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李根独家调查

全球有影响 全洲有地位 全国有权威

 
 
 

日志

 
 

陈杰人:穷人家男婴被狗咬掉耳朵 折射湖南精准扶贫的口号化   

2017-02-16 09:56:1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据澎湃新闻报道,2月11日,湖南衡阳市祁东县蒋家桥镇挡水村一名年仅4个月大的婴儿雷有保,在家被狗咬掉右耳廓尖与两根手指,其中左手小指完全被咬掉,无名指被咬去两截关节,右耳郭尖被咬缺一块,身上左乳、左股部分被咬破。

 

报道说,被咬伤的小有保家境贫寒,其父母均系智障人士,奶奶也是精神病人,他还有一个四岁的哥哥,全家仅靠63岁且患有口吃、右腿残疾的爷爷在外拾荒为生。一家人只有爷爷拾荒回家做饭才有吃,平时有钱就买点小菜吃,没钱了就碾米熬稀饭喝。

           陈杰人:穷人家男婴被狗咬掉耳朵 折射湖南精准扶贫的口号化 - 我不是总统是中国李根 - 李根独家调查

 

小有保兄弟俩都患有疝气,因为穷一直没有去治疗。有保平时由爷爷和四岁的哥哥照顾,事发时爷爷外出做事,遂遭狗咬。

           陈杰人:穷人家男婴被狗咬掉耳朵 折射湖南精准扶贫的口号化 - 我不是总统是中国李根 - 李根独家调查

                                                                小有保一家的居所和所用的被子


澎湃新闻的图片亦显示,小有保一家所住的是摇摇欲坠的土砖房,墙壁用枯树干撑着。房内的破床是唯一的家具,被子就是一团破旧的棉絮,邻居透露,雷有保与四岁的哥哥基本上就和家里的猫狗睡在地上。他们一家人穿的衣服都是捡别人不要的,或是好心人送的。

 

这起人间惨剧发生后,尽管祁东县的主要负责人前往医院看望了小有保,送去了5000元慰问金,当地爱心人士也为这户可怜的人家募捐了14万元善款。但“杰人观察”仍然对祁东县委深感不解——此前你们关于精准扶贫的豪言壮语,尤其是县委书记杜登峰的铮铮表态,是不是都在吹牛?

 

毫无疑问,小有保的遭遇,是典型的贫困所致,他不仅家境贫寒,而且家庭成员特殊,生活条件极其艰苦。很难想象,在衡阳这个全湖南省最重要的工业大市和经济强市中,居然还有这样的贫困家庭。

 

小有保的一家境遇,让我不得不回顾了一下祁东县委书记杜登峰关于扶贫工作的表述。

             陈杰人:穷人家男婴被狗咬掉耳朵 折射湖南精准扶贫的口号化 - 我不是总统是中国李根 - 李根独家调查 

                                                   祁东县豪华的扶贫会场,地毯厚度超过小有保家的被子


官方报道显示,2016年12月13日,祁东县在当地一家豪华宾馆举行2016年度“脱贫退出验收检查和实地考核工作汇报会”,县委县政府向湖南省验收考核组组长吴兴顺汇报扶贫工作。杜登峰表示,祁东县委、县政府非常重视脱贫攻坚工作,并把它作为一把手工程和底线工作来抓,该县在精准扶贫的过程中主要采取易地扶贫搬迁、产业扶贫和兜底扶贫等措施,抓住关键环节,配齐配强扶贫工作队伍,确保扶贫工作有序进行;加强基层党建,充分发挥村支两委干部的作用,培养产业能人,带动贫困村民共同致富。对这些汇报,验收考核组长吴兴顺表示了充分肯定,并认为祁东县的扶贫攻坚工作取得了令人满意的成绩。

 

对照这则新闻再来看可怜的小有保一家的境遇和他的惨剧,“杰人观察”至少想提三个问题——

 

    第一,请问杜登峰书记,你们扶贫会场的奢华和小有保家摇摇欲坠的土墙相比,你作何感想?


第二,兜底扶贫讲究“三有”——确保老百姓有饭吃,有衣穿,有房住,可看看小有保一家,全靠残疾爷爷拾荒度日,还有一顿没一顿的,那算有饭吃吗?全靠邻居接济点旧衣服,那算有衣穿吗?和猫狗睡地上,那算有房住吗?


第三,你说扶贫抓住关键环节,小有保这样的家庭算不算关键环节?你们抓住了没有?

 

我也就此想问一下湖南省验收考核组长吴兴顺,你作为湖南省扶贫办的一位处长,除了在一处奢华的宾馆听取祁东县委县政府豪不着边际的夸口汇报,有没有去实地检查过?你当时说满意,现在看到小有保一家的惨况,你是否想过要收回那句满意的话?

 

从祁东县的吹牛式扶贫,“杰人观察”更想起了湖南另一处轰轰烈烈的扶贫重点——十八洞村,那个湘西的小角落,只是因为习总书记关怀后,省、自治州、县、乡镇党委政府和各部门,竞相去那里“扶贫”,两年就投入1200万元,以至于那里过度的“扶贫”成灾。一方面是亟需扶持的贫困户如小有保这样的家庭,永远只能在无望的等待中悲惨地活着,另一方面却是十八洞村这样的地方,遭遇一轮又一轮的“扶贫轰炸”。扶贫资源的极大浪费和极度不均衡,在这两个案例中对比明显。

 

为什么同是湖南省,十八洞村和小有保一家有如此天壤之别的扶贫待遇,其中的原因,就是湖南省有关部门和地方政府,没有真正把扶贫放到解决民生的视角去考虑,而是想着怎么做好扶贫的形式主义,怎么取悦上级。

 

对于扶贫工作,中央和习总书记明确提出了“精准”的要求。所谓精准扶贫,就是要选准扶贫对象,救人之所急,从最贫穷户扶起。而湖南小有保这个案例却告诉我们,至少在湖南祁东这种地方,扶贫根本就不是精准,而是口号化、程式化和作秀化。

 

从这个意义上讲,我呼吁湖南省委应该将小有保事件作为典型案例,启动对祁东县委县政府主要负责人的追责,并以此为契机,举一反三,督促全省各级干部特别是党政主要负责人,彻底摒弃形式主义的扶贫,找准对象,加大力度,做好真正的“精准扶贫”。

  评论这张
 
阅读(2017)|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