上诉。

   南都记者昨日了解到,目前东莞市检察院和东莞市中级法院正在对坟爷案的二审做前期阅卷等准备工作,待准备妥当后将开始案件的二审,现在尚不能确定具体的开庭日期。至于林键国递出的举报材料,办案人员表示已收到,案件开庭前会联系其做进一步了解。

   举报:从陆丰、汕尾一路举报到省里,甚至国家层面

   林键国和林耀昌同属陆丰潭西镇人,且属于同一个行政村。虽然同姓林却不同宗,但双方的亲友同学等交际圈高度重叠。据潭西镇一位知情人士介绍,林键国属于潭东村,坟爷林耀昌属于新溪村,两个自然村相隔不远。两人自小就认识,虽然关系不紧密,但绝对没有矛盾。

   两人最初的矛盾产生于2008年12月底。当时新溪村的林耀昌挖掘属于潭东村的法留山上的土石方,卖给附近的工地赚钱。潭东村村民劝止不住,向镇里反映也没有下文。按照当地风俗,村民颇为看重风水,看到本村的山被挖,村民很生气也很着急,却没有什么办法。当时已在深圳做生意的林键国接到刚刚当选潭东村委会主任的电话称,让他想点办法。曾在潭东村做过几年村主任的林键国,认识一些市里和镇里领导,于是就打电话给有关领导,反映这个事情。

   熟料,此事被林耀昌知道了。林耀昌直接打电话给林键国质问为何举报他。随后国土部门调查认为,挖土行为违法,从而予以叫停。这就是第一次举报的经过,也是双方矛盾的开始。

   林键国当时认为,这就是一件小事,自己作为曾经的村主任为村民的事出头是应该的,过去也就过去了。但紧接着发生了林键国家祖坟和祠堂连续两次被砸的事情。因为他和坟爷此前产生的矛盾,并且双方世代都认识,身边的人也都是共同的亲友,互相都可以“刺探”到对方的动向,林键国迅速将目标锁定在了坟爷身上。这一事件成了他和坟爷多年恩怨的主要焦点。

   后来坟爷在东莞市第二人民法院出庭受审时,在接受媒体采访的环节,也曾正式回应,林键国对其的举报都是诬告,也否认对林键国进行过打击报复,也没有砸过他家祖坟和祠堂。

   林键国则表示,在砸祖坟之前,林耀昌就通过电话和短信的形式威胁过他和他的父亲,让他们看好自家祖坟。参与砸祖坟的人员后来也录下证言,指出是林耀昌背后策划指使的。其将短信截图和证人证言等都当做证据交给了陆丰警方,陆丰警方为其开具了收据并加盖了公章。

   南都记者也见到了这份“收据”。事实上这是一份陆丰警方的“调取证据通知书”,内容为,陆丰市公安局从林键国手中调取了与他家祠堂和祖坟被损毁一案有关的视听资料和书证。如今已时隔多年,林键国多次通过信访的形式向陆丰和汕尾两级警方询问案情进展,得到的回复均为正在调查中。

   南都记者从多位潮汕籍人士处了解到,潮汕地区尤为重视宗族观念和风水。别说砸祖坟,就是在祖坟附近动下土都会惊动整个族群。“如果你在潮汕地区砸了人家祖坟,几乎就可以说宣战了。”

   祖坟和祠堂被砸,同样在林键国的家族中引起不小的风波。按照以往的传统,一场宗族之间的械斗是避免不了。但林键国父亲最终决定,不要将族人牵扯进来,不要发生流血冲突,还是选择法律途径解决,相信党和政府会解决好这件事。此后,林键国也不断向上级举报坟爷涉嫌的违法犯罪问题,从陆丰、汕尾一路举报到省里,甚至国家层面。

   如今经过八年举报,坟爷案已经进入二审,林键国仍然在为自己家祖坟被砸的案子奔走,希望警方能够早日破案,给他和他的家族一个交代。

   影响:生活因举报改变,“对我们家也是极大的消耗和伤害”

   前日,南都记者前往深圳采访林键国时,在记者到达见面地点之前,林键国就站在街角,待记者到达后,林键国确定记者是一个人前往才露面。“不好意思,我得防备着点,希望你理解。”林键国向记者解释道。林键国走路的步伐零乱,四处张望,眼中布满血丝,面庞肿胀,神情十分憔悴。在接受记者采访时,重复语句比较多,语言的逻辑顺序也是较为混乱,表达很不连贯。时常需要一旁的二弟提醒和补充。

   因为担心遭到打击报复,林键国和家人一直处于高度紧张状态之下。平日里,一般不会一个人外出,车的驾驶位边上放置了高尔夫球杆等,以防有突发情况,作自卫只用。有一段时间,林键国怀疑自己的电话被人监听,于是频繁换号,出门一般都带三四部手机。甚至孩子上下学的时候都请人保护。接触陌生人也好或者从陆丰老家来的人也好,他总是担心会不会是坟爷派来的,总是追着人家问为什么来找他之类的问题。

   “大哥已经有些草木皆兵了。”其二弟介绍,这些年举报坟爷,受影响最大的是大哥,每天都在想着坟爷的事情,有些魔怔了,其实大家都不希望事情发展成这样,如果当时警方破案及时,处理了砸祖坟的人,给彼此一个台阶下,也许就不会有后续的事情了。举报坟爷,其实对于其整个家庭也是极大的消耗和伤害,以前的大哥不是这样的,很开朗,不吸烟不喝酒,如今烟不离手,每天都要喝酒,脾气也暴躁了许多。

   以举报人的名头出现在媒体和各个政府门前时,林键国毫不退缩,坚持不懈。就家庭而言,父亲的角色却是缺失的。说到孩子,林键国也是倍感愧疚。长期坚持举报,每天回到家中也是心情不好,很少陪伴孩子,更是没有什么交流。就连送孩子参加升学考试,也因为自己心神不定,忘记带孩子的证件,幸亏交警帮忙,才没有耽误考试。

   相对于日常生活的改变,逢年过节尤其是清明、端午等传统节日,对于林键国来说就是一种煎熬。他居住的潭东村和坟爷居住的新溪村相距约4公里,由一条笔直的水泥路相连接。举报事件后,两个家族之间的关系也有些剑拔弩张。担心遭到报复也不想将族人牵扯进来,父亲多年来一直不允许林键国和二弟以及孙子们返乡祭祖。“仇家相见分为眼红,大哥回去的话太扎眼,双方一激动,发生冲突的可能非常大”其二弟说,即便是坟爷开庭时,大哥也是尽量避开坟爷家人,提前到法院了解庭审情况。

   林键国一家在深圳日常交往的朋友也大多都是潮汕人,清明节大家都回去了,只有他一个人留守深圳。林键国说,前几年,自己的最小的弟弟因病去世,安葬在家乡。父亲已60多岁,白发人送黑发人本已是非常悲哀的事情。逢年过节只有老父亲回去祭祖,除了具体操办费心外,独自面对幼子的灵位,老人的心里该多么悲痛,自己作为长子能够回去的话,状况起码会好一些。

   “蒙羞”:“坟爷”哥哥林耀武认为,弟弟受审是不实举报所致

   很多时候,林键国也想不清楚他为什么能够坚持举报下来。“一开始的举报应该说是主动性比较多,到了后来基本是被事件裹挟着前进,退不下来,只能继续往前。”林键国表示,自己每次举报,坟爷也都会采取一些针对性措施,逼迫着自己继续举报下去,不继续举报,案件就查不下去了,“没有我就没有坟爷案,可以这样说”。

   2012年,举报坟爷案进入关键阶段。省民政厅等部门相继派人前往陆丰调查,坟爷的安福墓园存在的违法违规问题,例如土地手续不全,违规对外销售墓穴九百余穴,单个墓穴平均面积超国家标准等逐渐明确。国土、公安以及当地政府也相继跟进调查。坟爷在2013年被刑拘,随后案件也进入司法调查审判阶段。

   坟爷哥哥林耀武认为,这都是林键国的不实举报导致的。弟弟应政府的邀请投资了6300多万元建设墓园,其实是一件造福乡邻的善举,现在因为举报,墓园项目被叫停,弟弟投下的巨资,至今大部分没有收回,当地土葬的风气有抬头之势。同时,弟弟的陆丰和汕尾两级人大代表身份也被取消,“我们感到蒙羞,在村子里和世人面前都抬不起头来。”林耀武说。

   双方的矛盾进一步激化,纠缠从现实生活蔓延到网上。林键国公开实名举报坟爷后,“林键国贪污贿选”“林键国贩毒,强迫妇女卖淫”“林键国砍伤村民林提”等举报内容也出现在网络上。

   林键国回忆,当时很多不了解情况的朋友以及生意上的伙伴,看到网上的内容后感到惊讶,自己又不好解释,就决定起诉发布这些信息的网站,通过法律维护自己的名誉。

   广州中级人民法院2014年5月份对案件进行二审判决。南都记者在案号为“(2014)穗中法民一终字第1572号”的判决书中看到,2012年9月份,牟某在国内某新闻网站上发布了《陆丰贪官林键国非法圈百亩农田建豪华坟墓》一文,文中称,林键国贪污贿选、强迫妇女卖淫、参与贩毒等内容。后被多个网站转载,传播广泛。牟某向法庭提交了书面证据称,其收到了林耀昌(及坟爷)的实名举报信,也到陆丰实地调查过,且在自己发布内容之前,也有很多网站转发上述内容,所以没有侵犯林键国的名誉权。

   法院审理认为,牟某未能举证林键国存在文中提及的犯罪行为,也未举证国家审判机关判决林键国犯有文中提及的犯罪行为,遂判决牟某应立即删除相关文章,公开道歉,消除对林键国的影响,恢复其名誉等。

   请律师打官司,花费不菲,林键国认为这钱该花,毕竟关系到自己名誉。

   官司赢了,很多客户还是流失了。“人家了解到,你举报坟爷,摊上这么大的事,也担心自己受影响,”林键国说,最让自己难过的还是亲友的离开。一开始担心被报复,就拒绝参加朋友聚会,亲戚结婚什么的也不敢去,担心遭到报复或遇到坟爷那边的人发生冲突。久而久之,很多亲友也疏远了。

   如今生意上的事,林键国已很少过问。透过办公室的玻璃窗,就可以看到工人在忙碌,但这些他都不太关心了。他专门安装了一台电脑,他每天就在网上浏览有关国家政法的新闻报道,浏览此前媒体对于坟爷和自己的报道,琢磨哪句话是对坟爷有利的,哪句话是对自己有利的。

   等待:“相信法院会依法判决坟爷的罪行”

   每天,陆丰老家都会传来各种关于坟爷的消息,有的是关于墓园的最新状况,有的是关于坟爷在看守所里的举动,更多的是一些传闻。即便是传闻,林键国也会非常上心,有利的传闻就感到很高兴,不利的就会感到很沮丧。

   林键国对于坟爷的一审判决书几乎倒背如流。他认为东莞第二法院对坟爷的定罪是准确的。判决将坟爷墓园的一期二期都纳入到案件中,认定坟爷非法侵占农用地面积达186.9亩,违规建设墓穴5164个。且坟爷明明知道没有经过国土部门审批,仍然建设墓园,毁坏大量林地,主观恶性相对较大。安福公墓非法占用农用地的时间长达五年,涉案土地面积较大,社会影响较为恶劣,应酌情从重处罚。坟爷为了开脱自己的罪行,行贿时任陆丰公安局长陈俊鹏20万元,构成行贿罪。这意味着坟爷将接受国家法律的惩罚,自己8年时间坚持不懈举报也算有了结果。

   他的一位工人告诉南都记者,以前老板经常在厂里走来走去,现在来到办公室就往电脑前一坐,不是上网就是打印装订材料,邮递材料。有时,材料堆在桌子上向山一样高,都看不见他了。

   林键国拍着身边的打印机说,每次去反映问题,都得事先装订好材料,放在袋子里,见人就发一份。平时发现新的线索或掌握到新情况,也会整理些材料,快递给相关的政府、司法部门,每周集中邮递一次。

   “这些年不知道打印了多少分材料,邮递出去多少份了。光打印机就用坏了7个,”林键国和弟弟从仓库搬出已布满灰尘的坏打印机。指着这些打印机,林键国细数每一台打印机所经历的举报阶段。有一台体积较小的打印机,他着重说了下,这是朋友介绍他购买的,可以随身携带,在车上随时打印。

   南都记者从东莞检察院和法院了解到,林键国的材料中提到的问题,都严格按照法律程序进行仔细的核实和调查,并向林键国做了解释。

   “目前坟爷案的一审已经判决有罪,希望他能有所悔改。但他提起了上诉,我还是相信法院将客观公正地依法判决他的罪行的。”林键国说。(据南方都市报)

 


  评论这张
 
阅读(249)|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